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以~~喔喔~啊啊~~快停下来,硬梆梆的阳物深深捅在我的小

  第三部

  一觉醒来,脑袋昏胀得紧,望了一下桌上的腕表,竟已十点多了。还好下午才要到学校上课,倒不用急着起床。看来昨天真的玩太疯了,身体酸疼得紧,小腹有点轻微的绞疼,胸部也鼓胀胀地,有种肿痛的感觉。奇怪的是,不晓得是不是我的错觉?当我用手掌抚揉胸口与小腹,试图舒缓令人不舒服的疼痛时,突然觉得原本平坦的胸部,好像触感变得不同了?

  我以手抵着床撑起了身子,拉开衬衫式的睡衣领口瞧了瞧痛处,果然发现了些异状,两对乳头的周围,好像被什么调皮的虫儿公平地各叮了一口似的,隆起了小幅度的弧形突隆肌肉,更怪的是,原本干扁黑豆般的乳头,竟变得饱圆了些,色泽也变得粉嫩了些。我拉着领口呆愣了片刻,忽然想起小学时,曾被身材刚要发育的姊姊拉去一起洗澡,我记得那时候姊姊的胸部,好像就是这付模样?当时我还好奇地伸手碰了碰她的乳头,还被姊姊在头上铿了一记爆栗,红着脸用手捂住胸部直骂我小色胚……难不成我的胸部也跟那时候的姊姊一样,准备要萌芽发育了吗?想到这里,我不禁伸了伸舌头,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暗骂自己睡糊涂了啊!都几岁了还发育?更何况我又不是女生……一想到「不是女生」这个字眼,我忽地想起了昨天早上到今天淩晨的那些特殊经历,被男客户狂风肆虐般地侵犯;被超哥录到我发骚的神情;买下生平第一套属于自己的女装;以及……跟喝醉的学长紧抱在一起,还被他……在股间射了满满的茎液……想到最后这一幕,我的双颊又不自觉地羞红了起来……我叹了口气,解开了睡衣的整排钮扣,用手指按了按两胸隆起的区域,虽然有点酸痛感,但似乎并不是硬块,应该可以排除肿瘤的可能找乐网?我顺势也往左边乳头上按了一下,突然间,从乳头顶端传来一股电殛般的颤栗感,刺麻麻地让我瞬即起了一阵强烈的尿意,害我从床上跳了起来,双手捂着膀胱满胀的下体,直往浴室的方向冲了过去……进了浴室后,我想也没想,便转身脱下裤子往马桶上坐了下去,膀胱一松,充沛的尿水便争先恐后地喷泄而出,让我打了个冷抖嗦,大大吁了一口长气,等到残余的尿液,沿着下体的弧度滴答而下时,才惊觉到我怎么采用了女性如厕的方式,不过还来不及不好意思,我便突然发现下体好像有点不对劲,往下一打量,看到的是自己的小弟弟瘫软地垂挂在子孙袋上,一点活力都没有,难怪残尿会这样沿流,看来昨天小弟弟真被那台机器整惨了,也不晓得要多久才能恢复过来?

  而更怪异的是,在子孙袋与肛门之间的区域上,怎么好像多了一小段伤口般的缝隙?该不会是因爲昨天的疯狂举动,把自己给弄伤了吧?伤势不晓得严不严重?

  我忧心忡忡地将双腿外八撑开,探出一根手指轻轻触碰着下体那道缝隙,只觉得有点隐痒,指感上还带了点黏腻,我将手指伸起放到眼前端详,却没见到血液。

  还好看来这道伤口没流血,也并不觉得疼痛,只是这种隐痒黏腻感;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呢?我是不是得去找医生检查一下胸部跟下体比较保险啊?可是万一医生问我做了什么事才搞成这样,我又该怎么回答呢?

  胡乱思忖了一会儿,也想不出什么主意来,我只好先站了起来,转身从水箱上抽了一张卫生纸擦了擦胯间,再扔到马桶里冲掉。穿好裤子后,盥洗刷牙妥当后,便走出了浴室。

  站在浴室的门口,我偷偷往客厅那头张望了一下,虽然被墙角挡住了视线,看不到学长是否还躺在沙发上,不过感觉好像客厅没有什么动静?我抚着胸口,悄声沿着墙壁移了几步,躲在墙角后窥视,果然沙发上空荡荡的,原本靠着沙发的方桌也归定位了,虽然客厅还是有点淩乱,不过看来学长应该是已经上班去了。

  正暗想学长的醒酒功力好像还挺不赖的,突然间,身后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

  「你偷偷摸摸的在看什么啊?」

  我吓得差点往前扑跌到地上,还好左臂被人拉了一把,这才稳住身子没摔了个狗吃屎。回头一望,脸颊顿时烘红了起来,原来抓着我手臂的;正是穿着整齐上班服装的学长。只见他笑容满溢地看着我,说道:

