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风骚少妇的偷情性史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一个较大的事业单位搞设计工作。糊里糊涂地过了两年,象每个普通男人那样,走着一条经人介绍,恋爱、结婚、生子的老路,还在单位的大院子里分了房。性生活方面也是平淡了。那年春天我们刚上了一个新项目,是部队介绍的,一天早晨刚进办公室,主任向我们介绍了新同事——丝云。

我与风骚少妇的偷情性史

丝云的年龄大约二十八九岁,身高有一米六五,皮肤很白,头发和服装都很讲究,是精心修饰过的,她属于那种很打眼的女人,见到她,你不由自主的要看她几眼。

大家纷纷上前和她握手寒暄,丝云有几分矜持地和大家致意,我直直地看着她觉得她有点冷,就没上前与她招呼。后来我听办公室里的同事们背后议论才知道,丝云的老公是军队里的一个高干子弟,上下班经常是车接车送,怪不得有几分居高临下的味道。

随着项目的展开,我们的接触逐渐多了起来。她的办公桌在我的斜对面,后来我发现她有时似乎无意地瞟上我几眼。那时我对女人的认识还很肤浅,还停留在欣赏青春小姑娘的水平,对丝云这种成熟型的女人没接触过,但每当见到她高挑丰满的身影在我眼前晃动的时候,心底里总会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有一天早晨上班的时候,我和她正好在办公楼的门口遇上。互相点头招呼后,她问我:“你住在单位的宿舍吗?”

我说:“是啊。”

她说:“那你上班很方便哪!”

我说:“主要是下班回家方便。”

她笑了起来。上楼的时候她走在我的前面,也许是我有意让她走在前面。上楼梯时,我的眼睛完全被她丰满圆润的屁股吸引住了。丝云是个典型的妇人型的女人,屁股较大,很圆,翘翘的,走起路来屁股有几分颤动,十分诱人。当时这个浑圆丰满的大屁股近在咫尺,随着上楼梯在我眼前不停地晃动,我的心跳加速,嘴里发干,真想抚摸那触手可及的两个半圆的肉球,女人的屁股这么美,这麽能激起我的欲望,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的。从那以后,丝云在我心里的位置起了很大的变化。

几天后,我们又去参加义务植树。各单位的人分片包干,我们的任务是为苗圃平整地面。丝云在我前面弯腰平地,离我不超过一米。当时天气已经很暖,她那天穿了一条单九分裤,布料很薄,撅起的屁股轮廓十分明显,清楚地显露出她里面穿了条窄窄的三角裤,裤衩边嵌进屁股的肉中,两个半球现出两道沟,又好看又好玩,我当时的冲动就是冲上去抱住她肥润的屁股好好亲一亲,真想看看她光着的屁股是什么样子。初夏的一天,我们到用户那里去谈事儿,去时是自行前往的。

谈完后对方很热情,非要用车送我们,因车小人多,结果一辆小轿车里挤了五个人。主任自然坐在前面,我们四个人挤在后座,不知为什么,丝云看到我坐在左侧,她绕了一下,也从左侧上车,坐在了我的身旁。当她挤坐在我的身边时,我感到自己的心突突直跳其实天气并不热,但我好像已经出汗了。

她上车后并没有跟我说什么,只是笑了笑,象是无意似的靠在了我身上。她的肩头很美,浑圆丰满,柔软异常,那种舒适感令我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随着车轮的颠簸,   我们的胳膊经常碰在一起,她的皮肤白皙润滑亮,象蹭在绸缎上。我终于忍不住,借着汽车的晃动,加大了蹭靠她的力度,她好像没有察觉,一点都不躲闪,还把衣领拉了拉,露出了小半个乳房,当然,只有从我这里才能看到。就在我心猿意马,胡思乱想的时候,汽车急刹车,我们不由往前一冲,她的手一下就抓住了我的手,我就势也握了住她的手。

汽车又开动了,我实在舍不得放手,她也没有抽走的意思。她的手很柔软,似乎没有骨骼,握在手中十分受用。我偷偷地看了她一眼,只见她两眼望着车窗外,好象手不是她的。但当我加大力度的时候,她也回捏我一下,表示她知道我的意思。就这样,我紧紧地握着她的手,一直再没松开,胳膊也是肉挨肉亮的紧靠在一起。

下车时,她紧紧地握了我的手一下,就头也不回地走了,我的心中既甜蜜,也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失落感。

以后的两三天里,工作内容多,大家都很忙,我竟然找不到单独热和她说话的机会。而她也很沉得住气,象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和其他人有说有笑,对我只是在别人不注意的情况下,意味深长地看上一眼每当这时候,我的心都会一阵乱跳,脸上甚至会发烧。我心中嘲笑自己,怎么像个初恋的中学生?可看着丝云那丰满的胸脯,浑圆的肩头,和翘翘的、又圆又大的屁股在我面前走来走去,我的心中充满了欲望,小弟弟会突然直立,弄得我只好赶快坐下或转过身去。终于在第四天,我去上厕所在走廊里碰到了她。

我知道她每天中亮午的午休时间只能在办公室里度过,而现在是夏季作息时间,午休有挝两个小时。我迎着她,直直地看着她,心跳得厉害。她也静静地看着我,并不说话。我口干舌燥,声音都变哑了,急急地说道:“中午到我家去好吗?”她似乎有些迟疑,稍微考虑了一下,问道:“你住几号楼?”

