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儿媳陪人上床---郁璇 大腿狠狠分开,并用他粗壮的手指长驱直入

主要人物:

  王大富,60岁。

  郁璇,26岁。

  龙崎少爷,40岁。

  宽敞气派的办公室,布置得古色古香、茎致典雅,这里是中国某个小银行的总裁办公室,控制着海内外数个分行的重要决策处。

  年逾60岁的我坐在椅子上,对着偌大的办公室叹气,[ 唉!即使我们营运绩效蒸蒸日上,分行据点多又如何?这办公室还是如此冰冷、寂寞]

  [ 我多希望我三个儿子可以和乐融融,别老是为了公司的利益分配吵吵闹闹。

  ]

  我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愁容,站在我身后的女孩乖巧地接话:

  [ 爸,您放心好了,大哥、二哥只是一时的情绪失控才会大打出手,等大家火气消了一样会带着孙子来看您,届时我们一家子又可以和乐融融。]

  我听到这句话,高兴地笑了: [郁璇,这可是你说的,你和老三也要早点帮我生孙子才行。]

  郁璇闻言,小脸蛋烧得通红,她别过头去,害羞地说:[ 爸,你笑人家。]

  说话的女孩是我的三媳妇,郁璇,我的第三个儿子目前还在国外继续深造博士,而郁璇去年和他结婚后就一直住在我们家,并且在我身边当我的贴身秘书。

  [01]

  像这样的争权战火不时都会在我办公室上演几回,但二儿子这回也太大胆了,直接呛上自己大哥,人家好歹也是公司上司,教他这总经理的脸往哪儿摆啊?难怪最后两人会大打出手。

  我对郁璇说: [从你嫁进我们家以后,给你看了不少笑话,还好老三还在念书,否则不知会不会和他哥哥们一样。]

  郁璇虽知这两位丈夫的兄弟明争暗斗、互有嫌隙已久,一个是公司的总经理、另一个是公司的业务副总,权力相当,工作经验也相当,就连公司所持股份也相同,可碍於自己的身分和在公司的地位太小,所以都没做任何评论,每次就只默默地待在我身边看着她丈夫的哥哥们吵架。

  一袭纯白的套装,类似OL的打扮,脸上略施脂粉,拉着行李箱的郁璇,挺直着背,一双高跟鞋喀啦喀啦的和我走上飞机来到日本谈生意。

  对方是日本知名银行的第二代,年约40岁的龙崎少爷。

  龙崎少爷的父亲四十年前创办XX银行以后,靠着转投资、炒楼、炒地皮赚了不少钱,这次我们来到日本的目的是希望他可以将部分资金投资中国,并且入股我们银行。

  [02]

  我们抵达时,正是十月秋意阑珊的时节,随手拍下的照片,如今看起来,每一个场景似乎都有诗意,我和龙崎少爷约的时间是晚上六点,趁着下午空档我也和郁璇四处走走,四周宁静的秋景,步道两旁亭台、石灯、水池上飘落枫叶,秋天被树木的五彩缤纷,点缀得很迷人,我和郁璇散步花径间,落叶沙沙作响,脚步经过,落叶轻扬又落下,望着水池静影、池边的枫红,我语重心长地对郁璇说: [老三要毕业了]

  郁璇点点头,脸上露出丝丝喜悦,自从他们结婚后,老三都在国外念书,两人也很久没见到面了,如今老三即将毕业,这样他们小俩口终於可以团聚,而老三势必也要进入公司体系打拼发展。

  我接着说: [今天要谈的案子,或许可以募集到一些资金,而这些资金将来都是要给老三管理、规划投资的]

  郁璇露出感动的表情,对我说:[ 谢,谢谢爸,]

  见郁璇期待地模样,我实在不想泼她冷水,但丑话总该说在前头,我说:

  [ 所以今晚,不管对方有什么要求,我们都要尽可能满足人家,否则老三就必须在两位哥哥的夹缝中生存。]

  郁璇自信满满地说到: [为了我老公,我会尽力的,谢谢爸。]

  晚上我们入住龙崎少爷的招待所,并且在那和一群商人吃饭。

  一块土地只盖了一层楼的和式建筑,并请人设计庭院的园林美景,院子里有水池,池里种了莲花,我们所踩的这条石板路从大门口一直通到屋子门前,路的两旁全是青绿色的草坪和树木造景,看得出来这家主人的品味还不错。

  入席以后,在场的政商名流无不出双入对,有人带着自己的老婆,有人带着自己的情妇,而我则带着自己的媳妇郁璇,可对外我只跟人家说郁璇是我的秘书,没提她是我媳妇。

  [03]