  「你也太夸张了吧?吓成这样!胆子也太小了吧?」「学、学长……你、你怎么……还、还没去上班啊!」我嗫嚅地勉强挤出几句话来。

  「昨晚喝多了啊!睡过头了,正准备要出门了!」他松开了我的手臂,拍了拍西装上襟,一副神采飞扬的样子,与昨晚那靡烂颓唐的学长简直判若两人。学长见我呆望着他,竟俊笑着伸手拍了拍我的脸颊,问道:

  「怎么?没见过这么俊的帅哥啊?如何,我今天帅不帅啊?」「帅!只是学长~~」被他这么一拍,羞得我脸红热到快烫伤了,我用手背抚了抚脸颊,嚅嚅地说:

  「你昨晚怎么喝那么多啊!看你醉成那样,真是吓死人了!」「以后不会喝了!从今天起我重生了!我要开始过不一样的生活了!」学长挺了挺胸膛,露出茎神焕发的神情,对我说:

  「好了,我要赶去公司了,有空再聊吧!对了,谢谢你昨晚帮我盖被子,连同之前的那几件,我找时间再一起还你吧!先走啦,bye!」学长边说边往大门走去,当他站在玄关穿鞋时,忽然转头朝仍怔愣原地的我说了一句:
欢迎访问027情感网,更多,精彩口述实录文章,尽在www.027xo.com!!

  「对了,怎么感觉你今天身上有股~~味道啊?」又是味道?我心想该不会学长要报名当第三个闻到我身上味道的人吧?果不其然,学长又接着说:

  「不晓得怎么形容比较好?嗯~~有点像~~女人天然的体香吧!哈哈!别介意啊!那么我走啰!byebye!」形容完我身上味道的学长,又对我笑了笑,便扭开大门迈步走了出去。眼见学长出了门,我连忙扶着墙壁,蹲在地上呼了一口长气。虽然看到学长恢复了元气,自信满满的模样,我也蛮替他高兴的。只是不晓得学长到底记不记得昨晚发生的事呢?不过看他刚刚神色自若地与我交谈,一点也不尴尬的样子,我猜他醒酒后大概什么都不记得了吧?

  缓过神后,我站起身来准备要回房,忽然瞥见那张沙发,想起昨晚学长流在上面的茎液,连忙走过去仔细瞧了瞧,却发现那团脏污处已被人处理过了,只剩下一点淡淡的痕迹。这下子我就犯迷糊了。这、这是……醒来后的学长擦掉的吗?

  可是痕迹看起来早已干了很久,不像是刚刚才处理的啊?难道,是我昨晚太累了,所以忘了自己已把沙发擦干净了吗?我伸指敲了敲脑袋,暗骂自己几时记性变得这么差了啊?

  回到房里后,我先将床底下那浸着丝袜与内裤的脸盆拉了出来,捧到浴室去把丝袜跟内裤重新搓洗了一番,再拎着扭干的丝袜与内裤回房,从衣橱里取出两个衣架挂上,顺便也把吊在衣橱里的睡裙拿了出来,本想拿到小厨房后头的晒衣竿上晾干,又担心被学长或书獃张瞧见,只得到客厅的收纳架上找了一捆先前学长放在那儿的红色塑胶绳,拿剪刀剪了一段,再到房里将其绑在书桌旁的窗户两边窗帘上,把洗好的三件衣物挂了上去,就成了个临时的晒衣绳,心想下午上完课后,再去买个折叠式晾衣架回来房里放好了。  暂时解决了晾衣问题后,看时间也近午了,虽然从昨天中午到现在都还没进食,可却觉得并不怎么饿,摸了摸肚子,感觉好像腰围变小了些,不知道是不是饿瘦了?想了想就算不饿也得吃点东西才行,便赶紧换了条蓝色牛仔裤配圆领横条红白休闲衫,以及一件白色薄外套,背起装课本的侧背式书包,出门觅食兼上课去了……虽说没啥食欲,但当我走到学校附近的小吃街时,突然有种很想吃热呼呼甜食的冲动。于是我便走进一间汤圆饮品专卖店,点了份温热的紫米糯圆红豆汤,店里有两个店员,其中一个是妈妈级的大婶,见我在这种伏暑天还点热甜汤,便趁我找位置坐下时,悄声跟旁边那位较年轻的女店员说:

  「大概好朋友来了吧?」

  虽然音量很小,却还是让我听到了。我心想今天穿得还挺中性的,该不会她们又把我误认成女生了吧?只是所谓的「好朋友」;不就是女生的「生理期」吗?

