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和邻家娇妻做爱经过

文秋和丈夫都是普通工人,结婚后两人住在文秋单位分的一间六楼一室一厅的小房里,生活虽不富裕,但感情融洽,文秋始终觉得十分幸福,每天早起晚睡,把屋子打扫得乾乾净净,这一天,是文秋休班,丈夫一早去了工厂,她躺在床上琢磨着该打扫一下卫生,就翻身起来,说干就干,忙活起来。 文秋打扫完屋里,打算擦擦门,就端了盆水开门出来,一不小心将门锁上。这下文秋犯了愁, 钥匙忘在屋里了,更难堪的是,由于天气热,文秋只穿了件连体的睡衣,连内衣内裤也没穿。 「这可怎么办呢?」文秋想,总不能一整天都呆在外面吧。「给老公打个电话吧。」文秋想。 但自己穿这样子,怎么下楼呢? 文秋往对门看了看,对门住着一对中年夫妻,不知女主人在不在家。 文秋鼓起勇气,按响了门铃。 门开了,是男主人,一位30多岁的高大男子。 文秋脸一红,毕竟下身还光着,只得硬着头皮说:「对不起,我是对门的,钥匙忘在屋子里 了,能在您这儿打个电话吗?」

那男的十分客气,连忙请文秋进屋。 邻居家是三居室,比较气派。电话在卧室里,男主人把文秋领到电话旁,随即退了出去。 「嘟……」单位电话占线,文秋一阵烦躁,只得扣下,丈夫没有手机,只能等着。 男主人端来一杯咖啡,文秋连忙道谢,问道:「您贵姓,太太不在吗?」 「叫我苏利吧,我太太在外地工作。」 「噢。」文秋想,「怪不得没见过他太太。」喝了一口咖啡,继续拨号。 苏利退了出去,但并未走远,文秋玲珑的背影吸引了他的眼睛。他细细欣赏着,这个女人真 是天生尤物,身材那么美妙。他有了一股冲动,太太在外地大半年,自己已经好久没尝到女 人的滋味了。电扇的风吹过,文秋睡衣掀起一角,露出白嫩细腻的大腿和小半个屁股。 「哦!」苏利看清了,「原来她没穿内裤。」夏天,女人在家不穿内裤也不奇怪,但这样子 来到邻居家就危险了。苏利想着办法,「怎么才能把她抱上床呢?」 依然占线,文秋只得放下电话,对苏利说,「总占线,算了。」

苏利甚至可以看到她的阴毛。 「头向后仰……再仰……」苏利引导着文秋。文秋的头部向后,臀部却要逐渐向前,镜子里 的阴部更清晰了。 苏利还不满足,他藉机会将文秋的睡衣又向上搓了搓,这次不必看镜子,文秋的阴部已经完 全暴露出来。苏利的下体已经一柱擎天。 面膜做完后,文秋睁开眼就看到镜子里自己裸露的身体,大惊,立即明白苏利不怀好意,自己的身体已经被他看了个够。 文秋想站起来。 苏利突然按动电钮,椅子扶手立即窜出两个钩子,死死扣住文秋的双手手腕,「想走,没那 么容易。」 「你干什么?!」文秋大惊。 「干什么?嘻嘻……你不穿内裤,也不戴乳罩,就来我家,这不是明摆着要勾引我吗,我干什么,你不会不明白吧。」苏利露出一脸奸笑,「我可要好好享受享受了,不能辜负了你的 一番好意。」 文秋吓得花容失色,「快放开我!」使劲挣扎,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苏利转到文秋面前,笑嘻嘻地对文秋说,「看你往哪儿跑。」 文秋知道挣扎是没有用了,只得苦苦哀求,「大哥,你放了我吧,我老公一会儿就回来了。」

「是吗?他下班还早呢!」苏利笑着说,「好好伺候我,我舒服了就放你走。」说完,双手 摸上文秋的大腿,并把睡衣向上撩着。 文秋连连喊叫,双腿胡乱踢着。苏利双腿夹住她的大腿,随手拿过一把剪刀。 文秋惊到:「你干什么?别剪我衣服。」 苏利不听,几下将她的睡衣剪开,脱掉,露出迷人的肉体。 苏利咽了咽口水,赞美道:「真是漂亮啊!」 文秋满面羞红,连声喊叫。自己的身体还没有别的男人看过,只属于丈夫。 苏利开始抚摸。 文秋叫道:「快放开我啊,我要告你强奸!」 「嘿嘿!」苏利冷笑着,「你去告吧!是你自己光着身子来到我的家,我还说是你勾引我呐!」 「你……」文秋气得无话可说。 苏利继续恐吓,「告我?不仅员警不信,你老公也不会相信。」 文秋心中一惊,不错,自己这样子来到他家,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