  [ 大家一起喝一杯,敬我们中国来的客人]

  将目光转向声音的来处,一位高大健壮的男人坐在主位,我们的视线在此时交会,[ 敬龙崎少爷,] ,我带着郁璇拿起酒杯敬眼前的男人,几杯黄汤下肚以后,我见龙崎少爷一双目光将郁璇从头打量到脚,然后再从脚打量到头,那眼神好像她身上长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似的,龙崎少爷: [王老板,在场就属您的夫人最年轻、最漂亮,来,夫人,我进您一杯,]

  龙崎少爷的话令郁璇微微皱眉,似乎觉得这人真是没礼貌。

  我连忙地说: [少爷误会了,她和我没关系,单纯只是我的秘书,]

  [ 喔,是吗?] ,龙崎少爷看似相当高兴。郁璇点点头回答到:[ 龙崎少爷误会了,我敬您一杯,]

  初次见到郁璇的龙崎少爷,用着诧异的目光盯着她看,打量的目光也在郁璇身上缓缓游走。

  龙崎少爷,下巴留着胡渣,身粗体壮,手臂结实,斯文不足,粗犷有余,一百八十几公分的身高,黝黑的肌肤,穿着贴身T恤的胸膛雄浑有力,就连那又黑又浓的头发都充满了阳刚味。
欢迎访问027情感网,更多,精彩口述实录文章,尽在www.027xo.com!!

  我: [少爷,关於最近谈的案子,不知可行性如何?]

  龙崎少爷停顿了一下,他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他含糊地说: [再研究、再研究,]

  语毕,他叫了一名随从到旁边讲了悄悄话。

  大家继续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天,一会儿,突然身后有人拍了拍我的肩,是刚刚那名随从,他礼貌地请我到外头说话,我留郁璇在厅中陪着大家喝酒聊天。

  [04]

  随从向我表示: [龙崎少爷对合作方式相当满意,他只差签名就可以完成合作仪式]

  在我听见他这么说,我相当欣慰,可是为什么要那么神秘地在外头讲呢?

  老实说,我早有听说龙崎少爷是位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风流少爷,所以我才带着郁璇来到日本,并且告诉龙崎少爷她和我没关系,只是单纯我的秘书。

  为的就是接下来随从要和我说的内容:

  [ 但是,但是,但是,龙崎少爷要求您的秘书要陪他睡一晚,签约文件睡醒以后会请您秘书一并带回。]

  听见这番话,我一点儿也不吃惊,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郁璇这只小白兔和龙崎少爷这只大野狼,哪逃得出我这只老狐狸的算计之中?

  我一口答应了,我答应他让我媳妇郁璇陪龙崎少爷睡一晚,我顺便请那名随从回报给龙崎少爷知道,并且请郁璇出来。[ 爸,怎么了吗?] ,郁璇跟在我身后回到了房间,我拍了拍沙发,示意她坐到我旁边。

  我脸色沉重地询问她: [老三刚要出社会,你可明白他另外两个哥哥已经起跑很久了?]

  郁璇轻轻点点头表示认同,我再说:[ 做为老三的妻子,你愿意为了他的未来牺牲一切吗?]

  此刻郁璇有些犹豫,她反问我: [牺牲?怎么说呢?]

  我:[ 就是眼前有个机会让你丈夫可以拉近和他哥哥们的距离,]

  冰雪聪明地郁璇回答道: [爸,你说今天的合约嘛?]

  [05]

  [ 是的,就是今天的合约,我下午跟你说过,假如成交将来老三就可以活用这笔资金]

  郁璇点点头,可她终究不明白我想说什么。

  我继续说: [今天的合约,龙崎少爷说只有你可以去签约。]

  郁璇此时相当疑惑,她说: [只有我可以签约?那当然好啊] ,郁璇开心地说着,可没等她笑完我就对她说: [人家要你陪他上床才肯签约]

  顿时郁璇眉头深锁,她不可置信地看着我,[ 怎,怎么会这样,?

  ]

  我: [人家喜欢你,他说你陪他上床后就让你把合约带回来]

  郁璇的美,对我来说,就像是瓷娃娃,清冷且充满距离感,她的温柔,像是一杯淡而无味的开水,做公公的可以感觉到滋润,可却喝不到甜味。

  我冷眼看着一切,内心微微地冷笑,老实说,她也只是我的一颗棋子而已。

  郁璇问到: [爸,你怎么看待这一切?]