  这下子可真是冤大了!不过我也不太在意,反正也习惯被当成女孩了。热甜汤送上来后,我就坐在店里慢慢啜饮这份甜腻到让我萌生幸福感的热汤,吃完后还真的觉得小腹与胸部的不适感减轻了不少,看来热甜汤对舒缓疼痛果然还颇有效的。

  付完帐后我走出店门口时,还隐约听到年轻女店员悄声跟大婶说了一句:

  「她看起来还挺像个小帅哥耶!」

  无言~~

  提早进了空荡荡的教室,我便拣了个后排位置坐,过没多久,学生们也陆续进来了。这时一个女孩走到我旁边,问我可以坐旁边吗?我擡眼一瞧,原来是同班的女同学娟娟,连忙说当然可以,等她坐定后,我偷偷打量了她一下,只见留着及肩黑色直发的她,戴着一副细框眼镜,穿了件粉红色的背心与白色薄外套,以及一条牛仔短裙,身上还传来淡淡的馨香味。她似乎察觉到了我在看她,竟转过头来对我露出甜甜的微笑,害我羞窘得赶紧把视线收了回来,盯着黑板连头都不敢转了……周三下午的两堂必修课,还是一贯的乏味加无聊,还好教授也挺识趣的,也不管底下同学睡成一片的惨烈景象,自顾自地关掉教室前两排的灯,用投影机放ppt讲着课。原本我还想装认真好好听一下课,可昨夜实在太晚睡了,撑到第二节上课后没多久,我的眼皮便背叛了我的决心,硬是耍性子叫我闭眼,我也只好顺应闹罢工的眼皮,先以手支颐假寐一番,之后瞌睡虫大举来袭,招架不住的我,便索性趴在桌上,晕晕然地睡了个痛快……头香yepo发消息只看他2011- 2- 1103:00AM四周渲染着一片粉晕状的色调,我穿着一身OL制服,躺在一张粉色沙发上,用双手捂着嘴,努力地不让自己喊出声来。

  被大大地屈张成M字型的双腿上还穿着高跟鞋,分别撑在沙发与地板上,左小腿上还挂着褪至脚踝的蓝色丁字裤,窄裙被拉到腰际,失了遮掩的下体,此刻正被一个看不见脸孔的赤裸男子舔舐着,奇怪的是,我感觉我的小弟弟跟子孙袋好像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微微张阖的湿润肉缝,每当那男子的舌尖沿着肉缝下上舔吮时,我的身体就发出一阵快意的颤抖,而他的双掌则探入了我的西装外套,隔着衬衫落在我胸部的一对椒乳上,他巧妙地用双指挟捏着我的奶头,并不停地娑揉着鼓胀的乳房,像个面包师傅般,把我刚发育成熟的双峰当作面团推揉了起来……沙发前的电视萤幕里,正播放着一对男女躺在按摩椅上紧拥热吻的画面。我微眯着意乱情迷的双眼往萤幕瞄了瞄,竟觉得影片里纠缠的两个人影有点眼熟,定睛打量后才认清楚,那不正是我和学长吗!只见学长边与我舌吻;边将手探入了我的睡衣里,肆意搓揉着我的躯体,动作越来越粗鲁,最后终于忍不住将他壮硕的身体整个压制到我身上,扯开我的双腿,抓着他的阳具便朝我的私处插了进去,下半身猛烈地上下起伏着,痛快地狠肏着毫无招架之力的我,而我却发出了女人亢奋的浪叫声响,狂荡地呐喊出牝户被男根征服的极度快活。这真的是我吗?
欢迎访问攻略博士,更多,精彩口述实录文章,尽在www.027xo.com!!

  我看傻了眼,目瞪口呆地盯着萤幕上那名被干出了淫浪本性的女子。这时,下体冷不防地传来了一阵巨物侵入的满胀撕裂感,疼得我眼泪直流,转过头来却只见方才舔舐我肉缝的男子,已把我的双腿擡放到他肩膀上,开始插起我那条刚成形的肉缝来了。剧烈的疼痛让我想撑起身来阻止他的淫行,可又被他重重的一挺,给挺倒到沙发上,我边感受着夹杂破身裂痛与丝丝舒爽的体验;边吃力地喊着:

  「不可以~~喔喔~~不可以啊啊~~快停下来~~停下来啊~~啊啊~~」那名原本看不清脸孔的男子,突然从我的双腿间探身过来,贼笑眯眯地对我说:

