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敌不过柴米油盐

  倾诉人 彤彤 年龄 26岁 职业 行政管理

  曾有人说喜欢蓝色的人都爱做梦,略带忧郁,彤彤就是如此。她着一条淡蓝色的长裙,长发上别着一枚淡蓝色的水晶发夹,清新淡雅如不识人间烟火的女孩。

  关键句1

  我们牵着手吃着红薯闹着笑着度过了最美的圣诞夜,那时我以为爱就是这样风花雪月的事情。

  关键句2

  我开始渐渐明白当生活具体到一块肥皂一元八毛,一顿麦当劳要花费一天的工资时,爱情已没有任何浪漫可言,不再是一首歌,一束花。

  关键句3

  我已经分不清自己还停留在原地,是因为不舍得那么多年的感情,还是真的太爱杨泓了。在爱情和现实间我摇摆不定,不知如何抉择。

  爱得风花雪月

  我是湖北人,我喜欢“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堂”的意境。我觉得每一朵花、每一粒沙都有自己的语言,都在尽情地绽放着独有的美丽。我向往完美的爱情,相信世 上有种至真至诚的爱情能够战胜一切,更相信我一定不会在乎除爱之外的任何东西。

  认识杨泓的时候,我十八岁。他是个粗线条的男孩,黑黑的脸,黑黑的络腮胡,长得貌不惊人。初次见到他时,我并没有什么特别感觉。但是此后,我们接触的越来越多,每次他总是默默地注视着我,却并不说什么。渐渐地,我开始有种莫名的感觉,仿佛他的眼是一口深潭,让我有一种溺水的无助,一直往下掉,却不想挣扎。

  后来,我考上了外地的一所学校,杨泓则去了上海,经常给我写信,除了关心什么也不说。那年的圣诞一大早就开始飘雪,纷纷扬扬的,一直落在我的心里。我心神不宁,总觉得冥冥中有什么要来临。

  大约晚上七八点钟左右,同学们都去参加圣诞派对,我慢慢走出寝室。突然听到身后有阵口哨声,回头一看,居然是杨泓。他站在雪地里,白白的头发,白白的眉毛,几乎变成雪人了。唯有那双眼睛仍然黑黑地,在雪地里散发着一种异样的、迷人的光彩。

  从上海到这里,坐火车差不多要一天,杨泓居然就这样出现在我面前,我的心里涌起阵阵暖意。绚丽的烟花在天空恣意地绽放,到处都是圣诞的气息。外面很冷,杨泓牵着我的手,暖暖的,很舒服很安全。我们牵着手吃着红薯度过了最美的圣诞夜,那时我以为爱就是这样风花雪月的事情。

  拮据温馨的生活

  毕业时,我二十二岁,放弃了学校分配的工作,提着两个大箱子跟着杨泓来到了上海。我要跟杨泓用自己的手一起去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为了节约房租,我借了一间上海的老式公房,窄窄的弄堂里,密密麻麻地住着几十户人家。小阁楼的地板早已老化,我蹑手蹑脚地走上去,仍然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到上海的第二天,我去了人才市场,到了那里,我才知道什么叫做竞争。上海的工作要求太高,招聘广告上清一色要求:上海户口,本科以上学历,二年以上工作经历,英文六级,电脑操作熟练等等。偶尔有几家小公司要求不是很高,上去问了问,对方一听我刚来上海,连上海话也听不懂,都一口回绝了。

  这样找工作找了十天左右,我对自己失去了所有的信心。但我仍然不停地写求职信。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有家公司录用了我,让我做办公室文秘。我很珍惜来之不易的工作,认真地工作着。杨泓仍然在原来的公司跑着业务,风里来雨里去,一个月领着几百元钱,偶尔我们去外面吃吃麻辣烫,觉得生活很拮据但是很温馨。

  我把小木屋装饰得很有种古典美,折了很多色彩斑斓的纸鹤,用彩线一只一只串起来,下面挂上古铜色的铃铛,做成纸鹤风铃。微风吹过,在悠闲的铃声中,纸鹤翩翩飞舞,有一种说不出的美丽。

  每个星期天的晚上,我们都会去黄浦江边吹吹风,每个从外地到上海的人都会喜欢外滩的风景,为它的光彩折服。各种颜色的灯光深深浅浅、恰到好处地洒落在宁静的黄浦江上,仿佛天上的星星全掉入江内,闪闪烁烁,与周围的古典建筑相映,形成柔和诱人的光芒。我喜欢上海,这里有美丽的外滩,有我爱的人,我决定留在这个城市。

