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的小师妹让我上了她的温柔床

  一天下班后,刚一进门,老婆就扑上来,抱着我兴奋地说:「这次去美国的名额给我了!」

  我也假装激动起来,带她去餐馆庆贺了一番,晚上不免又在床上庆贺一番。

  老婆很兴奋,所以很快就进入角色,到达了顶峰,偎在我怀里呼呼大睡了,而我反而没有往常的倦意,一直睁着眼睛想心事。

  其实我并不原意她去美国,可是也没有办法,这是她多年来的夙愿,我也无法阻拦。她们单位每年都有几个出国的名额,美国是首选,大家你争我抢,打破了头;英国也算不错,澳大利亚也凑乎,其余一些小国大家是拼命推让,因为去了那些国家,也同样算出了国,下次就不可能轮到你了。这样只有一些可能七八年都轮不上的人会挺身而出,解救大家,毕竟也算出了国了。

  其实美国的那个地方并不好,在中部山区的一个小镇,也就是相当于中国南方的一个县城。回来的人没有一个不骂的。出国一年,对方每月只给几百美金的伙食费,国内一切待遇都取消,里外里相差七八万块钱。又拿不到任何学位,连镀金都谈不上。而且现在911 过去不到一年,又有什么炭疽病,非常恐怖。即便这样,也挡不住人们向往美国的热情。

  出国的手续办得很快,就剩下签证这一关了。由于美国正处于恐怖主义威胁之中,所以签证相当困难。一天600 个人里能签上的也不过二三十个。即便这样,

  大使馆外天天都是一堆人。老婆接连被拒了两次,可是她屡败屡战,毫不退缩,一次次地和美国联系,来回地折腾,连我都烦了。

  不过这回我可是领教了美国签证的厉害。英语好的不签,英语都那么好了,不用去美国学了;英语差的不签,英语这么差,去美国显然做不成什么事情,有移民倾向;孩子探父母,拒签;父母探儿女,拒签;就连美国最讲究的夫妻之欲也不欲满足,有的夫妻分离4 、5 年,只是想团聚一两个月,照样拒签。

  最可笑的是,有一家外地的国字号大公司,因为技改需要采购一些设备,有几千万美金。选型定好了美国、德国、日本各一家公司,需要考察一番才能最终确定。他们也知道美国签证难,不仅提供了对方的邀请函,而且有对方CEO 亲笔签名的信件,请大使馆高抬贵手,要知道这些人对促进美国经济发展如何重要云云。

  因为对方是世界级的大公司,加之几千万美金的采购额,国内公司这些人认为万无一失了,于是约好了面试日期,并订了第二天的飞机,已经出了票。美国大使馆的签证官还真给面子:8 个人签上了3 个——将近40%的通过率,是一般

  人的八倍。

  可问题是公司的副总——拍板决定者,公司的总工——技术总管,还有一个翻译——这不是一般的翻译,是公司自己培养的,行业的技术翻译,一般的英语翻译肯定是不能胜任的——没签上。签上的三个人,一个是国家计委的处长,一个是行业部委的处长,还有一个公司的科长——没有一个有用的。

  谁也不明白签证官的衡量标准,要说吧,公司的副总虽然没有去过美国,可这些年走南闯北,欧亚非国家也去过几十个,而且持的是公务护照;翻译去过美国也照样拒签;那个科长根本没有出过国,也照样签了,不知道这个签证官是怎么想的。没办法,机票忍痛退掉,急电美方取消访问。最后中国人也骂,美国人也骂,不知道是否便宜了小日本和德国人?

  在这么艰难的条件下,老婆第三次签证成功,离开学日期只剩下几天了,接下来就是选课、注册、申请宿舍、疯狂采购东西,准备行装。多年夫妻,一旦分离一年,未免恋恋不舍,夜夜春宵也是人之常情。

  只是数量上去了,质量就下来了,有时未免就流于形式。但是心中总觉得应该把分离这一年的一百多次捞回来一些才够本,于是每天都是精疲力尽。好在老婆的例假就快来了,兴致也是颇高,总有几次还是值得回味。

  登机前一天,带着儿子狂玩了一天,晚上照例举行告别仪式,可是都已经力不从心了。抚摸了半天,她还是干干的,我好不容易硬起来,看到这种情况,不免又垂头丧气了。老婆摸着我的小宝贝,我抚摸着老婆的干干的小嘴唇,只好叹道:「看来只好明天早晨了,明天早点起来。」

  我又把闹钟提早了半个钟头。

  第二天早晨我正在朦胧中就被闹钟吵醒,赶忙压下了闹钟。这时我已经是精神焕发,而且早晨起来,那宝贝没有什么东西刺激就照例硬了起来。

  我把手伸向老婆的屁股下面,怎么还是干干的?按道理这时候早晨起来应该有一些分泌物呀。老婆嘟嘟囔囔地说:「昨晚我几乎一宿没睡,你自己从后面来吧,我是没力气了。」

  我一听泻了气,我自己来,还不如自己打手枪呢,再说,那么干,我怎么进去呢?