  「都插进去了,还喊什么不可以停下来啊!连假屄都能湿成这样,你真是个超淫荡的女装娘啊……」我努力压抑着在下体深处鼓荡的强烈性欲,瞪大了眼睛仔细一瞧,天啊!这、这不是超哥吗!我惊讶到张大了嘴;却说不出半句话来。突然间,我发现沙发旁又出现了另一名穿着整齐的男子,正背对着我盘坐在地板上,专注地看着传出阵阵淫浪叫声的电视萤幕。看那熟悉的背影,分明就是书獃张啊!我像找到救星般地将手伸得老长,却碰不到他的身体,只得呼喊着:

  「快救我!救我啊~~啊~~书獃张!快救我啊~~」书獃张却无动于衷地看着电视,好像他压根不在场似地。我既羞恼又有点难过地哭出声来,心里只想着爲什么你不救我呢?我不是你的老婆吗?就在这伤心无助之时,却听到蹂躏着我身子的超哥发出了低吼声,硬梆梆的阳物深深捅在我的小缝中,正勃跳跳地朝我体内喷射着热腾腾的牛奶,我心中顿萌一股强烈的被男人肏干后还被内射了的耻辱感,惹得我终于承受不住地大喊了一声:

  「不要啊~~」

  在泪眼蒙眬的视线中,我依稀瞧见了书獃张缓缓转过头来,对我露出鄙夷的神情,让刚被超哥奸淫了的我,只觉得真的好难过、好委屈……「快醒醒,你怎么了啊……」我迷迷糊糊地睁开了泪蒙蒙的眼睛,却看到娟娟正轻轻地摇晃着我的肩膀,她见我苏醒过来了,又侧着身子附在我耳畔细声问道:

  「你还好吧?怎么睡到讲梦话还哭了起来呢?你身体不舒服吗?」我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朝她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心里却有点担心,不晓得刚刚说了些什么梦话?万一是梦里的淫叫声,那可就尴尬了!还好我位置附近的同学们不是睡着;便是偷偷从后门溜了,大概也只有娟娟听到我的梦话吧?

  就在此时,薄外套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连忙掏出来用手捂住接听,却听到手机里冒出书獃张没头没脑的话语:  第三部

  一觉醒来,脑袋昏胀得紧,望了一下桌上的腕表,竟已十点多了。还好下午才要到学校上课,倒不用急着起床。看来昨天真的玩太疯了,身体酸疼得紧,小腹有点轻微的绞疼,胸部也鼓胀胀地,有种肿痛的感觉。奇怪的是,不晓得是不是我的错觉?当我用手掌抚揉胸口与小腹,试图舒缓令人不舒服的疼痛时,突然觉得原本平坦的胸部,好像触感变得不同了?

  我以手抵着床撑起了身子,拉开衬衫式的睡衣领口瞧了瞧痛处,果然发现了些异状,两对乳头的周围,好像被什么调皮的虫儿公平地各叮了一口似的,隆起了小幅度的弧形突隆肌肉,更怪的是,原本干扁黑豆般的乳头,竟变得饱圆了些,色泽也变得粉嫩了些。我拉着领口呆愣了片刻,忽然想起小学时,曾被身材刚要发育的姊姊拉去一起洗澡,我记得那时候姊姊的胸部,好像就是这付模样?当时我还好奇地伸手碰了碰她的乳头,还被姊姊在头上铿了一记爆栗,红着脸用手捂住胸部直骂我小色胚……难不成我的胸部也跟那时候的姊姊一样,准备要萌芽发育了吗?想到这里,我不禁伸了伸舌头,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暗骂自己睡糊涂了啊!都几岁了还发育?更何况我又不是女生……一想到「不是女生」这个字眼,我忽地想起了昨天早上到今天淩晨的那些特殊经历,被男客户狂风肆虐般地侵犯;被超哥录到我发骚的神情;买下生平第一套属于自己的女装;以及……跟喝醉的学长紧抱在一起,还被他……在股间射了满满的茎液……想到最后这一幕,我的双颊又不自觉地羞红了起来……我叹了口气,解开了睡衣的整排钮扣,用手指按了按两胸隆起的区域,虽然有点酸痛感,但似乎并不是硬块,应该可以排除肿瘤的可能找乐网?我顺势也往左边乳头上按了一下,突然间,从乳头顶端传来一股电殛般的颤栗感,刺麻麻地让我瞬即起了一阵强烈的尿意,害我从床上跳了起来,双手捂着膀胱满胀的下体,直往浴室的方向冲了过去……进了浴室后,我想也没想,便转身脱下裤子往马桶上坐了下去,膀胱一松,充沛的尿水便争先恐后地喷泄而出,让我打了个冷抖嗦,大大吁了一口长气,等到残余的尿液,沿着下体的弧度滴答而下时,才惊觉到我怎么采用了女性如厕的方式,不过还来不及不好意思,我便突然发现下体好像有点不对劲,往下一打量,看到的是自己的小弟弟瘫软地垂挂在子孙袋上,一点活力都没有,难怪残尿会这样沿流,看来昨天小弟弟真被那台机器整惨了,也不晓得要多久才能恢复过来?

