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亲嫂嫂 强奸美女

    我是最喜欢大嫂,她如春山般的秀眉下是一双深邃而透着神秘光采的大眼,如雕塑精品般细致而挺直的鼻梁,带有充份的自信,弧度优美柔嫩的唇型让人看了就想咬上一口,尖而圆润有个性的下巴,她那股让人不敢逼视的冷艳中增添了无限的妩媚,总之这是一张完美无瑕的脸孔因为我还在上学,家离校又比较远,而表哥的房子又买在学校前不远处,表哥就热情的邀请我上学时住在他家,我欣然接受了。

    每当看到下身是穿蓝色牛仔裤,她浑圆修长的美腿看了足以让你yīn茎暴涨一晚上。

    终于,表哥要去外地出差了,一时半伙回不来,知道情况后,我就装生病没去当天的夜自习,急忙赶回甲,想多和大嫂聚一会。

    大嫂看到我回家后那激动劲,就知道我在装病,带着一丝神秘的微笑着走过来,今天的她白里透红的皮肤化了淡妆,一对微向上挑,经过修饰的浓眉,双眼皮下有一双晶莹剔透的眼睛,挺直微向上翘的精致瑶鼻,配上一张红润的小嘴,早先就听说表哥的娇妻美艳动人,可是我没想到竟然长得这么标致又有十足的女人味,羡慕之余,今后要对表哥刮目相看了。

    吃完晚饭,和大嫂坐客厅里看电视。屏幕上的光使室内有了些微光源,我故意坐的靠近大嫂,我右侧的臀部碰触到她丰美又有弹性的左臀时,她又开始紧张了,悄悄的将臀部往右移了一点,我装做不知,专心的看着大屏幕上拨放的片子。

    我们看的是一部缠绵悱恻的爱情片,其中自然有不少男女主角在床上缠绵镜头每当出现这种镜头时,我就微侧头偷瞟大嫂的反应,在光影中的大嫂侧面线条很美,尤其那对高耸挺立的双峰,可能才新婚,还比平常女人更多了一分女人味。

    只见她盯着屏幕上的男女主角一丝不挂的在床上翻云覆雨,晶莹剔透的眼中蒙上一层雾气,这是女人动情的征兆。我将果汁递给她,她不经意的接过,一不小心,果汁洒到她的大腿上。

    她惊叫:「哎呀~」我忙接过果汁放下:「对不起!有没有弄湿你的衣服……」我伸手去擦她淋在大腿上的果汁,触摸到她大腿柔滑的肌肤,她混身一震,立刻将大腿并拢,没想到反而把我的手夹在她胯下了,她大腿内侧肌肤的温热传到我的手上,我胯下忍耐已久的大yáng具立即坚挺起立。

    她又赶紧松开夹住我手掌的大腿,没怪我吃了她的豆腐,反而向我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我……」我看她什么也说不出来了,暗影中我看得到她的脸羞红了,紧张的喘着气,她口中温热的气息喷到我脸上,我的裤裆内的yáng具呼之欲出。

    可能因为屏幕上激情缠绵的画面激起了她的生理反应,刚才又被我的手摸到大腿内侧的胯下,她担心出事。

    她站起身:「我到洗手间……」她话没说完,可能由于紧张,脚下一绊,身子一个踉跄,跌坐到我身上,也是巧合,她那丰美臀部的股沟刚好贴坐在我坚挺的大yáng具上,柔软富弹性的股沟与我的粗壮的yáng具紧密的贴合,使我内心一阵悸动,挺立的yáng具差点发射她也感觉到顶在她股沟坚挺的yáng具,脸上一阵羞红,欲挣扎起身,扭动的美臀磨擦着我的大guī头,却使我更加亢奋,我忍不住在她起身时伸手抚弄她的大腿,她紧张惊慌之下小腿又一软,再度坐到我身上来,说时迟那时快,这都是一瞬间发生的事。

    她背向靠坐在我身上,又向我道歉:「哎呀~对不起!」我的情欲这时一发不可收拾,忘了她是我表哥的妻子,当她挣扎欲起身时,忍不住右手抱着她的大腿,左手隔着外衣握住她挺立秀美的双峰,我不理她的惊叫,揉动着她一手很难掌握的34D或E乳房。

    她紧张惶急:「哦!你别这样,我已经结婚了是你大哥的妻子啊……」我不理会她,伸手探入她衣内拨开胸罩,一把握住她的白腻乳房,触手一团温热,她的乳尖已经硬了。

    她哀求着:「求求你放手,我们不能这样……哎呀!我是你大嫂啊!」我抚着她大腿的手探入了她的大腿内侧,深入到她腿根部已经湿热的yīn户上,她扭臀挣扎,伸手拉我伸入她胯间的手,反而更激起了我的情欲。