苏利说:「要不,等会儿再打,坐会儿吧。」 文秋想,只得如此,就随苏利来到客厅,面对面坐下。文秋紧紧并着双腿,唯恐被对方发现 自己裸露的下体。苏利装作未曾觉察,两人一句一句地说着闲话。 文秋这才知道,原来苏利是位有名的化妆师,曾为多部电视剧的女主角化过妆,自己看电视 的时候还曾赞叹过化妆师的水平,没想到是自己的邻居。 苏利拿来一些剧照,站在文秋的身后讲解,这部戏是什么时候拍的,这个女主角是怎么化的…… 文秋听得津津有味,忘记自己只穿着睡衣。苏利则透过文秋的领口看到两个又白又大的奶子。 「原来胸罩也没穿。」苏利想,「奶子这么大,性慾肯定也很强。」 看完剧照,苏利坐回原处,讲解着化妆的技巧。文秋听得更加入迷。 苏利说:「其实,您的脸型化化妆比那些女人好看。」

文秋心中欢喜,嘴上却说,「怎么会,不可能的。」 「真的!」苏利认真地说,「不信就试试。」 文秋心中一动,她真想试一试。只是让陌生男人给自己化妆,还有些不好意思。 文秋犹豫着,苏利已经拿过化妆箱,「您要是不化妆,简直是我们化妆界的损失。到这儿来。」 文秋被赞美,心里高兴,不知不觉地随着他来到化妆间,把打电话的事忘得一乾二净. 苏利 的化妆间占了整个屋子,摆满了化妆品。文秋惊奇地看着这一切。 苏利让文秋坐到化妆椅子上,这种椅子比较高,很像过去理发店用的椅子。椅子对面是落地 的大镜子。文秋坐下后就发现,镜子直接照到自己的大腿根部。她猛然想起自己还裸露着下 身,想回去,又不知该说什么,只得紧紧并住大腿,双手又紧了紧衣领。 苏利一边和文秋聊天,一边给文秋编头发。苏利见多识广,谈吐幽默,让文秋很开心,完全 忘记戒备。头发编好后,果然非常漂亮。文秋陶醉在自己的美丽中,心想,等丈夫回来一定 让他大吃一惊。 苏利要给文秋做面膜,让她闭上了眼睛。他又把椅子后仰,让文秋面向天花板。这样文秋就 看不到镜子里的情形了,而苏利的眼睛却立即向镜子望去。镜子里的文秋,睡衣下摆缩到膝 盖以上,露出丰满的大腿。

丈夫平时就心眼小, 如果知道……文秋不敢再想下去。 苏利迅速脱光了衣服,阳具已经高高耸立。他坐在文秋的大腿上,左手摸着她的右乳,嘴巴 亲吻着她的左乳。 文秋奋力挣扎,但渐渐感到意乱情迷,下体控制不住开始湿润…… 苏利仍在疯狂地允吸着她的乳房,双手也上下抚摸。文秋的挣扎越来越无力,口中开始发出 低低的呻吟。 苏利见时机已到,把文秋的臀部向外拉了拉,抬起她的双腿,看看她的阴户,笑到,「都湿 成这样子了,还假正经。」阳具「扑……」的一声插了进去。 「啊……」文秋惨叫着,知道自己被强奸了。 苏利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毕竟已经半年多没有尝到这种滋味了,何况文秋又是那么楚楚动人。 他使劲抽送着,大jb进出阴道十几下就控制不住了,一洩如注。 苏利伏在文秋身上,文秋知道他已经在自己的阴道里射精,感到屈辱万分,同时又有一丝庆 幸,他射精了,自己不必受更多的淩辱,但也担心因此怀孕,毕竟他不是自己的老公。 「你……」文秋低声道,「可以放我走吗?」文秋担心自己被他长期囚禁,只希望逃出去, 然后再报仇。 苏利也不是傻瓜,不玩够文秋,他是不会放人的。

「求求你,放过我。」文秋哀求着,「我已经被你……你放过我吧。」 苏利倒在沙发里,不再理会文秋的哀求,静静地欣赏着她的美妙肉体。 文秋无地自容,只有默默等待。 过了一会儿,苏利站了起来,文秋知道自己又将被奸淫,心中盘算着如何骗过他好脱身。 苏利又来到文秋面前,上下抚摸。这次文秋不再挣扎,她知道这些都没用。 苏利说:「你让我舒服了,我就放你走。」 「你……」文秋说,「你……要怎样?」 「跟我到床上去吧?」苏利无耻地说。 文秋心想,不如先让他放开自己,再寻找机会,就说:「好,你放开我……我……我就答应 你。」 「答应什么?」苏利笑嘻嘻的问。 文秋说:「你……你想怎样就怎样。」 「你说清楚,我就放你。」苏利如同抓住老鼠的猫,极尽戏弄。 文秋没办法,只得说:「你放开我……我就让你舒服。」 「怎么让我舒服?」” 苏利说。 「我……」文秋实在难以启齿,但转念一想,必须让他放松戒备,否则自己难以脱身,就低 头说:「我们……到床上去……」声音比蚊子还低。

「噢!」苏利说,「这可是你求我到床上去的。我可没强迫你。」 文秋低声道:「是……是我……求你。」 「到床上去干什么?」苏利说。 「去……」文秋断断续续地说,「去……做……做爱。」 「你愿意和我做爱?」 「是……我……愿意。」 「愿意让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