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烬》剧情图文攻略 2

灰烬是一款非常首欢迎的热门游戏,但对于很多新手玩家来说没有攻略与秘籍很难开始就愉快的玩耍灰烬,想要玩好灰烬也是需要一定的技巧方法的,而关于灰烬游戏的各种攻略你都能在攻略博士上面找到,今天攻略博士就是大家整理了关于《灰烬》剧情图文攻略 2,希望看完后能给你的灰烬游戏之旅提供帮助,

《灰烬》剧情图文攻略 2

祭司华塔瑞在我们的面具嘴部的洞口加上一些小装置,让我们可以轻易的装上吹管并增强气体的释出;虽然每个人都有自己喜爱的乐器,我是吹管,爱蕊妮是手鼓与沙铃,卡希克是击鼓,但是我们也会其他的乐器,毕竟音乐是我们的半个生命,因此,每个人都有使用到吹管的机会,固此每个人的面具都要经过这一层的改装。

而这一切的目的都是因为要与我们部族的『气息』共鸣。

「喂,那是什么?」一个人朝着对岸的方向喊着。

众人顺着那人手指的方向望去------自一座山丘的后头,有一道越接近底部越明亮的淡蓝色光柱。

由于山丘的缘故,光源的根部是什么看不到。

祭司一言不语的踏上我跟气息一起创造出来的泥桥,朝对岸走去。

大伙跟在祭司之后的我,爱蕊妮和卡希克后面。

越过山丘后,我们目睹了另一个神奇的景象------一个看似非常古老的石刻雕像,仿佛从山崖下冒出来的嫩芽般,正静谧的释放出一股如烟似雾的蓝光,朝着天宇垂直的射出光芒。

大家看着这个人造物体,思索着这一天还会有多少惊奇发生,嗯,至少我是这样想的。

还有,这东西之前都一直在这里的吗?我每天都经过这里耶!

大地之母呀,在场的人只有我想尖叫吗?

「爷爷,这是...」爱蕊妮发出被摄镇住的疑问。

「各位,」祭司说道,大伙儿望向他。 「想必还记得昨晚的地震吧?」

地震?跟这古老的东西有关?

「无风不起浪,我的族人:我会听见远古的声音多半是因为我们就在这个遗迹的附近。昨晚在我与远古的记忆接触后,这座遗迹,被称为『廊道Passage』的遗迹就自地底升起。」

「也就是说,我们是刚好......呃...」我试着想找出一个词汇。

「幸运?」卡希克接话。

「是的,我们算是刚好幸运或是命运的关系才会在这座遗迹的附近落脚」祭司回覆。

相信我,『幸运』两字绝对不是我会想到的词汇。

「现在,在场的各位已经作好远征的准备,我们即刻出发...」

「呃,您说的『即刻』出发是指...现在吗?」我满怀希望听到否定答案地问。

「阿培罗,还有别种『即刻』的解释吗?」祭司问。

好极了。

我还期待有些时间可以平抚因为这个『气息』的力量所带来的惊吓。


「由于这是个可能维持数月甚至数年的特派行动,我们得去跟附近其他的部落联络,讨论物资与人力分配的相关事宜。但是为了不让这千载难逢的机运流失,你们这些人就是先遣队,而部落的其他人会随着你们身后陆续跟上来。」

祭司说着。

「爱蕊妮,爷爷我的权威就靠妳维持啰,因为阿培罗和卡希克也在先遣队里~」

哼,另外一件你们需要知道的事情:祭司在我们的部族里通常也扮演知识传递者,也就是老师的角色。所以,小时候我跟卡希克若翘课,修理我们的通常都是祭司;修里方式不外乎跟他学习草药的知识或是辨别岩浆可能在底下流窜的地面。

而且就算祭司没有发现我们翘课,爱蕊妮也会告发我们的。

「就像以前一样,对吧?」卡希克说。

「如果你说的『以前』是像翘课被爱蕊妮抓到,那我很想知道这一次『翘课』被抓到的惩罚是什么。」

「死掉啰。 」

咳,卡希克倒是一点都不含糊,说的很中肯;我们三个都长大了,包括爱蕊妮惊人的臂力...

「远古一族运用气息的技能与天然的地形,在大地的底下穿凿出地道,躲避大地表面的天灾,或是穿越海洋。现在我们要依循古法,走他们遗留下来的通道,去学习与大地沟通的方法。」祭司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

「记住,阿培罗,」祭司补上一句,我转头看着他。 「路一直都在,眼睛要看对的地方。」

蛤?

