《灰烬》剧情图文攻略

灰烬是一款非常首欢迎的热门游戏,但对于很多新手玩家来说没有攻略与秘籍很难开始就愉快的玩耍灰烬,想要玩好灰烬也是需要一定的技巧方法的,而关于灰烬游戏的各种攻略你都能在攻略博士上面找到,今天攻略博士就是大家整理了关于《灰烬》剧情图文攻略,希望看完后能给你的灰烬游戏之旅提供帮助,

《灰烬》剧情图文攻略

我叫阿培罗(Apera)。

打从有记忆以来,我的族人便在蛮荒贫瘠的大地上求生存。

生存,是我族每一年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精进的技能。

不懂生存的技能,就只会被大地之母帕巴(Papatuanuku)遗忘,被天宇之父兰吉(Ranginui)遗弃。

说明白点,若不能不停的跑上一天,怎么逃离突然喷发的火山?若不能在海上游上几小时,如何横越海峡底达别的岛屿?我们总是在移动,我们可以几天不休息且不断地赶路、爬山、涉水;因为我们的祖先就是这样活过来的。

其他林林总总的小细节我就不再赘言,总之,我们虽然不是游牧的部族,但是大地的转变迫使我们如此。所以,生存对我们来说与呼吸划上同等号。

「啊,孩子们,每一草一木,一沙一尘都是有存在的意义,所以,你们要探索自己存在的意义,寻求自己的声音。」------这是我族的长者,我们的祭司常对我们灌输的概念,或是说,智慧。

我们的祭司,华塔瑞(Huatare),不仅是祭司,还是我们部族的巫医。

除了作为一名长老和祭司的角色外,他都在夜晚明亮的星空下,聆听声音。

什么声音?你或许会如此的问着。

事实上,我族人,相信万物都是经由撞击和振动而产生的,如『日』,带给大地一片光明,那颗高挂在天宇的光球;或是岛屿、山峰、海洋... 这么说吧,大至宇宙,小至沙尘,都是如此。

而我们可以临摹撞击和振动的活动,就是音乐;我族用棕榈树的纤维做成的鼓,空洞的粗树枝做的吹管来表现撞击和振动。而藉由这些器具所产生的声音和节奏,就是我们的信仰。

宇宙是活的,因为它一直在动。

这是我族一直流传的谚语。

祭司有一套祖先流传的方法聆听天地的声音。等到修练到他的程度时,听说可以听到来自远古的声音。至于是真是假,嗯,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只关心我的独处时间不会被占据。那就是在补完鱼后,独自坐在海边,聆听大海的声音,大海的乐曲。虽然天空总是一片昏暗,但是汹涌的波滔一波又一波拍打在沙滩和珊瑚礁的声音,那种协调一致的节奏,让我平静。

因此我总是待在山崖上,铃听巨浪与崖壁的碰撞。

所以我说,大海是个可靠的朋友,因为它会听你倾诉却不会发表自己的意见。

游泳与健行我都在行,但是在海中时那种漂浮感,比起脚踏实地的奔跑,让我有更有踏实感。

「阿培罗!」

啊,就刚好说到踏实感,那个比黑曜石还要踏实的家伙就出现了。

「阿培罗!听到就回答呀!」

那是爱蕊妮(Airini),部落中年轻一代里最擅长疾奔的女孩,也是我的克星。

「有事吗?」我枕在我被晒的黝黑的双臂上,懒洋洋地问。

爱蕊妮的头从沙丘顶冒出来;她的面具在左边的菱角总是缺一小块,又不拿去给部落里的艺造师修一下,真碍眼。少说了一件事,那就是我们族人不论男女老幼都会带着由木头和陶土磨制的面具,用来挡海岛形气候的风沙,或是用在来到有沼气或是天然气地区时的防毒装置。而在游泳时,我族的面具的特殊构造又可以保存空气,供紧急时刻呼吸用------即使我们的族人都可以憋气至少三十分钟以上。

我们ㄧ般来说,不会排斥面具,因为我们居住的环境迫使我们自小就要习惯戴着面具。

但是我从未想过,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会让我们ㄧ生都得戴着面具。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毛毛躁躁的像是面具着火似的。」我说道。

喔对,最后一点---我们部族的祭司华塔瑞,是爱蕊妮的祖父。

「阿培罗,爷爷他...」

「祭司怎么了?」

「他...」

前面提过了,我们一族就算连续奔跑一整天也没问题,所以从部落到海边不可能让爱蕊妮喘气------这表示是发生了某些让她喘不过气来的事情...喔不,不要跟我说我们的部落底下又有岩浆要冒出来了,过去半年光因为岩浆从地底喷发,我们的部族已经迁移两次了。

「祭司他...」

「爷爷他听到远古的声音了!」爱蕊妮终于把重点说出来了。

哇喔,这可真是个新闻了。

《灰烬》剧情图文攻略

攻略1-The Breath气息

祭司正对着众人说着话。

我跟爱蕊妮来到人群的外围;人群的中间空出一个圆形的空地,空地中间站着华塔瑞。

华塔瑞,我们部族里最有智慧与幽默感(他自己的说法)的人,也是众人最尊敬和推崇的对象。

他同时也是部族里的祭司和巫医。

所以大家对他的意见、话语、忠告无不唯命是从。其中原因有二,因为巫医就是我们部族知识与智慧的象征。

另外一点,是因为他身为祭司一职的原因------他能听到远古之前的声音。

传说中我们的祖先是ㄧ支能与天地宇宙完整共存的人类族群,他们能操控自然的元素等等让人向往的超自然能力。后来因为某些不知名的原因,祖先们渐渐忘记了与自然万物沟通的方法......然后现在它们的后裔居住在随时会被海啸或岩浆蹂躏的蛮荒坑里,故事结束。