  第一次面对金钱

  这样生活了两年,我的工作换了两次,薪水也一次比一次高。杨泓由于学历不高,依旧留在原来的公司做着没有前途的业务。我已经厌倦住在老式公房,过着嘈杂的生活。我和杨泓提议在上海买个二手房,这时,我才发现,我们一个月的薪水加起来连半平方米也买不到。我们仔细地算了一下,像现在这样即使不吃不喝,再存上三十年也买不起房子。

  生活一下变得严竣起来,杨泓也沉默了好几天。后来他说,如果不想再波澜不惊地过日子,只有自己出来做生意。他决定自己开家小超市。我想了想这样也不错,于是,我们到处找店面,联系货源。我们拿出了所有的积蓄,还到处向朋友借钱,好不容易凑了几万元钱,超市艰难地开张了。

  杨泓努力地做着,起早贪黑。我每天下班后就去店里帮忙,我们经常忙得忘了吃饭,我们也没有时间去逛外滩、去兜太平洋百货,甚至去吃一顿麦当劳也变得极其奢侈。纵然如此,第一个月下来,除去一切开销,剩下的钱连付房租都不够。

  突然间要面对金钱、面对洗衣做饭、面对一切我以前认为很俗气的事。生活再也不是风花雪月,它那样具体、那样残酷地展现在我面前。我开始怀疑这是我一直向往的爱吗?但是,我仍然安慰杨泓:别急,总会有办法的。我将发下来的工资全给了杨泓,连续半年,杨泓的生意没有一点起色。每个月没有收入,还要倒贴钱在店里,我突然间觉得生活的压力好大。杨泓更加沉默,我也束手无策。

  他第一次对我发脾气

  半年里,我和杨泓的交流越来越少,除了店里的生意,我们很少再谈其它。生活一下子变得现实残酷,我们的心情都很差。有一天天气比较冷,我下班回来看到杨泓的脸色很差,知道一定又是生意不好。我故意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欢快地叫他来吃蛋饼,他突然大声地说了声:“整天就知道吃,除了吃你还知道什么?”我一下愣住了,相识这么久,杨泓从来没有大声对我说过一句话,而现在他居然说这种话!我一下冲出门去,泪水如泉涌般不停地流,打湿了我年轻的心。

  我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华灯初上,透着一种莫名的冷。我这样不知走了多久,突然,我的胃绞痛起来,痛得我直不起腰。我不知道何去何从,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无助。杨泓发疯似地开始找我,后来他承诺再也不会这样了。我知道他的难处,此后两人都小心翼翼,但争吵却经常莫名其妙地光顾,常常争得筋疲力尽,各自离去。每每争吵,我都会伤心流泪,而每次流泪,我的胃就会绞痛,一直痛到心里。

  我开始渐渐明白当生活具体到一块肥皂一元八毛,一顿麦当劳要花费一天的工资时,爱情已没有任何浪漫可言,不再是一首歌,一束花。

  在爱情和现实间抉择

  圣诞节那天,一大早我就把自己打扮得很漂亮,等待和杨泓一起过一个浪漫的节日。可是下班时,杨泓却说约了客户吃饭不能回来。我很失望,突然发现爱情在生活中显得那样得苍白无力。我一个人走在外滩,美丽的夜空火树银花,不知愁滋味的少男少女在尽情的嬉戏。这时,我竟然遇到了志强。志强和我同在一个写字楼,经常会在电梯里相遇。那天晚上我们聊得很多,我感到志强的眼里有种特别的情感。此后,他经常打电话约我出去玩,我都以各种理由拒绝了。

  一次,我的胃痛得特别厉害,去医院检查后,医生说是胃溃疡需要尽早动手术。可是我手上连几千元也拿不出,杨泓也没有。最后我只好借了志强的钱去做手术。

手术前的那天晚上,电视里正在播放《妙手仁心》,里面有个女人得了癌症,却不肯去治疗。当医生问她为什么时,她流着泪说,有一种人是可以死,不可以病的。我老公做生意亏本,欠了很多钱。我一星期要工作七天,一天工作十八个小时,剩下的六小时要煮饭、带孩子、睡觉。我怎么有时间去看病,我也没有钱去看病……我还未看完,早已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