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富二代的阴谋,害我误会男友害我毁容

          我和安翔在一起已经快一年了,这段时间他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我喜欢你眼眸中处子的洁净,希望我们的爱能在这样的洁净中多滑翔一段时间。于是,我们虽然在亲密地恋爱,可我们始终是清清白白的两个人。当然,我们也接吻,拥抱,甚至更深一层,但我们从来没有突破最后的那道防线,他的理由就是希望我们的恋情再洁净一段时间。我也比较享受这样的恋爱,可是,我依然害怕张庆年对我的追逐,因为他的眼神和行动都是十分的热烈。并且他的热烈让我无所适从。   张庆年说过他爱我,他会给我充分的时间考虑,他会等。张庆年虽然毅力不错,但其貌不扬,但因为有钱就敢向我这等美女求爱,并纠缠不休,切,典型的暴发户心态!可是,当我看到安翔和一个女人在小区酒店门口亲吻着依依惜别时,我的心痛了。我控制不住自己,就冲过去给了那个女人一巴掌,而安翔拉住了我,也许是用力过猛,我一屁股摔在地上。而安翔竟凶巴巴地问,你是谁呀?   安翔的问话激出了我的眼泪,我坐在地上,哭得忘乎所有。是一个男人温暖的怀抱把我抱了起来,送进了酒店,他说要我洗澡,这样心情会舒服些。男人是张庆年。看到他我心中积郁的痛突然就变成了坏,安翔,你不是最珍惜我的处女身嘛,今天我就让这个丑陋的男人破坏了,谁让你背叛我,伤害我。

  那天,我对张庆年做出各种可爱的表情,还扮成了家里洋娃娃的姿态,我嗲声嗲气地说话,故意卖萌,不过是想报复安翔对我的背叛,我想让张庆年彻底占有我,可他竟然是相当安静地吻了我,于是我主动起来,而张庆年也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他残忍地把我身上弄得青一块,紫一块,我竟然没觉得什么。自那次之后,我就住进了张庆年的别墅。安翔仿佛消失了一般。只是和张庆年在一起后,我仍然不由自主会想起安翔,我还去我们曾经约会的地方找他。   我没找到安翔,却遭人袭击了。那天找他的路上,我被人泼了硫酸,我的右脸轻度毁容。张庆年没有嫌弃我,他说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他都爱我,他让我放心,他一定会想办法让我恢复最初的美丽。他还告诉我,是安翔找人泼的硫酸,只是因为他得不到的也不允许别人得到。我的心痛了,为自己的自私,我抱住张庆年眼泪潸然而下。   一年后,我准备嫁给张庆年,大家都羡慕不已。可偶然的机会看到张庆年私密博客却让我目瞪口呆。张庆年喜欢上了我,发誓要得到我,于是他找到了安翔,威胁他说,如果他再和我在一起,就会让我死的很难看。并且张庆年逼迫安翔和另外的女人纠缠,并让我看见。张庆年发现我还会去找安翔,于是找人给我泼硫酸,嫁祸给安翔,想让我彻底死了这条心……   我当然没有再去张庆年的别墅,我毅然地去找了安翔,我告诉了他我和张庆年的事,希望他不要怪我。安翔告诉我,其实,每个女孩子都有自己的第二次贞操,第一次也许会在不经意或无奈中失去,可是她完全可以保护好自己的更二次贞操,把她给自己最爱的人。听了安翔的话,我知道他原谅了我,那一刻,我们紧紧地相拥在一起。我知道,这辈子,再没有什么能把我们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