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我与哥们女友的偷情故事

我现在从事软件销售工作,毕业2年了,我的学校是一座垃圾民办学院,软硬件设施都不完全,基本上所有选择这所学校的好学生,都会后悔,不过垃圾学校也有垃圾学校的好处,平常学校管的不严,这样就造成了大量的情侣光天化日之下卿卿我我,晚上更是旁若无人,走在学校的小树林,短短几十米,会惊起鸳鸯无数。大一就跑出去同居的学生也是大有人在,不过咱们暂且不说这个,我说的是我跟我同学女朋友之间的事情。

口述:我与哥们女友的偷情故事

我们这破学校,也不知道怎么的,居然招了一大批省外的学生,比例基本能达到省内4:1吧,这已经是一个很庞大的比例,其中,我们班就有3个江苏的学生,我们宿舍就有1个,这男孩子叫徐文,个不高,长的挺帅的,又能说会道,油嘴滑舌,一看就知道是个情场公子。

在宿舍第二天大家熟络一点了,就开始吹嘘自己高中搞定多少女孩子的艳史,我当时属于老实人,刚刚开窍,给我个女孩子,我都不知道插哪里的那种,他说的做爱有多么多少爽,听得我羡慕无比。这一个学期,他又钓了我们班一个东北的女孩子,还是副班长,平常看着挺开朗活泼的,不过徐文说,这女的上了床,很是淫荡。奶子很大,我还很不相信。

十一期间跟我们系江西一个风骚MM搞过国庆七天乐。而我,很快就看上了我们班另一个东北的女孩子,这女孩子挺能聊天的,长得一般,关键是特别善良,我很快就迷上了她,不过追了很久都没追上,其实想想也是,一个从来没追过女孩子的乡下小男生,不懂情调,长得又不帅,也不会说话,能追上才怪,追了有半年吧,没追上,也就心灰意冷了,我认他做了我的姐姐,不要笑,往往学生时代都是这个样子,都想怎么跟爱的人,搞得关系很亲密,追不上也要弄个姐姐或者妹妹的称谓。

不过虽然没追上,在2年后的现在,前段时间,大约1个月前,跟我上了床,我们也不说这些事情,大学生活过的很快,一转眼就寒假了,我跟徐文相处的很好,过年的时候给他打电话拜年,他告诉我,在家又找一个女朋友,小他一届,正在读高三,我笑骂,「高中生你也不放过?」。他说,「我高中的时候不也没被别人放过吗?哈哈…」。大一下学期,徐文收敛了一些,没有在钓MM,一直跟高中那女孩子联系着,寂寞了就找我们那副班长出去乱搞一番(那副班长对他十分钟情,到现在还是念念不忘。)

很快高考,那女孩子考了460多分,在江苏,已经大约可以上个挺好的学校了,不过那女孩蛮痴情的,居然跟我同学来了我们这个破学校。而且居然8月初就出发,自驾车边旅游边到的我们学校,我现在才有点明白为什么徐文会一直对那女孩子那么重视,原来家境那么好,似乎她父母也是在政府有点权力的。

女孩子的父母,在这住了几天,就回家了,于是徐文就带着这女孩子来介绍给我们这一帮朋友认识,初见孙思佳,让我有种很惊艳的感觉,文文静静,不说一句话,稍稍开句玩笑就脸红,说话跟蚊子哼哼似的,不仔细听,根本听不见,长头发,拉直了扎个马尾,身高大约在1米6左右,不算高,不过挺瘦,身材比较完美,我一向不喜欢波霸的类型。只不过稍微有点黑,穿一个粉红色的T恤,白裙子,斜背着一个包,很是娇小怯弱,能激起男人天生的保护欲。

徐文请我们吃饭,席间我们让孙思佳敬大家酒,孙思佳唯唯诺诺,也不说话,我们也不好意思,就让徐文代替了。不过很快,让我大吃一惊的事情发生了,吃过饭之后,徐文居然让我们帮他搬东西,原来这孙子在校外租了房子了,打算同居,我很是纳闷孙思佳那样子的女孩子,怎么会答应这样的要求,不过想到她不远千里,追随徐文来到我们学校,那基本上什么事情都可以解释了。

徐文租的地方,是个我们学校旁边的小村子的一座小楼房,只有2层,上下一共3间,上层隔开,一共是两间,下层一间大的。徐文想租1层的大房子,不过房东说,已经租出去了,所以只好住上层。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宿舍另一个同学,也交了个女朋友,住在了徐文的隔壁。

有一次,我这个同学神秘的跟我说,「徐文他俩天天晚上都搞。」,我说,「呵呵,你怎么知道的?」他说,「我天天晚上都能听到孙思佳叫床,声音很淫荡……」我说,「你丫放屁,孙思佳那么文静的女孩子,能叫出口?」他说,「你不信哎,越是淑女的,在床上越淫荡,真的」。这事情听过就过去了,我也没当真,只以为是他在YY,丝毫没打扰到孙思佳在我心里的淑女形象。

