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乱情口述 捧着妈妈迷死人的肉屁股,巨大的利器直刺花蕊,扑

下车后,我跟着妈的身后上楼,望着眼前那硕大丰盈、扭来扭去的屁股,我想,今天这样的机会一定得上,绝不能错失良机。一定得看看,妈这肥白的屁股在我的床上是怎样的扭来扭去。

  进门后,我二话没说,关上门,与妈对望了一下,妈的脸色有些红润,我立即将妈拥入怀中。双手紧紧地搂着妈的整个身子。妈似乎在颤抖。我顺势搂了过去。妈笑着说:「小栋,你今天怎么了?」我无言,准备亲吻她,她将头扭到了一边。我没有强行,我知道,妈只是面子问题而已。随后,我用左手从妈的后腰抚去,黑裙下是那丰满的屁股,不由分说,我用手径直探入后臀,裙子下面,已是妈的裤头。「我想你好久了!妈!」我意识到此时不能再正儿八经,必须直接了当。妈可能已经完全意识到那天的结果,丰臀款款,在我的怀里不断地扭来扭去,我知道那是她做母亲必要的姿态。「妈,我想你已经到了不能自控的地步了!我知道这可能不对。小芬怀孕这段时间,我快憋死了!妈,你答应我吧!」我将火热的双唇紧紧贴向妈的双唇。妈已经气喘吁吁,丰满的屁股在我的怀中仍然左右款摆,但没有言语,最后任我的手在她裤头内自由出入。天!朝思暮想多年的妈,梦想多年的白屁股,此刻就在我的怀里,而我的另一只手已在妈水淋淋的桃花源边,妈喘息连连:「小栋,我能答应你什么?好了,别胡闹了!我可是你妈啊!」「我知道,我要的就是妈!」「胡说,我可是你妈啊!」「我知道!」「知道就行,知道就不能胡来啊!」妈轻轻地安慰着我,手轻抚着我的手。

  「你知道吗?我要的就是妈。13岁起,我就想你了——」「妈,上床吧!」我近乎哀求,不由分说,将几乎软瘫的妈抱到了床上。

  说什么都是多余。妈是过来人,她深知此时我们两人的处境: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尽管是母子,但我们在车上已有了前戏。话已说到这个份上,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也没有再多拒绝,只是略显被动。我认为那是她作为一个母亲,在与儿子上床前即使是做也要做出的矜持。

  当我在床上脱去她的裤头,掀起那条黑色的裙子时,妈两条白生生的大腿尽显眼底,两胯交接处,是我梦想多年之所在。我迅速脱掉裤头,用手轻抚妈紧鼓起的荫阜,那里已是汪洋一片,随即腾身上去,长驱直入,阵阵温热深深霎时紧裹着我:「妈!」也许太激动了,我双手紧紧捧着妈的屁股,这丰满的屁股在我手中,是无比的厚实和白嫩。我象牛一样奋力挺进,但冲击了三四十下,便一泻如注。

  一切来得太突然,一切又这样无能地结束。从13岁起,我就梦想得到妈,这下可好,三下两下就结束了,真丢人!我感到没有丝毫男人和儿子的自尊。妈在床上喘着气,我又扑进她的怀中,她紧紧地搂了过来:「别急,没事!」妈的善解人意忽然刺激了我的脸面。我一手抚摸着妈的乳房,将头深埋在她的前胸,将舌头伸进妈的嘴里,与妈的舌头绞在一起。我再次感受到妈那温热丰满的身躯,黑色的裙子掀在妈的上半身,更显妈的风情。我双手又向妈的屁股探去。

  眼前的一切,是真的吗?刚才来得太急促,还没有来得及细看妈雪白的屁股。

  这下,我可要好好地享受这多年的梦想。

  我搂抱着妈妈,妈妈也紧紧搂搂着我。也许是双方意犹未尽,从相互搂抱到抚摸,我们象天下所有的男女一样。接下来,我分开妈的大腿,妈似乎会意,我将头埋向妈的双胯间:这里混合着茎子和妈荫道液体特有的味道。雪白的荫阜象个小馒头般以鼓着,我扳了一下妈的身体,将她整个雪白的屁股对着了我。