  而更怪异的是,在子孙袋与肛门之间的区域上,怎么好像多了一小段伤口般的缝隙?该不会是因爲昨天的疯狂举动,把自己给弄伤了吧?伤势不晓得严不严重?


  我忧心忡忡地将双腿外八撑开,探出一根手指轻轻触碰着下体那道缝隙,只觉得有点隐痒,指感上还带了点黏腻,我将手指伸起放到眼前端详,却没见到血液。

  还好看来这道伤口没流血,也并不觉得疼痛,只是这种隐痒黏腻感;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呢?我是不是得去找医生检查一下胸部跟下体比较保险啊?可是万一医生问我做了什么事才搞成这样,我又该怎么回答呢?

  胡乱思忖了一会儿,也想不出什么主意来,我只好先站了起来,转身从水箱上抽了一张卫生纸擦了擦胯间,再扔到马桶里冲掉。穿好裤子后,盥洗刷牙妥当后,便走出了浴室。

  站在浴室的门口,我偷偷往客厅那头张望了一下,虽然被墙角挡住了视线,看不到学长是否还躺在沙发上,不过感觉好像客厅没有什么动静?我抚着胸口,悄声沿着墙壁移了几步,躲在墙角后窥视,果然沙发上空荡荡的,原本靠着沙发的方桌也归定位了,虽然客厅还是有点淩乱,不过看来学长应该是已经上班去了。

  正暗想学长的醒酒功力好像还挺不赖的,突然间,身后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

  「你偷偷摸摸的在看什么啊?」

  我吓得差点往前扑跌到地上,还好左臂被人拉了一把,这才稳住身子没摔了个狗吃屎。回头一望,脸颊顿时烘红了起来,原来抓着我手臂的;正是穿着整齐上班服装的学长。只见他笑容满溢地看着我,说道:

  「你也太夸张了吧?吓成这样!胆子也太小了吧?」「学、学长……你、你怎么……还、还没去上班啊!」我嗫嚅地勉强挤出几句话来。

  「昨晚喝多了啊!睡过头了,正准备要出门了!」他松开了我的手臂,拍了拍西装上襟,一副神采飞扬的样子,与昨晚那靡烂颓唐的学长简直判若两人。学长见我呆望着他,竟俊笑着伸手拍了拍我的脸颊,问道:

  「怎么?没见过这么俊的帅哥啊?如何,我今天帅不帅啊?」「帅!只是学长~~」被他这么一拍,羞得我脸红热到快烫伤了,我用手背抚了抚脸颊,嚅嚅地说:

  「你昨晚怎么喝那么多啊!看你醉成那样,真是吓死人了!」「以后不会喝了!从今天起我重生了!我要开始过不一样的生活了!」学长挺了挺胸膛,露出茎神焕发的神情,对我说:

  「好了,我要赶去公司了,有空再聊吧!对了,谢谢你昨晚帮我盖被子,连同之前的那几件,我找时间再一起还你吧!先走啦,bye!」学长边说边往大门走去,当他站在玄关穿鞋时,忽然转头朝仍怔愣原地的我说了一句:

  「对了,怎么感觉你今天身上有股~~味道啊?」又是味道?我心想该不会学长要报名当第三个闻到我身上味道的人吧?果不其然,学长又接着说:

  「不晓得怎么形容比较好?嗯~~有点像~~女人天然的体香吧!哈哈!别介意啊!那么我走啰!byebye!」形容完我身上味道的学长,又对我笑了笑,便扭开大门迈步走了出去。眼见学长出了门,我连忙扶着墙壁,蹲在地上呼了一口长气。虽然看到学长恢复了元气,自信满满的模样,我也蛮替他高兴的。只是不晓得学长到底记不记得昨晚发生的事呢?不过看他刚刚神色自若地与我交谈,一点也不尴尬的样子,我猜他醒酒后大概什么都不记得了吧?

  缓过神后,我站起身来准备要回房,忽然瞥见那张沙发,想起昨晚学长流在上面的茎液,连忙走过去仔细瞧了瞧,却发现那团脏污处已被人处理过了,只剩下一点淡淡的痕迹。这下子我就犯迷糊了。这、这是……醒来后的学长擦掉的吗?