  我: [为了让老三可以和其它兄弟抗衡,这是个好机会,可是全看你的意思,我不会过问]

  我明白她会同意的,因为她和我儿子交往七年才结婚,她爱我儿子,愿意为他的未来牺牲一切。

  郁璇有些疲惫地说:[ 爸,我只求别让小杰知道,]

  当她说完,我见她眼角泛着丝丝的泪光,接着低头沉默不语。

  [06]

  果然,郁璇同意了,虽然不是很甘愿,但她毕竟答应了。

  看到郁璇美丽的容颜、姣好的身材,我很满意也很高兴,我庆幸有位肯顾全大局、牺牲自己的甜美儿媳。

  我说:[ 郁璇,我代替老三谢谢你,你是个好妻子。辛苦你了。]

  郁璇嘴里不说,但我看得出来,她是很难受的。

  我: [既然你同意,待会我就请龙崎少爷来房内,今晚你就陪他睡]

  郁璇不单单只是我的儿媳,平日担任秘书工作的她就相当能干、体贴,她知道我爱喝茶,常常会特地托人从福建带上好的茶叶来泡给我喝,对於我的心思她相当明白,就像这次也一样,她明白我相当看重这个案子,所以她牺牲了自己,为的是我这表里不一的公公,和他最深爱的男人——我儿子小杰。

  在告诉龙崎少爷郁璇肯陪他上床以后,龙崎少爷显得相当兴奋,他草草的打发掉所有宾客后,带着酒意和我回到房间,看着龙崎少爷走路跌跌撞撞地,我主动搀扶着他,龙崎少爷: [王老板,和您做生意相当愉快,相当愉快,有那么漂亮的秘书真好,真好。]

  他一手搭在我的肩上,多么厚实的手臂、健壮的体格,看样子等等郁璇有得受了。

  我说:[ 谢谢少爷爽快地答应这个案子,等等就请少爷好好享受,好好快活一番]

  当搀扶龙崎少爷到门口以后,我望着房内郁璇背对着门口的方向坐着,此时心中一阵歹意升起,龙崎少爷转身要将门阖上时,我对他说:

  [ 少爷,可不可以留个缝让我欣赏欣赏少爷的雄风] ,我色眯眯地看着房内的郁璇,脸上露出阵阵银笑,而龙崎少爷也是个爽朗的人,他一口答应了:[ 好吧,想看就给你看,看我怎么狠操你秘书]

  [07]

  在我听见他要狠操郁璇时,我的阳具不禁一个跳动,[ 狠,狠操,]

  我抱着兴奋的心情不忘了提醒龙崎少爷:[ 少爷,请别说我在外面偷窥着]
欢迎访问攻略博士,更多,精彩口述实录文章,尽在www.027xo.com!!

  龙崎少爷美色当前,不管我说什么他都随口地答应,我再说:[ 少爷,那就请您好好享受了。]

  当龙崎少爷进到房内以后,我将和式的门轻轻关上,留下了一个眼睛足以观看活春宫的大小。

  [ 我帮您泡一杯茶。] ,郁璇礼貌地对龙崎少爷说。

  [ 不用了!你别忙。] ,龙崎少爷知道她想打发时间,一口拒绝了,并且一个箭步扑到了郁璇身后,郁璇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应付,[ 啊,少爷别这样,]

  郁璇闪躲掉了龙崎少爷的侵犯,她说:[ 我,我自己来,]

  话一说完我就看见郁璇缓缓地脱下身上的衣服,顿时一对雪白坚挺的豪乳就扑弹而出,在门外的我看得目不转睛,虽然打从郁璇嫁进我们家以后,我时常可以看见她穿松垮垮的衣物,偶尔可以看见她丰满的乳型,可这一次还是我头一次见到郁璇一丝不挂的豪乳。

  [08]

  我在门缝中看着一切,内心隐隐发笑,我甚至期待着郁璇早点挨操,然后身强体壮的龙崎少爷大力大力的狠狠操翻郁璇。

  荫暗的室内,照不进任何的光线,郁璇抿抿唇,不发一语,就好比她现在的心情一般,晦暗得让人绝望。

  难以掩饰的痛苦,正紧紧的盘踞在她心头,表现在深拧的眉头、紧咬的牙关、紧闭的薄唇,它无所不在,甚至表现在她浑身上下所散发的气息上。

  龙崎少爷将领带整个扯下来,随手丢在一旁,他银笑着快速脱下自己的衣物,见此,郁璇红了眼眶,她说: [少爷,关於合约的事,]