但是就在今天的凌晨,祭司终于突破了空间与时间藩篱,接触了徘徊在远古的意识。

「妳在开我玩笑吗?」

我在海边听到这个消息时不禁如此脱口而出。

「谁跟你开这种大手笔的玩笑!快跟我回部落去!」爱蕊妮一把拽起我,拉着我往部落的方向跑。

现在我与爱蕊妮站在人群外围静静的听着,还是不可置信。

「嘿,兄弟,你也来啦?」ㄧ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除了母夜叉爱蕊妮)从我的另一侧响起。

是卡希克(Kaheke),我的好友。他一派优闲的说着:「没想到居然在我们这ㄧ代可以目睹到远古的声音被听见,咱们很幸运啊~」

「但是听见远古的声音又能做什么呢?」

卡希克看了我一眼;而另一边的爱蕊妮看起来比较像是想捅我一刀。 「嘿,抱歉,我这个人比较实际。」我说。

「阿培罗,我们一族就是以声音和音乐唯依归,现在爷爷居然突破界限与远古的声音接触,这是兰吉与帕巴的礼物呀。」ㄧ如反常的爱蕊妮居然没有给我后脑勺ㄧ掌------我开始觉得听到远古的声音或许真是一件好事。

「黄沙滚滚,在那沧海汪洋之外。棕榈树林中,奇幻异兽徘徊,鼓鸣管音中,图腾之下,有着渊源流长的古老部族。遗迹的记忆中,残存着古老意智的气息;同胞们,相信你们已经听说我的发现---远古的声音。」

『远古的声音』这几个字一脱出口,整个部落数百多人顿时顿足呼啸,周遭的沙尘为之振动。

祭司伸出一手,所有噪音煞那停止。

「远古的声音...不知是何支何派,因为...祂们不想揭露祂们的身份,或是说,祂们已经忘却了自己的身份。但是,这不重要,祂们告诉我,称呼祂们为...远古族。」

「远古族...」我咀嚼着这个词。

「远古族是这个世界最老的种族之ㄧ,而祂们是少数能跟万物沟通的一群,其中的关键,就是节奏,声音,音乐。

这也是我们一族崇信音乐的原因吧。

现在,远古族对我们伸出援手了,祂们可以感觉到它们的后裔正在跟这个本来与祂们友好的世界搏斗,为了生存而搏斗。

虽然我们跟远古族之间的血脉忘却了与万物沟通的乐曲,但是我们还是保有音乐的传统,这就是关键。 」

祭司说到这停了下来,环视了众人一遍,再度度缓缓开口:「而现在,名字被我招唤到的人,请来到我的面前」。

众人有点困惑,但是屏息听着。

「爱蕊妮。」祭司说道。

全部的人往我和卡希克------旁边的爱蕊妮望来。而我什至都还未意识到。

爱蕊妮望着我和卡希克,几使隔着一层...事实上是两层面具,我也可以想像到她的表情------不知所措。

人群让出一条路给她,她有点退却的走上前去。

接着,又有一些人的名字被叫到,然后是卡希克。

「这表示说我要走运了吗?」卡希克在经过我时轻声地说。

卡希克穿过众人来到祭司面前,跟其他被叫到名字的人站在一起。

我望着爱蕊妮和卡希克。 「祝你们好运,伙伴们。」我暗付。

「最后,阿培罗。」祭司说道。

蛤?

我还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我只知道整个部落的人又朝我望来,而且这一次是直接的看着我------祭司居然叫我了我的名字。

这是数小时前的事了。

《灰烬》剧情图文攻略

我们这些人被要求带着我们的乐器到海边的山崖------我刚被爱蕊妮拉回来的地方。

因为音乐是我们的信仰与归依,所以我们自小就会学会某种可以发出声响的乐器,如手鼓,击鼓,沙铃,响板和吹管。

祭司在把我招唤到他面前后,便吩咐我们几个回去自己的高脚茅屋取乐器,并来这里与他会合。

但是这跟祭司听到远古的声音有什么关系?

我们围着祭司坐下。

祭司开始缓声说道,在波滔声中依然清晰:「现在,如同第一天一般,在这个不知名的土地上,我们丧失了记忆与『气息』。没有『气息』,我们还算是完整的吗?我们与这片大地如此的疏远,如同我们与『气息』的关系一般。」

祭司接着看着我们,继续说着:「首先,我们必须学习如何与大地万物沟通。」

祭司看向我,说:「阿培罗,我们需要你来起个音。」

「...起音?」我说。

「你的吹管是整个部落里吹得最好的。因此,我想请你为大家起头。」祭司说。

「不,我的意思是,为何现在要我们做演奏?」

相信我问到大家的心坎了

关于《灰烬》剧情图文攻略攻略博士就为大家讲解到这里,希望能对于你玩好灰烬游戏带来帮助,如果你还想找更多关于灰烬游戏或者类似游戏的攻略请查看攻略博士其他的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