  可是痕迹看起来早已干了很久,不像是刚刚才处理的啊?难道,是我昨晚太累了,所以忘了自己已把沙发擦干净了吗?我伸指敲了敲脑袋,暗骂自己几时记性变得这么差了啊?

  回到房里后,我先将床底下那浸着丝袜与内裤的脸盆拉了出来,捧到浴室去把丝袜跟内裤重新搓洗了一番,再拎着扭干的丝袜与内裤回房,从衣橱里取出两个衣架挂上,顺便也把吊在衣橱里的睡裙拿了出来,本想拿到小厨房后头的晒衣竿上晾干,又担心被学长或书獃张瞧见,只得到客厅的收纳架上找了一捆先前学长放在那儿的红色塑胶绳,拿剪刀剪了一段,再到房里将其绑在书桌旁的窗户两边窗帘上,把洗好的三件衣物挂了上去,就成了个临时的晒衣绳,心想下午上完课后,再去买个折叠式晾衣架回来房里放好了。  「你在上课对吧?一定睡着了对吧?快找个能讲电话的地方,我有事要跟你讲的啦!」我擡起眼来看了娟娟一眼,只见她正专心抄写笔记,心想待会下课再找机会问她听到我说了些什么梦话吧!教授还是老神在在地盯着投影片,不疾不徐讲着他的课,浑然不管同学们在做什么 了表示尊重,我还是捂着手机,俯屈着身体悄悄起座从后门溜出教室,在走廊上站定后,才对着手机冷冷地说:

  「有什么事?快说吧!」

  手机彼端的书獃张,好像被我的冰冷话语吓了一跳,过了片刻才超瞎地开口问道:

  「你大姨妈来了啊?怎么讲话语气冷成这样的咧!」「谁叫你都不救我!还那样……」听到书獃张的声音,又让我想起梦里他那见危不救的鄙夷神情,忍不住对着手机喊了起来。


  「救你?还哪样?你到底在说什么的啦?」

  「没事啦!你不懂就算了!不是有事要跟我说吗?讲吧!」我猜书獃张现在头上肯定冒出一堆问号,想想也觉得好笑,语气也就变得稍微温和些了。

  「你是上课睡到脑袋秀逗了吗?真被你打败了咧!我要讲的事啊,就是那个实验咩,我从昨天到现在都没阖眼咧,赶到死过去又活回来,总算修改得差不多的啦,你明天应该没课吧,我早上九点去接你咩,可以吗?如果可以的话我就要补眠去了,困死你老公我了啦~~」「好啦!只是你这么拚命干嘛啊!慢慢来不就得了!小心熬出病来啊!」听到书獃张说他没睡觉还通霄达旦赶工,我反倒先关心起他的身体状况来了。

  「放心的啦!我可是钢铁人一号咧!更何况教授就快回来了,不抢时间赶工哪行啊!那就这样说定啰!明天早上去找你,可别又给我个冷屁股贴啊!怕怕ㄋㄟ~~」「知道了啦!赶快去睡觉吧!我要回去上课了,先挂了喔!掰掰!」我怕他话匣子一开又停不下来,赶紧先将通话切了。

  将手机放入外套口袋后,我发觉身体好像又开始不舒服了,除了胸部鼓胀与腹部隐痛的症状未减,现在就连下体也变得有点怪怪的,好像有什么液体从那道伤口渗漏了出来,弄得股间黏腻腻的,本想去洗手间检视一下,下课锺声却在此刻响起,想到下节课要换教室,但我的书包却还放在里头,只得先回去收拾书包了。走进教室时,同学们几乎都已哄散了,只剩娟娟还坐在位置上,好似在帮我看管着书包。见我进来了,还贴心地问我:

  「还好吧?你今天好像有点不舒服?要不要先去看个医生;还是回去休息一下?我跟你一样修下堂课,如果老师点名,我再帮你请假吧!」看着五官清丽的娟娟,因关心我的身体状况而显露出担忧的神情,我的心也跟着温暖了起来。娟娟是个功课不错的认真女孩,长相也称得上是美女级了,班上有不少男同学从大一起,就对她颇有好感,可是她却好像对那些追求者都没啥兴趣,也没看她跟哪个男生走在一块儿过。而且她还蛮像个姊姊般;照顾常被同学戏称「娘泡」的我,虽然我没有交过女友,不过对这位温柔可人的女孩,我也有种说不清楚的莫名情愫,有时候我还会暗想,如果我是女生,那么我们肯定是交情不错的姊妹淘,可惜~~我不是女生……我思绪混乱地跟娟娟点了点头,收拾好书包后,突然想到要问她,听到我说了些什么梦话?于是我便伸手摸着后脑勺,有点嗫嚅地问她:

  「对了!刚刚~~我睡迷糊时……有说什么梦话吗?」娟娟看着我不好意思的模样,脸上又恢复了笑容,并笑着对我说:

  「还好啦!你只是喊了几声『不可以!不要!』就这样而已。」我想起在那场春梦里,对超哥欲迎还拒的神态,顿时脸就红了起来,还好娟娟没问我梦到了什么?怎么会喊出这两句话来,不然我还真会窘到钻地洞去了。

  我赶紧收敛起遐思,跟她说了声:

  「那我先回去了,点名的事就麻烦你了!娟娟,你对我真好,真的很感谢你!