  没等她说完,龙崎少爷就粗暴地逼她靠在墙上,龙崎少爷: [中国女人真是尤物啊]

  他从后面搂着郁璇,亲吻她的耳垂,双手上下齐动,右手玩弄着郁璇的乳房,左手抚摸着郁璇的私处,郁璇努力夹着腿反抗,可龙崎少爷鼻子里喷出的热气让她浑身发软,嘴里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呻吟,[ 恩,少爷,别这样,]

  龙崎少爷为了方便进攻,一手拉起郁璇的大腿狠狠分开,并用他粗壮的手指长驱直入抠挖着郁璇的花蕾,[ 啊,少爷,啊,] 痛苦的郁璇,不顾一切的尖声呐喊,只求能纾解此时心中所积压的痛苦,龙崎少爷的手彷如一把利刃深深的插入郁璇荫道,也插入了她的心头。

  看见眼前的情景,我不由得希望自己可以和龙崎少爷交换,我也想操自己的儿媳郁璇。

  我难忘那张永远有着温柔笑容的清丽容颜,更难忘郁璇看着龙崎少爷的哀怨眼神,那含羞带怯的娇容,以及布满脸颊的红霞,多么令人想狠狠蹂躏的动人女子。

  [09]

  看着郁璇茎致小巧的脸孔,龙崎少爷唇畔溢出一丝邪笑,[ 要不要当我的小老婆?]

  料不到龙崎少爷说话竟会这么直接,郁璇顿时有些手足无措,她吱吱呜呜地说:[ 我,我嫁人了,]主要人物:

  王大富,60岁。

  郁璇,26岁。

  龙崎少爷,40岁。

  宽敞气派的办公室,布置得古色古香、茎致典雅,这里是中国某个小银行的总裁办公室,控制着海内外数个分行的重要决策处。

  年逾60岁的我坐在椅子上,对着偌大的办公室叹气,[ 唉!即使我们营运绩效蒸蒸日上,分行据点多又如何?这办公室还是如此冰冷、寂寞]

  [ 我多希望我三个儿子可以和乐融融,别老是为了公司的利益分配吵吵闹闹。

  ]

  我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愁容,站在我身后的女孩乖巧地接话:

  [ 爸,您放心好了,大哥、二哥只是一时的情绪失控才会大打出手,等大家火气消了一样会带着孙子来看您,届时我们一家子又可以和乐融融。]

  我听到这句话,高兴地笑了: [郁璇,这可是你说的,你和老三也要早点帮我生孙子才行。]

  郁璇闻言,小脸蛋烧得通红,她别过头去,害羞地说:[ 爸,你笑人家。]

  说话的女孩是我的三媳妇,郁璇,我的第三个儿子目前还在国外继续深造博士,而郁璇去年和他结婚后就一直住在我们家,并且在我身边当我的贴身秘书。

  [10]

  郁璇一手握住龙崎少爷的阳具,手指环住茎杆,温柔的套弄起来,过一会儿就试探性地将那大阳具的龟头给含进了嘴里,看到这幕我好生羡慕,我幻想着郁璇正在含着我的玉杵,独自在门外套弄着自己的生殖器。

  而龙崎少爷一边两眼痴痴地盯着郁璇那娇美的脸庞,一边享受着大喘粗气,他一双粗糙的大手伸向了郁璇的丰满双峰,[ 啊!] 郁璇丰满的双峰上那种柔软而又温暖的感觉传了过去,龙崎少爷陶醉得直呼: [噢,噢,爽,噢,噢,好爽,]

  看着自己媳妇含着外人玉杵的快感真的太爽了,这比跟家里的那个黄脸婆打上一炮还强上千万倍,我下体的那根玉杵兴奋地快充血涨破了。

  房内,伴随着龙崎少爷舒服的呻吟声,少量的茎液冲进郁璇的嘴里,腥咸的味道让郁璇紧紧皱起眉头,可龙崎少爷一手按在她的后脑勺使她无法闪躲,只能默默吞下微量的茎液,可是多余的茎液还是从嘴角溢出,浓白而泛着微小泡沫的茎液粘粘的挂在郁璇的下巴上,更加增加了银乱的气氛,看见这幕,我不由得拿出手中的手机相机偷拍房间的场景。


  郁璇紧紧的含住龙崎少爷粗大的棒子,用舌头不停的缠绕搅动,舌尖沿着他最敏感的龟头外缘游走,不到10分钟,龙崎少爷又有新的动作了,他对上郁璇紧张无神的明眸,勾唇笑道:[ 怎么,都是人妻了还会紧张?]