祭司只是轻松的挥挥手:「拜拜~」

吼...算了。

我看着眼前这一个长得像个面具的地下通道入口。

好吧,我虽然不太喜欢冒险,但是人生旅途上总有几个改变是你得去面对的。

《灰烬》剧情图文攻略 2

我迈开脚步,朝着眼前像个嘴的石刻雕像入口走去。

《灰烬》剧情图文攻略 2

潮湿,幽暗。

深邃,无尽。

我的脚步在空洞的空气中发出轻微的『趴啦』『趴啦』声。

《灰烬》剧情图文攻略 2

里头夹杂着湿润的声音,火焰吞噬火炬的『企企恰恰』声,以及身后众人轻不可闻的步伐声。

无止尽的洞穴像是不停息的梦魇持续着。

已经第五天了。

我们几乎没休息过。

这对我们来说还好。

我们一族在记忆可以被描述成词汇之前,就一直在躲避天灾;经年累月的迁移让我一族可以连续爬山涉水几天都不会累倒,否则迟早会被大地之母吸收掉的。

这一路以来,洞穴有时小如羊肠,有时大如厅堂。

《灰烬》剧情图文攻略 2

虽然不时会有深崖和巨大的裂缝出现在路径上,但是路径的主要方向都没有被这些天然的障碍阻隔。

一路上我们也发现很多遗迹;我们发现石碑,人身大小的图腾,矮屋等等。其风格跟我们在进入这条廊道时,入口的那尊雕像一样。

《灰烬》剧情图文攻略 2

「这路到底还有多长?」我听到身后跟着的某一人轻声说。

「先感谢这一路走来都没有叉路吧。」另一人说。

「要不然呢?」

「省去决定要走哪一条路的困境。」

「但是这同时也剥夺了迅速找到一条出路的机会。」

「目前的情况就是往前往后都是死就对了?」

「......」

等我发觉时我已经没有在注意他们对话的内容了;走在面对漆黑的最前线通常没有余力分神到其它事物上。

其实我们一族挺乐天一派的。

不论情况如何的艰难,我们都会不失希望的面对,并带着微笑。

除了我现在想要大声尖叫外。

长时间的处于黑暗对人心友一定程度的影响,这也是为何一天里黑夜跟白昼有一定出现的时间。

只是,现在即使我是天宇之父兰吉,我也不能改变现况------就算是日光强烈到可焚燃大地,其光线也照耀不到深邃的​​地底。

「阿培罗,」爱蕊妮叫了我一声。 「你还好吗?」

除了想一头往旁边的岩壁撞去外,还不赖。

「我相信在不久就会来到出口了,我相信。」

爱蕊妮的声音只大到让我以为她在自言自语。

「谢了。」我说。

我不太习惯跟她...怎么说呢------好言好语的沟通。所以我直接以这句感谢(通常对她都是讽刺时才会用)作为总结;刚说过了,黑暗对人,我也是其中之一,有一定的影响,若还要面对跟爱蕊妮这个有点...尴尬的打气,我会发羊癫疯的。

不过我的总结应该是奏效了,因为爱蕊妮没再出声了。

「小爱,」

卡希克的声音也在我后方某处传出。

「怎么了?阿克。」爱蕊妮回答。

小爱跟阿克是我两位儿时玩伴的小名,通常只有我们三人会自己这样称呼对方,至于我的小名...唉,造孽呀...

「妳在傻笑什么?」卡希克说。

「最好戴着面具你可以​​看到我在笑啦!」爱蕊妮勃然大怒(莫名其妙地),而我还没反应过来卡希克那句话的意思。

「通常妳若手的虎口顶在嘴巴的部分妳就是在笑呀。」

嗯,这个笨蛋确实有这多此一举的习惯。

「你闭嘴就对了!」爱蕊妮大吼。

而从我身后的声音听来,我判断爱蕊妮踹了卡希克一脚;而自从那一脚的噪音与卡希克的惨叫声过后,我身后就只剩下脚步声。

一切回归节奏式的步伐频率。

大概又走了快一个小时,就在我正想跟大家宣布就地休息时,我发现地势开始有往上的趋势。

于是我的步伐不禁加快了些。

身后的族人们也发觉了,大家的脚步都紧跟上我。

就这样又跑了快半个小时,直到我们面前没有路了。

「没路了?」

我们所在的尽头是一个类似圆形的空间。

大伙约十五、六个人都可以挤进这个空间。

「你们看,这个圆形的空间除了进来的地方完全没路了!」一人说着。

「怎么办?」

「难道要走回去吗?」

「再走五天?那可不轻松呀。」

「但是我们都走这么久了,真的都没路了吗?」

大家开始发表自己的意见,声音也越来越大了起来。

「大家,我们在这个房间再仔细搜寻一遍吧!大地之母不会让我们走这么久后徒劳而返。」卡希克举起火炬大声说着;还是那么​​冷静,卡希克自以前就如此。

众人面面相觑了会儿,便都举起火炬绕着房间搜寻着。

爱蕊妮也在其中。

所以,跋涉了五天五夜(或其实是第六天了?),就只是为了看到一个没有出路的尽头?

我低下头,听着,闻着,想着------我在这里干什么呀?

他们在一旁聒噪着,一组人甚至开始敲打着岩壁,试着判定有没有隐藏的通道。

突然,我断然的环视四周,看着族人们个个都站在岩壁前,或打,或敲,或听的搜索着。

然后,我缓缓抬头。

「喂,你们...」我说。

没一个人理我。

「我说,你们---」我又说了一次。

爱蕊妮跟另一个族人拿起木战槌用力的敲打岩壁,我的声音很识相的被其噪音掩盖过去。

唉。

我深吸了一口气----------------------------

「窝喔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让体内的空气自嘴里压缩而出,参夹着我族人一贯的呼喊。

圆形的空间虽然可以容纳我们所有的人,甚至让我们全部躺下还可以让身体左右各滚半圈。

但是对我所发出的声音,这个空间还是太小了。

「阿培罗!不要在这么狭小的空间大叫啊!干什么呀你?」爱蕊妮怒气冲冲的吼回来,很显然被我吓到了。

但是在爱蕊妮吼完后,全部的人,连爱蕊妮自己,都发现我呼喊的声音和爱蕊妮

关于《灰烬》剧情图文攻略 2攻略博士就为大家讲解到这里,希望能对于你玩好灰烬游戏带来帮助,如果你还想找更多关于灰烬游戏或者类似游戏的攻略请查看攻略博士其他的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