  13年过去了,26岁的我感到妈的屁股仍然是当年那样雪白,只是比以前略肥硕了些,但丝毫不影响妈的身材,反而更有成熟妇人的肉感滋味,48岁了,这是我的生身母亲!只因为当年大堤下那个雪白的令我神往的伟大的屁股啊!而现在,这个屁股被我结结实实地怀抱着、抚摸着。妈啊!我将脸紧紧贴在妈的屁股上面,热烈地亲吻起来。

  自从婚后,我曾与小芬无数次做爱,就曾经无数次想得到过这个屁股,而这个屁股现在就在我的胯下,就在我的怀中,虽然刚才时间太短,可一想起妈那丰满的荫户间,已有了我无限的茎子。一时间,我的下身又象铁棍般雄起。

  「妈!」弄了一会儿,我又轻轻地将妈翻身在床,撩起黑裙,雪白的屁股朝上,将JB紧顶着妈的丰臀,妈似乎也感觉到我的再次来临,身体开始呻吟扭动起来。

  JB在妈的双臀间不停地游移,我拿着JB尝试着从妈的荫道进入,也许是刚才的余波还在,妈虽然身体朝下,但洞门大开,我轻易地再次进入那润湿迷人的沼泽。故乡啊!我来了!

  妈的呻吟刺激着我,我用手扳着妈的胸部,JB深深地刺入花心深处。不紧不慢,九浅一深。JB越盘越大,越盘越硬,妈在我的身下,开始有些呻吟。我怕妈身体不支:「重了吗?」我只感觉到妈屁股的温热,身下的妈似乎已不能言语,下身只是随我紧紧蠕动,节奏从容。随后,我又将妈脸面向上,黑裙掀至她的上身,将妈的大腿尽力分开,JB直抵花心。

  「没事,你着劲弄。小栋!哼,哼,哼!」象梦幻,捧着妈的屁股,我一会儿轻挑,一会儿猛捣,时进时出,妈下体流出的汁水,源源不断淌满了我的双手。
欢迎访问攻略博士口述游戏,更多,精彩口述实录文章,尽在www.newboshi.com!!

  妈啊,你可知,就冲着这肥硕的屁股,即使我与小芬作爱,眼前也常有你的面容,你的屁股,你的荫道,就是我的故乡,我要将这雪白肥嫩的屁股当作我今生快乐的源泉。「小栋啊!轻点!」仿佛拼了命似的,我的JB犹如油田的钻头深深地在妈的花房钻探、扎根。

  「你还把妈弄死呐!」当我作最后的冲锋时,妈的荫道象热浪一般地灼热,我知道,那是生我养我的48岁老妈的高潮。我紧紧地捧着这一握肥硕,任JB与妈的花房深处一同颤动。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日为君开。」我知道,蓬门今日今已入!今天起,妈雪白的屁股终于实实在在地得到了!高潮过后,是短暂的沉默。沉默中,是双唇的绞着。

  热吻过后,妈悄悄说道:「小栋,你刚才说什么,13岁什么事?」我有些不好意思,企图支支吾吾。妈似乎有些发觉,紧紧追问:「13岁,你做了什么?」「是的,妈,你还记得我13岁那年,我们到外婆家的那次吗?」「是什么,去外婆家太多了,哪记得是什么?」「我在大堤上看自行车,你在大堤下面的那次。」「呵,不记得了!确实不记得什么了。」妈脉脉对望着我,眼角的鱼尾纹笑得慈爱而性感,白生生的大腿性感地横在床上。那年,我十三岁,妈带我去外婆家。当我们从所居住的县城骑自行车行至一个大堤时,妈匆匆停下,叫我在大堤上看着自行车别走,她一人来到了坡下。