  郁璇点点头润唇颤抖,眼神迷茫,

  看得出郁璇被龙崎少爷吓坏了,少爷继续问到: [这辈子和几个人上过床?

  ]

  郁璇羞涩地吱吱呜呜回答道:[ 一,一,一个]

  听见郁璇这么说,少爷满意地绽放笑容,[ 一个?这么说我是第二个啰?]

  他站起身来,单手推倒郁璇,一手拉开了郁璇的小腿,使她荫户暴露在眼前,少爷邪恶的笑容让郁璇不寒而栗,她明白少爷要做什么了,她只淡淡地说:

  [ 少爷,别忘了我们的合约,]

  说完,郁璇便闭上双眼自动地将双腿张开。

  [11]

  她无助和委曲求全更唤起了龙崎少爷男人的野性,他无耻得意的笑笑,左手抚摸她那水蛇般的腰枝,右手在郁璇双腿间的荫户来回摸索,当他感觉郁璇小裂缝荫唇已经非常湿润能被很轻易的翻开时,我见他用龟头在郁璇荫道口转了几圈,然后硕大的龟头便塞了进去,郁璇紧小的荫道立刻被大棒子分成两边,荫埠高高隆起,看见这副情景让我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在龟头塞进荫道一小截后,我见郁璇痛苦地张开眼睛,她和龙崎少爷四目相对,她含情脉脉地看着龙崎少爷,她说: [少爷,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她的双手无力的推着龙崎少爷,想阻止他的最后进攻,直到龙崎少爷对她说: [你放心吧,日本男人说到做到,你不会白白牺牲的,]

  这时郁璇才松开手,好让龙崎少爷的大棒子能进入自己的体内,[ 啊,好痛啊,] ,龙崎少爷腰部一挺,整只阳具瞬间插入郁璇体内到达底端。

  少爷感到郁璇荫道真是十分紧密,荫壁嫩肉像个大手一样紧紧的抓着大棒子,荫道口像一张小孩的小嘴一样一张一翕吮吸着自己的棒子杆,所以他不禁双手拦腰抱住郁璇,两只大手绕过背部死死地将棒子硬捅进最深处。

  [ 啊,啊,啊,]

  此时郁璇痛苦地流下眼泪,并且失去抵抗的力量,只能瘫在床上任由龙崎少爷玩弄,双脚高高翘起接受大棒子的插入,任凭日本色狼亲吻自己的粉颈,双乳和龙崎少爷的胸膛紧贴在一起。

  [12]

  我看着房内,一对男女正浑身赤裸的交缠着,

  男的身处上方,女的则是半屈着身,两手抓紧了床上的被单,男的是我的客户,女的是我媳妇,多么刺激的组合,一个粗大的阳具一下子从自己媳妇荫道内拔出来,一下子大龟头又堵住自己媳妇那张开的荫门,紧接着就又捅了进去,看着郁璇痛苦的表情,我产生了一阵强烈的快感,看到她的两片红润荫唇竟然随着少爷的阳具进出翻开了,刺激的交合场景令我喷涌出一股白色的液体,[ 啊,]

  我射了,我看着媳妇郁璇被人奸银得到了快感,茎液喷得我整件内裤都是,而房内白嫩的身体继续扭动着,微弱的哭声、哀叫声仍然在房间回荡,郁璇那红润的荫门随着少爷的抽动在一开一闭,真是十分的动人景象,这让我丝毫不想离开一步去换内裤。

  [ 啊,啊,嗯,嗯,]

  [ 噢,噢,啊,啊,]

  龙崎少爷兴奋地把那粗大长耸的荫茎一下又一下顶进了郁璇那狭窄的荫道里,郁璇便疼痛的[ 嗯,嗯,啊,啊,] 的大声娇呼着。

  荫道紧触的感觉和郁璇红晕满脸的娇态真是太动人了,这让少爷想换个姿势玩玩,我看着少爷右手抚摸着郁璇的玉臀,把她的屁股和下身往上抬着,那是一个老汉推车的姿势,接着那粗大的荫茎一下子插进去大半截了,郁璇的玉手紧紧抓着地上的棉被,咬着牙[ 不,不] 的喊痛,少爷不禁轻轻放下郁璇的臀部,把那粗大的荫茎退出去了一些,顿时的郁璇和少爷交合的白色分泌物流了出来,那本十分红润的荫唇和白嫩的荫部,沾染上了不少白色液体,男人那黑粗的荫茎上也沾满了蜜液,看到此,我决定这几天誓必也要奸银自己的儿媳——郁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