  谢谢!「

  正准备转身离开教室时,我却不经意地瞥见娟娟的脸庞上,似乎抹上了些许绯云……步出教室后,我先走到距离最近的男厕,进去找了座式马桶的隔间,关上门后便将牛仔裤连同内裤一并脱到脚边,半蹲在马桶上伸指轻触了下体那道伤口。

  果不其然,这道怪异小肉缝真的流出了些已呈半干涸状态的黏液,而且指头微碰便传来一种麻痒的感觉。我从书包里取出一包随身面纸,抽出一张擦了擦伤口的外部,再将面纸拿起来端详许久,却看不出这种白稠近透明色的黏液,究竟是什么体液?心想反正也没流血,不如多观察几天看看吧!如果伤口有扩大;或是恶化的现象,再去就医也不迟。做出决定后心情稍微安定了不少,不自觉地就坐在马桶上撒了泡尿,等尿完后才想到怎么又用女人的姿势解手了!虽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可是感觉却比站姿还舒服呢!我又抽了一张面纸清了清下体,站起身要穿回裤子时,却看到瘫了一天的小弟弟,竟然还是振作不起来,该不会也打算闹罢工了吧?想到明天又要去坐那张怪椅子,搞不好实验结束后,又会喷一裤子茎水,或许到那时候,小弟弟就清醒了吧?

  走出厕所后,也没有想回去上课的心情了,只想回去休息。于是我便背着书包,从学校的侧门离开后,朝住处的方向漫步踱了过去……快回到住处之前,正好途经一个小型卖场,我想起要买晾衣架的事,便顺道绕了进去。在生活区的货架上,找到一个轻巧的折叠式晾衣架,看看价格也不贵,便提着这袋晾衣架打算去结帐,要走到柜枱前,不经意绕进了女性用品区,看到货架上摆着许多样式的卫生护垫,突然想到下体那莫名的黏液,不知哪来的冲动,我找了一款较轻薄的护垫,顺手取了两包,才继续往前走,附近有个女店员好奇地看了我一眼,我也不以爲意,大方地走到柜枱结帐,付款后我便将护垫放入书包里,一手拎着晾衣架离开了卖场。

  本以爲书獃张跑回来补眠了,所以进屋后,我就先到自己的房里,将买来的东西放到衣柜旁,再走到书獃张的房间,扭开没上锁的门把后,却发现里头空无一人。看来书獃张真把实验室当成窝了,只是不晓得那边有没有地方可以盥洗?


  不然好几天没洗澡换衣,想来也挺恶腻的。

  回房后,我先换了一套较清凉的白色短衫跟黑色宽松短裤,胸部的肿痛似乎好多了,不过隆起处还是很明显,而且就连穿短衫时,衣料摩擦到乳头,身体都会有种电麻感,看来如果胸部再继续隆起的话,搞不好还真得要穿件胸罩遮挡一下才行了。想到这里,我忍不住伸了伸舌头,又敲了一下脑袋,要自己别再胡思乱想了。换好衣服后,我便把晾在窗前的内裤跟丝袜取了下来,摸起来似乎已干得差不多了,不过我还是图个新鲜,便将折叠式晾衣架拆了封后展开,摆放在衣柜旁边,再把内裤跟丝袜挂在上头,打算多晾一下,等傍晚再收起来。接着我便顺手将昨天扔在衣柜旁地板上的休闲裤与女用旅行内裤检起,看到这条内裤,竟让我想起昨天在镜前搔首弄姿的模样,害我的脸倏地臊红了起来,我连忙将其揉成一团,对着它说了声谢谢后,便扔进垃圾桶里去了。忙完杂务后,身体有些汗热,便想去冲个凉,顺便将这几天的换下来的内衣裤洗一洗。正当我准备从衣柜取出男用内裤时,忽然想起我才刚买了卫生护垫,干脆洗好澡后就试用看看吧!  于是我就将晾衣架上的内裤取下,并撕开了一包卫生护垫,抽出一小袋备用,另一包尚未开封的就藏到衣柜上层。要拿内衣时,又想到胸部隆起的事,心想反正只有我一个人在家,应该不会被其他人看到吧?便找了件较宽松的黑色T恤,并从衣柜底层拿出纸盒,取了里头的胸罩后,高高兴兴地捧着衣物与大毛巾到浴室去了……进了浴室,我先习惯性地将几件穿脏的衣裤洗净,并拿到小厨房后吊晾在晒衣竿上,然后才回到浴室里去冲凉。洗澡时我照了照洗脸枱上的镜子,忽然觉得自己的脸庞好像变得圆润了,就连头发也似乎变长了些,心想大概是自己想太多了吧?冲了一下凉后,我又执起莲蓬头从下往上朝下体喷洗,当水流溅洒在那道新伤口上时,竟起了一阵阵奇异的快感,害我脚软到蹲了下来,也不敢再继续喷那里了。我连忙关了水龙头,拿大毛巾擦干了身体,先把那袋护垫撕开,把它黏到女用内裤底部后,呼了一口气,便将内裤穿了起来,多了这层贴身护垫,下体感觉起来还颇舒适的,再穿回原先那件黑色宽松短裤,如此一来,外观上便看不出短裤里偷穿着女人的内裤了。接着又把胸罩戴了起来,当软绵绵的衬垫包覆着隆起胸部时,只觉得有种被温柔呵护的感受,而且还真想就从此刻起,便理直气壮地穿着胸罩生活,可惜我大概还不敢穿成这样去逛街或上课吧?只能躲在家里过过女人的干瘾了!调了调罩杯后,我便穿上了黑色T恤,有了胸罩的护挡,敏感的乳头也不再被衣服摩擦刺激到受不了了。

