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婚男玩“姐弟恋”遭逼婚

  

  楚天金报讯 山东菏泽男子马枫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庭。或许是生活太安逸惹的祸,一次偶然机会,他在网上认识了万霞,双方滋生出一段婚外情。而令马枫意料不到的是,最开始他只是想玩玩,可事情到最后,他却付出了妻离子散的代价。此时,如梦初醒的他突然意识到:情人并不是自己的感情归宿……

  网恋 找到红颜知己

  马枫是菏泽市人,长得一表人才,又是名校本科毕业生。大学毕业后,他回到老家菏泽,在一家大公司谋得一个体面的职位。马枫的家境也不错,恋爱、结婚、生子都很顺利。妻子在工厂干技术员,3岁的儿子聪明漂亮。一家人原本非常幸福。

  然而,太安逸的生活,往往让人生出不安分的想法。闲暇时间,马枫就泡在网上聊QQ。去年冬天,马枫和同城女网友万霞聊得很投机。万霞比马枫大4岁,开了一个网店,她丈夫在外国打工,女儿跟乡下的公婆生活。视频时,马枫发现万霞要比实际年龄年轻一些。

  不知道是谁诱惑了谁,时间一长,两人互生好感,约会、吃饭、开房,然后,开始了地下情。

  回想那段经历,马枫说,开始只想玩玩,后来感觉万霞还不错,就想有个红颜知己也挺好,于是就保持了这种不正常的关系。

(图文无关)

  享受 家外有家的感觉

  随着时间的推移,马枫对万霞的感情越来越深,除了甜言蜜语哄着她,心中也不由自主地开始心疼这个婚外的女人;而万霞因为丈夫远离,身边也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知心人,更是深深爱上了这个充满活力的“弟弟”。

  面对万霞炽热的真情,马枫心中隐隐有一点恐慌,但并未多想,只是尽情享受着婚外又一个女人的真爱。

  在自己家里,马枫是顶梁柱,照顾着妻子和儿子;但在万霞家里,马枫又成了需要万霞来照顾的一个小男人。万霞会做可口的饭菜,会经常给马枫买衣服,马枫深深陶醉在万霞的无限温柔里。

  今年春天,万霞听一个回国的朋友说,丈夫在外面和一个打工妹同居了。尽管自己也背叛了丈夫,心中有内疚感,但万霞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感到委屈和失落。

  当天,万霞约马枫到自家喝酒,醉意朦胧时,万霞扑在马枫的怀里,诉说了这一切。马枫随口说:“姐,别伤心了。你还有我呢,他不要你了,你就跟我。”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万霞非常感动:“你说的是真的?我离了婚,你也离婚,娶我?”“现在,你就是我的女人。你离的话,我娶你。”

  万霞流下了眼泪……

(图文无关)

  变故 畸恋浮出水面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今年6月的一天晚上,马枫和万霞正在万霞的家里热吻,防盗门突然被打开,万霞的丈夫闯进来,拿起照相机就是一阵狂拍。“老子出国挣钱,你倒用老子的钱养汉子,真他妈的够意思!”男人大吼大叫。马枫哪见过这阵势,一步抢出门外,拼命狂奔,之后三天都没敢开机。

  面对盛怒的丈夫,万霞说自己太寂寞,刚认识了一个网友,并未发生什么,请丈夫谅解。

  丈夫息怒后,说有人把万霞和马枫经常在一起的消息告诉了他,他才悄悄回家捉奸的。丈夫非常矛盾,最终决定看在女儿的面子上,继续和万霞过日子。

  然而,丈夫很快找到了一本万霞怀孕的病历,再也找不到原谅万霞的借口,果断提出离婚。

  万霞知道,再说什么都没用了,心想离就离吧,自己还有马枫陪伴。因为是过错方,万霞带着一些存款离开了家,租房居住。

(图文无关)

  逼婚 闹到满城风雨

  离婚后,万霞更离不开马枫,把马枫当作自己的唯一。同时,万霞的心理渐渐失衡,她希望马枫能有更多的时间和自己呆在一起。

  但马枫是有家庭的,万霞在他心里的地位,远远不能和妻儿相提并论。万霞的离婚,本身就令马枫心中害怕,万霞的依恋,给他的感觉逐渐成了纠缠。他开始疏远万霞。

  马枫的躲避和冷淡,让万霞心寒、愤怒甚至疯狂。9月初,马枫无奈如实解释:自己有老婆孩子,不可能和万霞有结果,希望两人能理智,别影响到自己的家庭。

  万霞当时就翻了脸,认为马枫应该兑现承诺,离婚娶自己。但马枫却反复说,压根都没想过。

  受了刺激的万霞,就像换了一个人。之后她多次扬言,马枫不娶她,她就跳楼自杀。后来,她无数次拨打马枫的手机,闹到马枫的单位和家里,让马枫出尽了丑。

(图文无关)

  痛悔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你是缺少母爱吗?”最好的哥们对马枫恨铁不成钢。妻子知道以后,大闹一场,提出离婚。马枫下跪说,自己只是玩玩,没想会这样,就是死都不和妻子离婚。

  面对万霞的疯狂,马枫已无法正常工作生活了。善良的妻子对马枫说:“实在不行,我们就办个假离婚,离婚不离心。你先稳住万霞,等她恢复正常,再慢慢解决问题。”

  小夫妻瞒着家人,流着泪办理了离婚手续。之后,马枫拿着离婚证给万霞看,并搬到万霞的出租房暂住。万霞以为夺回了真爱,又坠入了甜蜜爱河。

  马枫以需要时间治疗心灵创伤为由,提出暂不和万霞结婚。万霞同意了。马枫又找到领导,于11月初调到烟台分公司工作。

  在烟台,马枫每天都要接听妻和万霞打来的电话,分别说着不同的话,心中的苦涩只有他自己明白。

  采访结束时,马枫流泪了:“我实在太后悔了,肠子都悔青了,悔不该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当初只是想玩玩,没想到,玩的后果却是我无力承担的。我不知道最终能不能如愿翻过这一页,重新回到那个有妻有儿的家。”(文中人物均为化名)(据《烟台晚报》报道)

编辑推荐:这一辈子要跟前妻不离不弃 私密日记:姐弟恋才最靠谱 的哥薄情 坐台女却痴情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