    她叫着:「你手拿出来,不要这样……哎呀!」她的美乳被我捏了一把,我这样上下其手,将她逗得手忙脚乱,同时也激起了她的原始情欲,因为我伸在她胯间的手已经被她渗出内裤的淫液蜜汁弄得湿淋淋了。同时挺在她股沟中的粗壮yáng具也不停的向上挺动,顶得她全身发软。

    她虚弱的说:「你放手……别这样……哦!」她说话时,我伸在她胯间的手已经探入她的裤袜,巧妙的拨开她的小内裤将手掌盖在她浓密多毛的yīn户上,指间同时触摸到她的yīn唇花瓣已经被淫液弄得湿滑无比。

    大嫂开合着大腿哀求我不要再继续:「我已经结婚了,我是你大嫂,不可以……不可以这样……哎!」我的中指插入了她的嫩穴,感觉到yīn道壁上有一层层的嫩肉蠕动收缩,紧紧夹着我的中指,我用中指不停的在她嫩穴中快速的抽插,指尖撞击在她子宫深的阴核上,花蕊为之开放,一股股的淫液不停的流了出来。强烈的刺激,使得大嫂的身子像瘫了一样软绵绵的贴靠在我身上,张着小嘴不停的喘气。

    我趁机将她身子扳转过来,下面我的中指还不停的抽插着她的美穴,上面将嘴印上了她的柔唇,舌尖伸入她口中翻绞着,啜饮着她口中的香津,残存的一丝理智,使她并未配合我的亲吻,只是闭上眼睛,任我吸吮着她柔软的舌头。我扶着她的身子缓缓躺到地毯上,她立即挣扎想起身。

    她急喘着:「不可以这样,让我起来…我是你大哥的妻子,你不能这样对我……」我安慰她:「你放心!我知道你是我大嫂,我不敢强迫你的,最大的尺度就像现在这样,因为我太喜欢你了,你实在是太漂亮了,你让我这样抚摸我就很满足了……」她有点放心:「这是你说的喔!你要是食言,我就……我就……」我就怎么样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总之只要她信了我,就不怕她不就犯了。

    她有点放心:「这是你说的喔!你要是食言,我就……我就……」于是我的嘴离开了她的柔唇,含住了她坚挺的乳房,她轻哼一声,动人的身躯在地毯上扭动着,使我更加亢奋。

    我将在她yīn道里抽插的中指缓缓退出,出于本能,她似乎有点失落的挺着yīn户希望能再吞食我的中指,我不予理会,用指尖拨开她湿滑的花瓣,点在她鸡头般的肉芽上轻柔的抚动时,她挺动着湿淋淋的yīn户,亢奋的张大口想大叫,又赶紧捂住了嘴,唔唔的喘气声,令我的情欲高涨。

    而我也伸出另一只手,将她的裤袜及白色小内裤悄悄的褪到yīn户下的大腿她扭臀挣扎,伸手拉我伸入她胯间的手,反而更激起了我的情欲。

    她叫着:「你手拿出来,不要这样……哎呀!」

    她的美乳被我捏了一把,我这样上下其手,将她逗得手忙脚乱,同时也激起了她的原始情欲,因为我伸在她胯间的手已经被她渗出内裤的淫液蜜汁弄得湿淋淋了。同时挺在她股沟中的粗壮yáng具也不停的向上挺动,顶得她全身发软。

    她虚弱的说:「你放手……别这样……哦!」她说话时,我伸在她胯间的手已经探入她的裤袜,巧妙的拨开她的小内裤将手掌盖在她浓密多毛的yīn户上,指间同时触摸到她的yīn唇花瓣已经被淫液弄得湿滑无比。

    大嫂开合着大腿哀求我不要再继续:「我已经结婚了,我是你大嫂,不可以……不可以这样……哎!」我的中指插入了她的嫩穴,感觉到yīn道壁上有一层层的嫩肉蠕动收缩,紧紧夹着我的中指,我用中指不停的在她嫩穴中快速的抽插,指尖撞击在她子宫深的阴核上,花蕊为之开放,一股股的淫液不停的流了出来。强烈的刺激,使得大嫂的身子像瘫了一样软绵绵的贴靠在我身上,张着小嘴不停的喘气。

    我趁机将她身子扳转过来,下面我的中指还不停的抽插着她的美穴,上面将嘴印上了她的柔唇,舌尖伸入她口中翻绞着,啜饮着她口中的香津,残存的一丝理智,使她并未配合我的亲吻,只是闭上眼睛,任我吸吮着她柔软的舌头。我扶着她的身子缓缓躺到地毯上,她立即挣扎想起身。

