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妻用网络暴力报复老公

温柔妻用网络暴力报复老公(图文无关)

  倾诉人:王和林 男 33岁

  一次出轨,让王和林有家不能归。

  我在公园里见到他时,发现他的西裤上有几个破洞,他冲我尴尬地笑笑,说:“我已经88天没回家了,我不敢回,她也不允许。”那个她,是他的妻子。懊悔的话揣在心里很久了,却没机会说出来。他没想到,一次偶然的背叛,却让自己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

  激烈争吵

  今天中午,我刚从郊区的家赶回市区。或许说起来有些可怜,但也是我咎由自取,这是我第十五次偷偷地潜回去,在家门口无助地看了几眼。老婆胡艳早就说了:“这个家永远不欢迎你。”她希望我走得越远越好。其实我也没脸见她,谁叫我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呢?

  发现我的劣迹后,她和我争吵过很多次。最严重的一次,我动了手,抓起一张板凳往她的脑袋拍过去。躲闪不及的她顿时血流如注,我吓傻了,没有送她去医院,而是逃跑了。听说她的亲友很快赶了过来,立即将她送往医院,还不忘四处找我算账。

温柔妻用网络暴力报复老公(图文无关)

  胡艳是本地人,家族势力很大。而我老家则在四川,武汉根本没什么亲戚。那时,我只感到害怕和恐慌,只想逃,根本顾不上胡艳。

  后来,我听说胡艳在医院缝了好几针,我非常后悔自己出手太重。她清醒过来后,就给我打电话,吼我:“你给我听好了,只要我看到你,保证你没好果子吃!”平常她就是个大嗓门,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她怎么可能不生气,不恨我呢?

  要说我们的感情不好吧,似乎不负责任。以前我们相处得还不错,我在汉口打理生意,这八九年来,已经赚到了近百万元。她在郊区的一家机关单位上班,周末时就带着儿子过来与我团聚,一家三口还算其乐融融。

  出事的第二天,我去银行取钱,发现密码已经更改。而我的身份证和其他证件,平时全都由她保管,这个时候,我怎么可能向她要呢?她迅速地掐断了我的经济来源。

  事发后的第三天,我正在店里守生意时,突然冲进来三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一句话都没说,捞起东西就照我砸过来。我连忙用双手护住脑袋,打开了侧门,飞也似地跑了出来。幸亏我的反应快,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很显然,这是胡艳派过来的人。

温柔妻用网络暴力报复老公(图文无关)

  尽管我当时很生气,却还是不怪她,毕竟错得离谱的人是我。如果我能守住自己,不跟店里的小姑娘闹出那档子事,她不可能无事生非地找我吵架;如果我不是失手打破她的头,她怎么可能请人过来砸自己老公的场子呢?

  可后悔是没用的,伤害已铸成。

  祸起小富

  不是我刻意为自己辩解,其实我并不是那种花心、没有责任感的男人。我做生意的启动资金,是胡艳为我筹集的。那时我没有好工作,只是在这个城市里四处漂泊的打工仔。可她对我一往情深,在事业上给我最大的支持。是她的鼎力相助,让我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生意真正走上正轨,是在2007年的秋天。以前那些艰苦的日子的确难熬,她对此从未有过怨言,还在我最愁苦的时候,毅然嫁给了我。那时我连办酒的钱都拿不出,她说这一切都不需要我操心,我只要做个开开心心的新郎就可以了。

温柔妻用网络暴力报复老公(图文无关)

  想起这些,我就觉得自己对她亏欠太多。而懊悔是多余的,她已经不愿意给我机会。

  人在得意的时候,容易忘形。从2008年春天开始,我在思想上开始松懈了,好像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不必要那么拼了,应该拿出点时间来享受生活。我的转变,是受了身边朋友的影响。每次出去喝酒唱歌,我看到他们带的玩伴并非自己的老婆。起初我还在心里瞧不起他们,但到后来,我的想法变了,像他们这样才活得轻松惬意。想想自己以前,活得多么累和沉重啊!“这个时候不玩,等老了还能玩什么?”听着他们怪腔怪调,我开始不平衡了。由于没有经验,我起初并不知道带什么样的人出去玩。苦闷时,我会把自己的烦恼跟店里的余筱讲一讲。她在一所大学自考毕业后,因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只好在我这个小店里委屈一下自己。

