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性感女老师在教室课桌上疯狂做爱

那晚,我与林梦的感情,由好感变成汹涌的激情,她动情地回应我的拥抱,扬起头喘息着,任我的吻细细碎碎地落在她敏感的脖颈上,她的衬衫扣子被我解了开来,她躺在教室里的课桌上...

林梦是所中学的语文老师,温雅恬静,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就对她怦然心动,她,像百合一样清新,不由让我有些意外,也有些惊喜。

我和性感女老师在教室课桌上疯狂做爱

她是个很健谈的人,聊起天来天马行空,什么都能聊,我们在一起聊了几天,每次都到很晚才结束,几次的接触下,我们彼此都对彼此感觉不错,于是就相约了见面。

初次见网友,我有些紧张,心里还有些雀跃跟期待,我必须坦诚我当时的内心,因为当初就是寂寞无聊,抱着找刺激的想法上网的,所以对于她,我总是有着一些邪恶的想法与期待。

我想这也是男人的正常心理吧。不过可惜,我们第一次见面并没有发生什么,那天我们找了家气氛不错的餐厅吃饭,因为初次见面,她有些害羞,我也有些拘谨。

彼此明明聊得很熟络,就像老朋友一样,偶尔碰撞在一起的眼神也交织出一些暧昧的电流,可是最后还是因为我胆子不够大,没有勇气开口突破这层暧昧,所以那晚见面以我送她回家为终点。不过还好,很快她就又联系我,约定了第二次见面。

那晚她说要在学校值班,一个人在学校会害怕,我就主动说去陪她,她答应了。那天我们先是在她的办公室里聊了一会儿,而后她说去巡巡教室,我跟在她的身后。那时很晚了,学校很寂静,没有晚自习的学生,连保安都偷懒起来打瞌睡,巡校的工作便落到了值班老师身上。

我们走过一间间教室,偶尔聊上一句,彼此间更多是沉默,却不会尴尬,反而弥生出一丝丝细腻的暧昧,安静的夜晚,我们的沉默下能听到彼此的呼吸甚至心跳,我心底开始有种预感,人也亢奋了起来。果然,在巡到第三间教室,她开口对我说。

“认识你这段时间以来,你给我的感觉是个老实可靠的男人。”她对我评价道。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可能是对她的好感在这寂静的暧昧下膨胀爆发了吧,在她说完话后,我紧接着回答她:“可是其实我一见到你想到的却都是不老实的事。”说完我就上前,用力地抱住了她。

后来的一切就发生得顺其自然,她没有抗拒我的拥抱。那晚我与她的情感,由好感变成了汹涌的激情,我们在课桌上肆意放纵,衣服散落在四周,她的呻吟娇媚撩人,我们做了好几次,变换了许多姿势,黑暗中的激情,我们还要留心注意会不会有人来,感觉十分刺激。

直至精疲力尽,我们才收拾好离开教室。后来她到时间下班,我就送她回了家。那天之后我与林梦的关系就突破了,我们经常约会,偶尔会去开房,偶尔会带她回家。

在床事上,她常常让我惊喜,因为我没想到外表端庄的她,其实懂很多招数,各种各样的体位她都极富热情尝试,在性爱上,我们很契合,也收获了不少快乐。

可是我们的关系却止步于床伴,我喜欢林梦,也向她表白过,可是她婉拒了我,理由她说得含糊,但从她的眼神里,我也读出了她的内心。她并没有投入感情来与我交往,我想她应该是因为没有自信,因为我们当初是从网上认识的,而在那上面发展下来的情感几乎都是好聚好散的,玩玩就算的,一切只为刺激的情感。

林梦应该也是出于这点考虑,所以才不敢用心吧。而我,在被婉拒之后,也开始思考起这段关系。都说玩那个网站的女人大多空虚寂寞,林梦当初也是如此,因为学校工作压力大,才想上网找人纾解的。

因此即使我对她有喜欢的感情,但我们能有个正式的关系吗?我有些迷茫,不知道该收心,然后在彼此冷淡的时候分手,还是该认真追求让她同意当我的女友……

程轩是我的实习老师,一个粗粗壮壮、说起话来时不时会带几个脏字的汉子居然是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我把他定义为“没文化”。

但程轩风趣幽默、为人大方,是医院里极受欢迎。在我看来,他是个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他家在农村,小时候成绩并不好,直到初二那年,突然开了窍,初三考试,考了全镇第一。高一时,他母亲因为癌症去世,但这并没有让他立下到医生的志愿,相反他认为医生都是无用的。

程轩当医生,完全是因为高考时的阴错阳差……程轩的经历在我听起来,就可以写一部小说了。也许出于对他仰慕吧,我成了他的朋友。

其实早在程轩带我实习时,他就多次提到他的太太,他太太当年是湖北某理工学院的校花,而他追她的时候,仅凭书信,他远在西安读书,而她是他同学的同学,一次程轩来武汉看同学时,遇到了她,就对她一见钟情了。