  我也累得够呛,又搂老婆的乳房眯了一会。这一眯就是一个小时,我心里有事,猛地醒来,一看表,连忙推醒老婆,连声说:「快!快!快!!晚了。」

  老婆也一骨碌爬起来,上厕所收拾去了。我这里连忙叫醒父母和孩子,一通忙乎,一家五口人终于及时赶到了机场。

  送完了父母和孩子的飞机,又和老婆腻了一会儿就回家了。回到冷冷清清的家,我真的一点也不适应了,没有孩子的欢笑,没有老婆的温存,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家已不家了。晚上有时会突然醒来,一摸枕头边无人伴眠。

  我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早晨早早地到,晚上也根本不着急回家。和老婆的联系也不过限于电子邮件和周末网上聊天,因为中美之间相差十几个小时,昼夜颠倒。有时候也下载一些图片和电影解解闷,自己发泄一番。

  有一次公司来了几个新加坡人,晚上出去招待他们,借机公费嫖了一回。打野鸡虽然不是第一回,但是结婚后再也没有打过,一直本本分分地过日子。这一次感觉尤其不爽。听着小姐虚情假意的叫声,加上隔穴挠痒,完事之后我还是觉得一片空虚,完全没有和老婆作爱后的那种满足感,尤其是弄的她神魂颠倒后第二天那种征服感。所以我再也没有找过鸡,一切都靠自己。

  公司里早有几个女孩对我有意,听说我现在孤身一人,更加有事没事地找我卖弄风骚。有个秘书还大半夜地给我发短信,从12点到3 点,弄得我没办法,只好请她到比萨饼屋,她以为我对她有意,完全不是平时恭敬的态度,而是撒娇地嗔怪我。还给我讲她和一个男的一起看毛片被她姐姐抓住,跟她姐姐大吵一番的事情。

  她最后说:「我根本不想和我姐解释什么,我对她说:」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我说没事就是没事,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其实我真的没有和他怎么着,你信不信?要不…「

  说完,她假装羞涩地低下了头,脸上竟然还浮现出一抹红晕。

  这挑逗也太明显了,我只好语重心长地说出了一番大道理,回绝了她。我说这完全是为她好,以后她会明白了。她也友好地点点头,我一直把她送到了地铁口才回家。

  我不是个正人君子,但我有自己的原则。要知道这些女孩确实很有诱惑力,尤其是给一个处女开苞,对男人来说是多么有成就感。但是,我是公司的高层,我绝对不会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一旦惹上了这些事,难免不会被人知道,而且现在的女孩子,天知道她们安的是什么心,很有可能就是引火烧身。

  像那个自称处女的,即便是处女,她的骚屄还不知道被多少人摸过,最多是生理上的处女,并不是什么纯情少女,这种人最危险。我即便不找一个情投意合的,也宁肯找一个双方无欲无求的,过后一拍两散。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天气很快就有些变凉了,转眼已经进入初冬。天津分公司要召开客户会议,需要总公司领导参加讲话,表示对天津客户的重视,我当仁不让。因为会后还要下去检查工作,我不愿意占用分公司的业务用车,就自带了一辆车去。

  会议开得很成功,吃完饭我就和司机下去全面了解情况去了,只让一个业务员带路,其余人等全部让他们各忙各的。我们走访了十几家后,我认为已经没有必要走了,就打发业务员回去,直接回京了。

  中午的酒喝得有点多了,感觉晕晕的,我就掏出PDA 看了两篇英文情色小说——我一贯喜欢下载一些英文的东西,一方面练英语,一方面也避免万一别人看到中文的不妥。看着看着,我感觉有些液体渗了出来,胀胀的,憋得难受。我收起了PDA ,揉了揉发涩的眼睛,倦意袭来,我就躺在后座上睡着了。

  睡着睡着,感觉车子一会儿启动,一会儿停下,我睁眼一看,车已经到了高速的尽头。今天是周末,车辆很多,所以排起了长长的车龙。已经快六点了,今天的晚餐在哪里我还不知道。我突然想起了小师妹在这附近买的房子,就打了个电话,一问小师妹果真在家,就告诉司机送我到师妹家去。

小师妹比我低两届,而且我们不是一个老板,只是同一个专业。她进校我已经是最后一年了。她是从应届毕业生直接考入的,一副嫩嫩的样子,说起话来慢声细语的。因为性格不同,加之相差两届,我们之间的交往只限于系里开会和系里的活动,点头之交而已。真正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