    她急喘着:「不可以这样,让我起来…我是你大哥的妻子,你不能这样对我……」我安慰她:「你放心!我知道你是我大嫂,我不敢强迫你的,最大的尺度就像现在这样,因为我太喜欢你了,你实在是太漂亮了,你让我这样抚摸我就很满足了……」她有点放心:「这是你说的喔!你要是食言,我就……我就……」我就怎么样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总之只要她信了我,就不怕她不就犯了。

    她有点放心:「这是你说的喔!你要是食言,我就……我就……」于是我的嘴离开了她的柔唇,含住了她坚挺的乳房,她轻哼一声,动人的身躯在地毯上扭动着,使我更加亢奋。

    我将在她yīn道里抽插的中指缓缓退出,出于本能,她似乎有点失落的挺着yīn户希望能再吞食我的中指,我不予理会,用指尖拨开她湿滑的花瓣,点在她鸡头般的肉芽上轻柔的抚动时,她挺动着湿淋淋的yīn户,亢奋的张大口想大叫,又赶紧捂住了嘴,唔唔的喘气声,令我的情欲高涨。

    而我也伸出另一只手,将她的裤袜及白色小内裤悄悄的褪到yīn户下的大腿根部,如此更方便手指的活动。

    我用舌尖绕着她已变硬的乳珠打转,她畅美的呻吟出声,激情的挺腰扭臀,滑腻的乳房在我脸颊上揉动,阵阵醉人的乳香激得我丧失了理智。于是我空着的手悄悄的拉下裤裆上的拉炼,连着内裤将西裤脱到膝部,粗壮的大yáng具这时已高举起过九十度,坚硬的大guī头马眼流出一丝晶亮的液体。

    由于大嫂始终是闭着眼无奈的任我亲吻爱抚,所以并不知道我的下身已经赤裸了,我悄悄趴伏下将粗胀的大yáng具贴到我揉动她阴核肉芽的中指边,将已经坚硬的大guī头替换了中指,用guī头的马眼顶着她红嫩的肉芽揉磨着,大嫂突然抓住我的手臂咬着牙根唔唔叫着,全身像抽筋般抖动,刹时yīn道内涌出浓稠乳白色的阴精,她出了第一次高氵朝。

    高氵朝过后的大嫂软软的躺在地毯上,我趁着她闭目享受高氵朝余韵之时,用我的大guī头拨开她的花瓣,借着湿滑的淫液将整根粗壮的yáng具挺入她被淫液弄得又湿又滑腻的yīn道中。

    大嫂yīn道内感受到突如其来的肿胀,惊的尖叫一声,我的大guī头已经戳入了她的子宫深处,大guī头吻上了她的花蕊心。

    她惊惶挣扎叫着:「不要!好痛!你快拔出来……你说过不进去的……」我紧抱住她,用舌头堵住她张口大叫的嘴,手抱住的臀部,大力的挺动yáng具在她嫩穴中抽插着,她哀叫着挣扎,踢动着美腿。

    她流下泪水:「你放开我!放开我…不要这样……你这样是强暴」我不理会她的推拒,只是用大guī头猛烈的撞击她的子宫深处的蕊心,顺势将她的丝袜及内裤褪下脚踝,两手撑开她雪白修长的美腿架在肩上,这样可以清楚的看着我下体粗壮的yáng具进出她的美穴,带出阵阵的淫液,使我亢奋至极。

    这时大嫂晶莹动人的大眼中流出了泪水,我不禁一阵愧疚,我这是在干什么?

    在身下被我干的女人是我大哥的新婚妻子啊!

    躺在地毯上的大嫂这时只是睁着泪水迷蒙的双眼看着我,雪白呈葫芦型线条的身躯一动也不动,我下身插的好像是一个不会反应的充气娃娃。我愧疚的目光看着大嫂:「对不起!你实在太美了,我忍不住……」说话间我控制不了挺动的下身,因为大嫂yīn道壁上的嫩肉好像有层次似的,一层层圈着我的yáng具,每当我的yáng具抽出再进入时,yīn道壁的嫩肉就会自动收缩蠕动,子宫腔也紧紧的咬着我guī头肉冠的颈沟,像是在吸吮着我的guī头,没想到她有如此美穴,是我插过的穴中极品。

    大嫂的大眼还是看着我不语,突然轻皱眉头:「痛!………」我立即趴在她身上停止了抽插:「对不起!我不动好了……」说着我轻轻伏在大嫂身上,yáng具则全部插在她yīn道中不敢再动。