我急忙说出了地址。这时走廊那边出现了人影,她不置可否地向办公室走去。等我回到了办公室,她却不在里面,一直到下班前也没见她的人影。

我心急如焚,什么也干不下去,还没下班,就借故溜走了。回到热家,草草吃了两口东西,开始了焦急的等待。这是个难熬的时刻,我贩全神贯注地听着楼道里的动静,一有点声音就跑到门旁边,就这样一分钟一分钟地等待着。终于,楼道里传来了脚步声,我判断是她,因为她上楼的脚步很重,为此别人还和她开过玩笑。

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有几分迟疑。我迅速地打开门,只见她脸若桃花、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前,看得出乙她有些紧张,又有些羞涩。我急忙把她请进门来,两人站在客厅里,一时都不知该怎么做。

我说:“我给你倒点水吧!”

她点点头。我把水端来的时候,她正在看橱柜上摆放的照片。我把水放下,实在抑制不住内心的激情,把手扶在了她滚圆的肩头上。她没有躲闪,也没有回身。她浑身散发出一种淡淡的香气,头发还有些湿,我的心跳得厉害,把头俯下去,轻轻地吻着她的脖颈,当我的唇触到她滑润的肌肤时,我的心完全醉了。她的呼吸急促起来, 靠在了我的身上我把她扳过来,两人略一对视,就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我们怎么吻到一块儿的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当时头脑中一片混乱,感觉到她的唇很湿润,很软,舌头在我口中热切地探寻着,她的腰背很丰腴,手感极为舒服。我从没被一个女人这样吻过,抱着她温软的身躯,我的下面硬得把持不住,狠狠地顶在她的小腹部,牵得舷我小腹隐隐作痛。她也很激动,气喘吁吁地在我耳边说道:“我们坐下吧,我站不住了。”

我们一边吻着一边坐在沙发上,我的手从她的衣服下边伸想摸摸那梦寐已久的乳房,她戴了个薄薄的乳罩,我隔着那层薄布摸到了那团软软的肉。

她亲了我一口,说:“来,让我把它解开。”说着很利索的解开怂了衣扣和乳罩,并褪了下来。她那一对雪白的乳房呈现在我的眼前,她把乳房朝我面前挺了挺,说道:“给你,摸吧!”

她的乳房不属于很肥大的那种,但由于人长得丰满,乳基很大,贩圆圆的,很好看。乳头很小,象一颗樱桃,奇怪的是一点不黑,呈现粉红色,乳晕也不大,十分美妙。我贪婪地摸着、吻着,不停地吸吮、裹舔着乳头,一只手则猛烈照地抓捏、摩挲着另一只乳房。丝云也十分的兴奋,她脸色潮红,发出阵阵呻吟,一只手隔着裤子抓住了我直挺挺的JJ,并不停地捏着。我的浑身像火烧,只想拼命地亲她、吻她、挤压她、揉搓她,而屯她浑身软得像没骨头,我明白了什么叫柔若无骨,她除了呻吟也在不停地回吻我,并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我想躺下。”

我们俩相拥着走向卧室,我拉上窗帘后,三把两把就脱掉了衣裤热,然后挺着JJ站在那看着丝云脱衣服。她把衣服仔细地搭在椅子上,然后毫无羞色地解开裤子,脱下也搭好。她的两条腿很白、很丰满,穿着一条小小的粉红三角裤,当她脱下小裤衩之后,整个玉体就呈现在我的眼前。丝云的皮肤很白、很光滑,肥肥的屁股,腰腹十分丰腴,每个部分烫都是圆润的曲线,阴阜十分饱满,稀疏的阴毛遮不住鼓鼓的阴庭,两栽条大腿较粗,站在那里两腿之间没有一点缝隙,膝头圆圆的,小腿很匀称,脚也很气,总之,她的身体很像欧洲古典绘画中的贵妇人。我站在那里欣赏着,眼中流露的神色肯定是想把她一口吞下去。这时她才略带羞涩地对我说:“生过小孩后,肚皮有些松了。

”说完,她躺在床上,叉开双腿,看着我:“来,趴上来吧。”

我当时两眼冒火,激动之下身体竟有些颤抖,急忙爬了上去,压换在她那雪白丰满的肉体上。哦,真软哪,我的肢体触摸的都是温软柔滑的肉肉,那种滋味有点像腾云驾雾。我吻着她的乳头、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