  真没想到,比我小整整10岁的她教会了我不少东西。这样我愈发感到自己落伍了,于是,很多次晚上关门之后,我们相约一起到酒吧释放心中的压力。别看她斯斯文文的,可进了酒吧,她就完全变了个人似的。我不会跳舞,她就把我往舞池中间拉,在我身边扭动起来,真像一条蛇。

温柔妻用网络暴力报复老公(图文无关)

  这种感觉很新鲜,很刺激。老婆胡艳每周五晚上才赶过来,周日晚饭后再回到郊区。那么,其余的时间,我都是和余筱一起度过的。开始我们都还好,但渐渐地,我发现自己要是某一个晚上因为临时有事没和她出去摇摆一下,好像真缺了点什么。

  我知道,同余筱再往前走一步,势必伤害到胡艳。可理智没管住我,今年3月的一个晚上,胡艳突如其来地赶到我住的地方,发现了我和余筱的“丑事”。当时她几乎崩溃了,不敢相信我会背着她做出那样的事。可事实就摆在眼前,她打了我好几个耳光。余筱趁着混乱逃走了,从此再也没出现。

  殃及朋友

  从这天开始,争吵成了我们生活的主旋律,也成了破坏我和她的感情最可怕的元素,尽管我知道她有理由这么做,但那种无休止的战争确实够折磨人的。如果不是那次打架,我不会有家不能回,随后生意也没法开展下去。起初,我到朋友家借宿,可这不是长久之计。到后来,我只能住几十元一晚的招待所,时至今日,不瞒你说,我只能到5元一晚的通铺招待所熬过漫长的黑夜。

温柔妻用网络暴力报复老公(图文无关)

  胡艳怎么惩罚我,都不过分。可没想到,她紧接着采取的行动,把我身边的人折磨得够呛。

  我承认,这都是我对她的伤害所造成的连锁反应,但她不能失去基本的判断力,搅乱别人正常的生活啊!我不知道她何时以怎样的方式进入了我的QQ空间,对每一个给我留过言的女性网友都采取了报复措施。她武断地认为,只要跟我保持着密切联系的女网友,都和我有着见不得人的勾搭。

  这些女网友当中,许多都是我生意上的朋友,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当然,胡艳以前并不认识,也没见过她们,但她居然用人肉搜索弄清楚了她们的家庭住址,甚至手机号码。她在网上发布了寻找我斑斑劣迹的帖子,于是有义愤填膺的网友加入到同情她的不幸遭遇的队伍中来,并且发动各自的能量,硬是把我这些网友的真实信息给整出来了。

  随后,胡艳逐一给她们打电话,言语偏激,措辞火爆,还将三个不配合她问话的女人定义为我地下情人的不二人选,每天都要给她们打电话,或者发短信,进行辱骂。这严重破坏了她们平静而正常的生活,不堪其扰的她们都愤愤不平地找到我,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与她们有什么关系?

老公(图文无关)

  我也解释不清楚,只好一个劲地道歉,希望她们能够谅解。虽说一再表示尽快处理好这件麻烦事,可胡艳根本就不接听我的电话,而我也不敢见她。事情朝着越来越糟糕的局面发展。

  现在,我都不敢开机,因为我害怕接听电话。我可以想象到,那些被胡艳骚扰得苦不堪言的人会用何等恶毒和气愤的语言骂我。的确,她们应该责骂我,是我影响到了她们。但这不是我的本意啊,胡艳这么做,不是我唆使的。真相是,通过我和她之间的这场战争,她从以前那个温顺可人的小女人,变成了现在的歇斯底里、心中只有仇恨的怨妇。

  是的,这是我的错。我很想扭转这个坏局面,却不知道该怎么做。她压根儿不想见我,就算见着我了也一定要让我变成残废。为了安全起见,我只能不停地躲避她,并且每隔一晚就换一个地方睡觉。夜里我会做噩梦,看到她带着一帮人马来砍杀我,吓得我在恐慌的大喊中半夜醒来。

  我已经怕了这种日子,已接近精神崩溃的边缘了。我不想这样,如果她还念及这几年的夫妻情义,希望她能放过我,以及那些无辜的人。我可以放弃一切,包括房子和其他财产,然后无声无息地从她的生活中彻底消失。 (口述实录 文中人物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