她家里人反对他们的恋情,觉得程轩家里太穷了,程轩于是牙关一咬,考上了武汉某著名医学学府的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后,月入五六千,不久前,在某大学教书的太太又为他添了一个宝贝儿子。

后来,当我们的关系发生了质变时,程轩无奈地告诉我,他反反复复对我说这些,是想提醒自己,也是暗示我,那个时候,他已经想“刹车”了。

感情,从纯美到恶俗我们开始的确是非常纯粹的友情。在实习之初,我对他们科室的另一个男医生颇有好感,那是一个刚刚大学毕业分配来的男生,高高帅帅的。然而,当我鼓起勇气向他表示好感时,他居然约我一夜情,我尴尬地夺门而逃。 也许是因为失恋,也许是因为看到了人性丑陋的一面,我一时很难接受,想要找一个人说一说。我不愿意找同学朋友,怕他们会笑话我;也不想告诉我的父母,怕他们为我担心。程轩是个最好的人选,他经历的事多,一定会有办法抚平我的创伤。

夜已深,我对着话筒,冲着一个刚刚认识一两个月的男人,说着我最隐密的少女心事。第二天再到医院见到他,我觉得程轩看我的眼神暖暖的。程轩说,他那个时候真的拿我当小妹,他自己是受苦长大的,见不得别人受半点委屈,特别是女人,他很感谢我能在最困难的时候给他打电话,这证明他在我心里还是有位置的。

那是一段多么纯情的时光啊,工作之外,我们经常一起喝茶、聊天,好像在这个世界上我真的多了一个哥哥。程轩和他太太因为工作需要隔江而居,他每个星期回家一次,其余的时间,就一个人住在单身宿舍里。他一室一厅的宿舍成了我们聚会的最佳地点,我们常常聊得忘了时间。

夏天到了,我的实习也结束了。我舍不得程轩,舍不得我和他共拥的一段美好。那天晚上,程轩请我吃最后的晚餐,在他宿舍里,我们喝了很多酒。酒不醉人人自醉,我歪倒在沙发,程轩像抱婴儿一样把我抱到他的床上,我能感觉得到,他正伏近我的脸在看我。他的味道和酒的味道让我更加晕乎……突然,他一把搂住我,紧紧地。

第二天早上起床,床单上有血迹。我哭了,而程轩正眼都不敢看我。我没有想到,我那么纯美的感情,居然一下子就演变得如此俗气,我哭了,因为我不知道我和程轩的未来将是何去何从。他是我尊敬并且爱慕着的男人,但是我真的不想破坏他的生活。

他爱我,也爱他太太七八月间,程轩休了几天假。他去了沙市,那里有他很多的同学朋友。其实,在我们有了亲密关系后,并没有立即发展到情人,一方面是我们本质上都不是那种游戏爱情的人,另一方面他认为他不能同时对不起两个女人。

可程轩一到沙市,就像变了一个人,开始不断给我打电话,有时一天会打几个。他说他想我了。程轩的朋友圈中,好多都是有情人的,有的还不止一个,和那些人一接触,他也认为我们这层关系,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应该顺其自然。

我无力拒绝程轩的甜言蜜语,被一个自己崇拜的男人需要着,是件多么愉快的事情啊—— 我们的关系就这样发生了质变。等程轩从沙市回来,刚好我在华师上一个考研辅导班,每天从汉口往武昌跑,程轩看了心疼,于是留我住他的宿舍。

他下班后对我能有专业上的辅导,晚上我们在一起享受着男女之情的快乐,我就像一朵被营养滋润的花,破蕾而出,绽放开来。这个时候的程轩已经很少在我面前提起他的太太。

有天下午,我正在程轩的宿舍里看书,程轩在医院看一个危重的病人,房门突然被钥匙打开,一个三十岁的漂亮女人呆立门口:“我是程轩的妻子,请问你是哪位?”我坐的方向是正对大门的位置,她一眼就看见了我。

我无处躲藏:“我是程老师的学生,因为要考研在这里借住,程老师去看病人了。”我的脸在发热。“我是来帮他收拾屋子的,你坐你坐,我到超市买点东西上来。”话音未落,女人已冲出了房门。

我不知道怎么办好,呆呆地坐着,直到她拎着大包小包的零食上来,她说是给我买的。我们一边喝酸奶,一边聊天。她说,程轩就是一个喜欢朋友的人,也经常带朋友到宿舍来住,有一次她爸爸来看程轩,一推门,也是一屋子人在打麻将。

女人说着说着就笑了,大声地笑,笑得很爽朗,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