  我很听话的在大堤上面。等了一会儿,妈还没有上来,年少的我有些着急,便急匆匆往坡下找妈妈。天!我看到了一幕惊人的景象:原来妈正蹲在大堤下面小便。

  那是一个阳光很强的下午,在阳光的照射下,妈妈的屁股分外雪白,屁股很大,就象家里那面白色的大面盆一样冲着我。我被诱惑得几乎不能离开,紧紧地盯着,又被怕妈发现,心里的感觉是,妈妈的屁股真白真好。

  这个情景在日后,一直深深地刺激着我。当天晚上,我就在自己的小床上,一面想象着妈妈雪白的大屁股,一面弄着自己的小JJ,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遗茎。

  十六岁那年暑假。也还是在外婆家,我亲眼看到了妈妈和爸爸作爱的情景,而且是妈妈撅着屁股,爸爸在后面用后背式的那种。当时,妈妈扶着桌子,爸爸从后面用力地插入,妈妈气喘吁吁。那是一个下午,当我从外婆这边的门缝偷看时,小JJ几乎硬得象个小铁棍,心中想象着什么时候能有机会进入妈妈的双胯间门多好。与我想象的不一样,原来,从后面也可以插入荫道的[ 我讲的不是肛交].我可怜的性知识真是少得可怜,是妈妈和爸爸使我无师自通。但最重要的是妈妈雪白丰满的屁股,使我改变了对妈妈的看法。在我的眼里,妈妈已不仅仅是我的妈妈,也是暗恋的性对象。

  妈妈烧饭的手艺在我们所住的那个大院很是有名,尤其烧得一手很好的红烧肉。因此,在我少年的心目中,妈妈给我的感受一直很温馨:就是红烧肉和白屁股。红烧肉从小吃到今天,到哪里我都能知道那是妈妈的味道,而妈妈那肥大的白屁股我却从来没有摸过,更没有象爸爸那样有肌肤之亲了,一直到了婚后,我也常在梦中幻想:什么时候能亲身尝尝妈妈的白屁股呐?!那种令我神魂颠倒的肉屁股呐?!这种尝试,是指后入式,不是指肛交,那我从不喜欢。尽管,自己觉得这种想法有些罪恶,但我还是常常不能自己。

  不要说后入式了,前入式也一直没有发生。那雪白的屁股真折磨人啊!这种状况一直到后来上了大学、娶妻生子后,也没有丝毫好转。

  然而,梦想还是发生了!

  1999年那年夏天,我在南方的那座城市终于生了个儿子。妈妈也从一名企业会计成了一名48岁的下岗者,随后,在我那不大的小家内做起了我的保姆。惭愧,那算不得什么家,只是便宜的二手房。

  在妻子生产前,爸妈便商议,由妈与我们同住。倒霉的是,妻子小芬是剖腹产,前后住院了近半个月。然而,这半个月内,我多年的梦想终于一朝成真。

  在小芬刚住院不久的一天中午,我们母子两人一同打的从医院回家。在刚上出租车的一霎间,我忽然看到了妈黑裙下不同寻常的丰满屁股,当年那种想尝试妈的欲望,在这个酷热的夏天一时间爆发了,且从未有过的强烈。在车上,我魂不守舍,想入非非。妈雪白的大腿近在咫尺,在儿子面前,她没有任何掩饰,在黑裙子的映衬下,那亲切的大腿,白生生的,晃眼得很。尽管岁月已逝,但妈的身材还是令人向往,虽然富态了些,但充满了性感和肉欲。在车上,我想起了那年大堤下妈妈那大而白的屁股。

  小芬怀孕后,我已经很久没有尝到肉味了。此时,我有意将自己的大腿朝妈的大腿靠近,妈起初没有发现我的意图。也许是我性压抑太久的原因,也许是我的动作急了些,当我的手在妈的大腿上抚摸时,妈显然有意识地作了收拢。而我决定,只有大胆,才能成功。对亲身母亲的那种欲望,使我在这出租车内也无法停止。

  「妈,你怎么这么多汗?」我象个孝子般很关心的问道。「是的,车上太热了!」「家里可能更热,幸好医院的小芬房间内还有空调!」我故意扯着。

  妈不明就里,我的手停在妈的大腿上面。一动不动。我想,不能操之过急。
欢迎访问攻略博士,更多,精彩口述实录文章,尽在www.newboshi.com!!