  换好衣服后,我又回到了房里,不晓得是因爲洗了个澡;还是穿上女裤、胸罩的缘故,身体的不适感竟减轻了许多。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五点了,今明两晚因爲轮休的关系,所以不用去便利商店打工,本想睡个觉,却不太有倦意,可又想不出要做什么,于是我便躺平在床上,睁大了眼睛,痴望着天花板发呆。想起这两天不平凡的经历,以及开始重拾变装乐趣的我,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不晓得会不会有更奇特事发生呢?想着想着,我便闭起了眼,双手缓缓地在自己的躯体上抚摸了起来,幻想着自己正被一个男人爱抚,轻柔地触摸着我身体的每一部位,并隔着胸罩与内裤,挑逗着隐藏在里头的性欲开关,接下来他便要剥去我的衣着,对我做出粗鲁的侵犯举动,啃啮我、抽插我、冲撞我淫浪躯壳的最深、最紧的私密处……体内的欲火不断升高,脑海里充斥着肉色的画面,让我不禁低声轻吟了起来,可是、可是……我找不到出口啊!我脱下短裤;隔着内裤不住地娑摩着自己的阳具,希望能让他高耸挺立,以满足我躯体中炽涨的情欲,但是他却还是软趴趴地不肯就范,我又将内裤褪脱到大腿上,用手掌与指头不停的挑逗他,可却还是不见起色,憋得我满腔性欲几乎快爆炸了!无计可施的我也只能沮丧地穿回内裤,从床上撑坐起来,喘着气试图缓和一下饱胀的情绪……稍歇片刻后,我想到或许看A片刺激一下搞不好会有效果?于是我连忙盘坐在床上,伸手将书桌上的小笔电拉了过来,揭开萤幕;按下开关后,再从抽屉里拿出随身硬碟接上,找出几部之前收藏的肉欲动作片观赏,边看还没忘了边搓摩龟在裤子里的小弟弟,可是用快转模式跳着看了好几部片子后,还是没等到这该死的家夥起床干活!无意间转到了一部颇具真实感的掳奸多名售车女郎之影片,之前虽曾大略看过,也只觉得虽然有点夸张,不过这么暴力的*奸法倒还挺刺激的。可是当我现在看到这部影片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觉得十分残忍与恶心!

  看着那几位穿着漂亮制服的女郎,被好几名彪形大汉又拖又打,衣服被扯烂后全身还弄得脏污不堪,然后一个接一个轮番奸淫、殴打、吐口水……原本光鲜亮丽的女子,被肏到两眼无神,眼泪都流干了认命地任由禽兽般的男人们蹂躏伤痕累累的躯体,嘴角还耷拉着好长一条混合口水与茎液的黏涎,最后还被踹倒在油污的地上,像个破烂的布偶似地,看得我眼眶都湿润了起来,边看边哭地爲那些女子们感到伤心难过,这一来淫念顿消,反倒弄得我心情更加烦躁了。我呼了一口大气,拔掉了随身硬碟放回抽屉,心想干脆上网逛逛好了,便从书包里找出3G无线网卡,连接上了网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