很快到了大二,我也交了个女朋友,于是我就跟我女朋友商量着出去外面住,主要是我很想尝试下做爱的感觉,经不住我的软磨硬泡,我女朋友终于答应我的要求了,这时正好住在徐文隔壁的我那个同学,跟他女朋友闹分手,搬回学校了,于是我就顺理成章的搬到了徐文的隔壁。

搬到外面的第一天晚上,我就把我女朋友破了。第二天,我跟徐文,还有我们俩的女朋友,我们4个人在一起聚餐,在外面忙活着买菜,做饭,我一向很喜欢做饭,所以我也下厨,做了2道菜,一个土豆丝,一个丝瓜炒鸡蛋,徐文做了一个水煮肉片,一个土豆炖鸡,我下去搬了一箱啤酒。

吃饭的时候,孙思佳偷偷在徐文耳边说了几句话。我就起哄,「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啊,还玩耳语……」徐文笑着说,「我媳妇说你土豆丝炒的好吃」……这次轮到我不好意思了,我说,「哪有,胡乱炒炒而已」。大家都喝了不少酒,吃完收拾了一下,就睡觉了,我借着酒劲,和女友来了一次,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正睡着,忽然听见隔壁有依依呀呀声音,我突然就有点清醒了:这不是床动的声音吗?难道…果然,过了一小会,就听见孙思佳小声说,「你轻点,有点疼」。想来是徐文半夜醒来,憋得难受,也没前戏,直接就插进去了。我就在黑暗中,侧着耳朵,倾听隔壁的动静。

又过一会,果然听见孙思佳「嗯嗯」叫了起来,不过好像在使劲憋着(后来我才知道,她那时对我也很有好感,怕我真的听见,没好意思大声叫)。

我一边听着隔壁孙思佳压抑的叫床声,一边和女朋友做,脑子里想着孙思佳在和我一起做,一堵墙两边,春光无限,突然听见孙思佳叫床声大了起来,原来的「嗯嗯」变成了「啊啊」还附带徐文的一些话「小贱人,爽不爽?」(绝对真实!)也听不见孙思佳回答,只是床晃得越来越紧凑。

过了几分钟,听见徐文长长出了一口气,慢慢的没了动静,想来是已经射了,我听见隔壁没了声音,慢慢的也就没意思了。以后的日子,平淡而有意思,我女朋友跟孙思佳结成了很好的姐们,我跟徐文关系也是越来越好。有时徐文开玩笑,「你俩晚上小声点,都吵的我们睡不着觉」。我说,「你这是恶人先告状啊,明明是你们吵的我们睡不着好吧!」。孙思佳就低着头笑,慢慢的,孙思佳在我面前,也没那么害羞了,说话声音慢慢也大了起来,不过还是没有什么玩笑,也不怎么主动说话,都是问一句,才答一句。

也不知道徐文还是孙思佳的性欲很高,基本每天都干,有时候一晚上要来2次才完,孙思佳的叫床声音,也慢慢的不那么压抑了,我才明白,原来我那同学说的,越淑女的,在床上越淫荡的意思。虽然我经常幻想着跟孙思佳能发生点什么,不过一直没有什么机会,主要我们四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也根本没有独处的机会。

大三下学期,学校组织实习,我们是医学院,孙思佳是护理系,课程很快就学完了,提前很久就实习,于是我们4个人就报名去了同一家医院,也搬到了市里去住,市里房子租金很贵,徐文跟孙思佳平时的花销很大,也不好意思总向家里要钱,我们就租了一个老房子,二室一厅,不过很黑,白天也得开着灯,为了平常回来能有人做好饭,我们4个人就分开了班,不在同一个科系实习,科系不同,下班时间也不一样,有时候还要上夜班。

护理系实习的学生比较多,孙思佳家境不错,以后也没打算当护士,也就不经常去。这样。我跟我女朋友买了一台电视,孙思佳他俩有电脑,也就没买,孙思佳偶尔玩腻了,会去我们屋看会电视,我也经常去她们那玩电脑。

很快夏天到了,房子很老,还是那种老式的保险丝,耗电量大的时候,保险丝经常容易断,保险丝断了,屋里就一片漆黑,开始的时候很不适应,慢慢的也就习惯了,有一次,徐文跟我女朋友上班去了,我晚上上的夜班,正在休息,醒来觉得肚子有点饿,就打算煮点面吃,我们做饭一直用的都是电磁炉,大家都知道,电磁炉的功率非常大,我在屋里煮泡面,刚开开电磁炉几秒,突然听见啪,一声,保险丝烧断了,同时就听见孙思佳在厕所「啊」的一声大叫。

我跑出去问,「怎么了?」孙思佳回答,「没,没什么,我洗澡呢…」我说,「那你在里面稍微等一下,我换上保险丝哈,我不知道你洗澡的,我开电磁炉煮泡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