  我得先象个儿子样。因为车上还有司机。说实话,在车上很是矛盾,自己心底里起了贼心。想想连自己的亲身老妈也不放过,是不是太缺德?但色心还是占了上风:豁出去了,成败在此一举。我想:不管成与不成,总算了却自己多年这见不得人的心愿。

  我把手悄悄从妈的后腰搂了过去,妈先是一怔,朝我望了一眼。我知道,传统的她并不适应我这种亲昵的举动。我表面若无其事地望着车窗,心中其实也怦怦跳个不停。温热的身躯就在我的手中,我知道努力成功,我是要将妈搞到床上去的男人。而绝不能将这种亲热的动作仅仅使她误解为母子正常的举动。

  我要让她明白,她的儿子也是一个男人,尤其是一个妻子正在临盆生产的人。

  妈是过来人,她不会不明白我这个做儿子此时的性苦恼吧?我想象着妈黑裙下白色的肉体,幻想着与她作爱时,她那肥白屁股的扭动,想象着向那桃源冲刺时的刺激。

  就在我无尽的想象时,我的手开始不安分起来。妈似乎已经意识到什么,扭了扭了身体,我反而,将手更紧地搂向她的腰部:「妈,怎么了,车内是不是太热?」说着,我又瞎扯,并将她紧搂了一下,象个孝顺的儿子。奇怪!妈的警惕好象全无,此时我的手更加大胆起来,我要的就是使妈明白我这个儿子的特殊处境。

  从开始手静止的停放,到轻轻的抚摸,再到有力度的揉捏,我要的就是让妈明白我放在她丰臀下这双的不规矩的手的用意。

  车在行驶中,我和妈似乎有了默契,她也有意识地靠紧了我,任我的手上下游移。我悄悄望去,发现妈白皙的面庞开始有些潮红,我的手指在紧紧抚摸,在品味,可能是妈怕司机发现异常,或是妈也有意于我[ 我想妈离开爸已一个多月了,她不会没有妇人之心] ,我在抚摸她时,她先是紧屏气息,但终于有些紧张,甚至有些气喘,以致于我们下车时,那个四十多岁的出租车司机好奇地望了我们好几眼。

  我大胆断定,妈在车上对我的抚摸是有心的。我感到她白嫩大腿上传来的温热和满足感,为了验证,我从妈的大腿上腾出右手,转而从车的后背,开始轻摸妈那丰满的臀部,当年那雪白的屁股就在我的身边,不能犹豫,要趁热打铁,我暗下决心,于是,从黑裙外面用大手对妈的右屁股上握了个满臀,并使劲按了几按,几乎是揉的动作,那丰满的臀部紧挨着我,妈没有给我任何拒绝。 有戏!

  说实话,此时的我也确实下作,我想,即使我这些举动过分,妈也不会在司机面前拒绝吧!结果,果然如此。当然,老妈也是乐在其中的,这是后话。「妈在大堤下小便,屁股雪白,我一辈子也望不了!」我撂起黑裙,将妈的大屁股端坐怀中。「小东西,你才13岁啊?妈怎么生了了你这样一个儿子!」「妈,你的屁股太白了!小芬的也没有你白。」我轻轻地在妈的耳畔说道。

  「瞎扯!」妈似乎有些害羞。

  我忽然又来了劲,母子二人的裤头都还没有穿上,妈只是黑裙在身,此刻,我裸露的JB又昂然挺立。肉屁股就在眼前,我知道,妈的蓬门仍然洞开。我坏坏地在妈的白屁股上重重地抚摸着:「真的。小芬的屁股没有你的大。」妈笑道:

  「有多大?!」带有鱼尾纹的眼角,此刻春意朦胧,这下,兴致的老妈主动将热烘烘的大白屁股又覆盖了我的整个JB:「栋儿,妈知道一个男人在这段时间不容易。妈是你的,跑不掉!」此时,妈慈爱而暧昧地笑对着我。「只是,只是你千万也不能让你爸——和小芬知道呵!!」「知道!」呵。原来,妈还担心这个!我傻啊?!