    大嫂看着我,我看着她,她脸上泪痕未消,而我底下粗壮的yáng具又被她yīn道壁蠕动收缩的嫩肉夹磨的更加粗壮,我强制的控制自己不再抽动yáng具。

    我惭愧的说:「我不该这样,真对不起!我现在把yáng具抽出来……」当我要拔出yáng具时,大嫂浑圆修长的美腿突然缠上我的腰。

    大嫂皱眉轻哼:「不要动,你的太大,好痛!」我立刻停止抽出yáng具:「是是是…对不起!太大太大…我不动!」大嫂看着我:「你认为你现在把它拔出来,就能弥补你犯的错吗?」我羞愧的说:「我知道弥补不了!」我说话时,又感觉到大嫂的极品美穴在吸吮我的yáng具,在这种无限畅美的肉体夹磨纠缠中要让我不动,实在难上加难。

    大嫂晶亮的眼睛又看着我不说话。

    我被看的很无趣,做势抽出yáng具:「你好像真的很痛,我还是把它拔出来好了!」我的yáng具正要离开大嫂的美穴时,她反而用两手抱住我的臀部,我的yáng具又被她压了下去,与她的美穴密合在一起。

    大嫂含着泪:「玩都被你玩了,你别认为拔出来就没事了!」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大嫂闭上眼,泪水流下脸颊,抱住我臀部的手开始向下轻压,下身又缓缓挺动起yīn户夹磨我的粗壮的yáng具,女人真是矛盾的动物。

    于是我不再多说,也配合着大嫂的挺动将yáng具在她的美穴肉抽插着。

    大嫂闭上眼享受生殖器结合的快感,我也闭上眼感受她极品美穴的夹磨,我们就这样默不出声静静的迎合着对方。

    不多时,大嫂缠着我腰部的雪白美腿开始收紧,手也搂着我的颈部将我头部往下压,让我的嘴唇印到她的柔唇上,张开嘴将嫩嫩的舌尖伸入我的口中,任我吸吮着她的香津,又将我的舌尖吸入她的口中与她的舌头绞缠玩弄着,下身的yīn户开始旋转挺动同时收紧yīn道夹磨吸吮着我的yáng具,美得我全身的骨头都酥了。

    她虽然做爱经验不多,可是好像天赋异禀,极度的亢奋使我在她美穴中的yáng具更加卖力的抽动,我真羡慕大哥,有这么一个在外是淑女,在床上是荡妇的美妻。大嫂双手突然抱紧我,yīn户快速的旋转挺动,两腿紧密纠缠着我腰。她呻吟着:「快点,用力戳我…快……」我也激情的问她:「我的yáng具大不大?你舒不舒服?」大嫂呻吟着回应:「好大!比你哥的÷大多了……戳得我好舒服……快点,用力戳我……用力……」说着她张开嘴咬住了我的唇,贪婪的吸吮我的舌尖,使我亢奋的挺动yáng具迎合着她yīn户的顶磨,用尽全身力气狠命的干着她的美穴,她的yīn道突然开始急速收缩吸吮我的yáng具,深处的子宫腔也收紧咬住的大guī头肉冠的棱沟。

    两人的生殖器已经完融合为一体,她yīn户大力的旋转顶磨中,她的高氵朝又来了,一股股浓烫的阴精由阴核花心喷出,浇在我的guī头上,我的精关再也把持不住,guī头又麻又痒,因为她是我大哥的妻子,玩了他的妻子,可不能再让大哥养我的孩子。

    我的大yáng具用力的冲刺大嫂的美穴几下之后,想拔出来发射。

    我喘着气说:「我射在你体外……」当我做势要将yáng具拔出大嫂体外之时,大嫂却将两条美腿死命的缠紧我的腰部,两手伸到后面用力压住我的臀部,同时yīn户用力向上挺,子宫颈猛力收缩,像钳子一样扣紧我guī头肉冠的颈沟。

    她呻吟叫着:「不要拔出来,我有避孕,用力……用力戳到底……」有了她这句话,我还顾忌什么,何况此时她的yīn道好像大吸管,紧吸着我整根大yáng具,我与她的生殖器紧密结合的一点缝隙都没有,舒服得我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全张开了。

    在guī头持续的麻痒中,用力一挺,guī头马眼已经紧顶在大嫂的阴核花心上,马眼与她阴核上的小口密实的吸在一起,我热烫的乳白色浓精喷出,全部注入了她的花心。

    大嫂花被灌满了我热烫的阳精,忍不住又大力呻吟,全身再度抽搐,一波又一波的持续高氵朝,使她整个人瘫痪了,只是闭着眼陶醉在情欲交合的快感中,胯下的yīn道则紧紧的咬着我的yáng具不停的收缩吸吮,似乎非把我的射出的浓精吞食的一滴不剩【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