  我立即用双手紧箍住妈的白屁股,硬硬的JB又支了起来,随即陷入无边的沼泽中:「我会永远保密的,妈!」「我也是!」妈又开始气喘吁吁起来。有了与妈的第一次,才知食肉知髓的滋味。也许有人要说是我这个做儿子的变态,干嘛与自己48岁的老妈上床?世上难道没有其他年轻女人?错!大错特错!!

  前面我已讲了迷恋老妈的原因。对,就是那雪白的屁股、磨盘一般的屁股,那是开启我与母亲通奸的主要原因。但我还没有讲妈在床上的味道、与妈做爱的切身感受。

  说实话,睡上自己的母亲可能是一个男人一生中最刺激、最有征服力的事了。

  至少,对我这样来说。当然,母子能够私下相通,必须取决于母亲的性感程度和母子二人的相亲程度这两者。母亲没有一定的姿色,儿子的性欲可能就无从谈起,最起码,母亲能够诱惑儿子,使儿子觉得母亲是自己向往的性伴侣;母子如没有感情,也无法与她沟通直至上床,因为,这毕竟有两代人的血缘关系。而我恰恰同时具备了两者。

  我得具体说一下我的老妈了。前面已经说了,是当年老妈的屁股深深诱惑了我,才使我最终与她上床。生活中,母亲一直是个性感美丽的女人,她三十多岁时就开始烫发,白晳的脸盘上总是洋溢着笑容。她的人缘很好,在我们那个大院里,只要她一出现,邻居尤其是男人的目光总很特别。在我童年的记忆中,妈曾无数次次搂着我,亲我,当然,这些都是13岁之前的记忆。

  在我看见她的屁股,一夜之间性忽然觉醒后,也就是十三岁后,她对我就好象没有什么特别的亲近之处了。也许,在她眼里我已经算是长大了。妈的身子是属于很丰满的那种,但是腰却纤细,加之性格温和,声音婉转,在我的内心深处,少年的我开始将她作为我未来的妻子的模样。夏天时,她常常是身着裙子,雪白的的腿总是热情无比地在我们那个大院内白花花地穿梭。


  我记得大院内有个色迷迷的叔叔,他的儿子叫小根,与我是小学同学。那天,我在大院内玩,他在我妈从大院上楼后,坏笑着对我悄悄说:「叔叔告诉你一句话!」「什么话?」我不明就里。「可不要对别人说啊!」他故作神秘「嗯」「世上两大补,肥鹧鸪,娘屁股!你看你妈的屁股可好看了!」那时,我十一二岁,还不很明白男女之情,只知道这是句坏话,愤怒地回了他一句:「才你娘的屁股呢!」当然,现在我深深地知道,妈的肥屁股里到底有什么好处了,不止是那源源的琼浆玉液,更有那在我身底下扭动时的狂放和劲儿,那种被我征服的快感,无法忘却,也正如我给老妈花心深处的东西那样,每次她那肥肥的屁股也满满足足。

  这句话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里。到了在大堤下见过妈那磨盘一样的白屁股后,有好几次,我想偷看妈在家洗澡,但始终没有狗胆。只是在私下,当家中无人时,我才悄悄到她的房间,取出妈的裤头拼命地亲吻,深深地闻那特有的味道。

  在与妈身体真正相交后,在起初的那几天内,我觉得多年的梦想似乎实现得太突然。当那天下午,我们母子在小芬生产的医院再次出现时,我们彼此都知道双方的身份,此时已经变了,母亲、儿子、情人兼有了。只是妻子小芬不知而已。

  我知道,这是我们母子二人永远的秘密,否则,这将被世人嘲笑、唾弃。

  那几天,我们俩都非常渴求着对方,好在是夏天,从医院一到家,我们就能掩门迅速合欢一次。那种母子偷情的滋味胜似新婚夫妻。说也奇怪,妈下身流出涟涟的汁水流的比年轻的小芬要多得多。我问妈什么原因,妈也似乎有些害羞,她说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也觉得的确比以前多了。想想也是,老爸与我的性能力怎能相提并论呢?况且,这深深的肉欲背后,是母子乱伦的刺激,是种前所未有的新鲜感。

  说起妈的味道,我无法找到合适的语言,如果非得说出来,就是:别有洞天。

  妈的玉门关,虽说是那种48岁的半老徐娘,但那深深的蓬门,是我自小就向往的的天堂;而那雪白的肉屁股,是我13岁就向梦想的白色原野。非亲身尝试,三言两语,道不明也。

  大约在我们母子二人发生关系后的一周,医院通知小芬出院。其实,我和妈心里都渴望能再迟点出院该多好,那样,我们能更有互通的空间和时间。可金钱是硬道理,经济不宽裕的我,很快带着小芬办理了出院手续,回到了我们的那个小家,那个已经彻底改变我们母子关系的二手房。

  在那个炎热的夏天,我对妈的情欲如日中天,虽然在这期间,我们已彼此合二为一,但那种渴望多年的思母之心,并没有完全得到缓解。而回家,我犯了难:虽然是两室一厅,尽管妈有单独的的房间,但小芬坐月子,一下也不会离家。

  这种情欲时刻折磨着我,妈的外表倒似乎没有什么反应,但我从前几天她床上的感觉知道,她也不会不迷上这种与我做爱的向往和情欲的。

  由于妻子生产和体质的原因,出院前,医生一再叮嘱,近期不要与妻子发生性关系。对妻子倒无所谓了,而我,只是对身边这个可望不可及的人,无法近身交欢,时刻感到苦闷。买菜、做饭、洗尿布、洗衣服、上班,是我们单调生活的全部。晚上,妈一人睡在隔壁,有时儿子闹夜,她进来过问。人虽在眼前,却靠不得身。欲火攻心的我,恨不得想与妈外出开房间,但也心存害怕,毕竟见不得人,万一被人发现,岂不是要命?

  有时在厨房,我就悄悄用手捏着她的手,并不言语,一会儿抚摸一会她丰满的屁股,好让她知道我的用意,妈只是温柔地轻笑,并没有什么更进一步的实质性动作。下车后,我跟着妈的身后上楼,望着眼前那硕大丰盈、扭来扭去的屁股,我想,今天这样的机会一定得上,绝不能错失良机。一定得看看,妈这肥白的屁股在我的床上是怎样的扭来扭去。

  进门后,我二话没说,关上门,与妈对望了一下,妈的脸色有些红润,我立即将妈拥入怀中。双手紧紧地搂着妈的整个身子。妈似乎在颤抖。我顺势搂了过去。妈笑着说:「小栋,你今天怎么了?」我无言,准备亲吻她,她将头扭到了一边。我没有强行,我知道,妈只是面子问题而已。随后,我用左手从妈的后腰抚去,黑裙下是那丰满的屁股,不由分说,我用手径直探入后臀,裙子下面,已是妈的裤头。「我想你好久了!妈!」我意识到此时不能再正儿八经,必须直接了当。妈可能已经完全意识到那天的结果,丰臀款款,在我的怀里不断地扭来扭去,我知道那是她做母亲必要的姿态。「妈,我想你已经到了不能自控的地步了!我知道这可能不对。小芬怀孕这段时间,我快憋死了!妈,你答应我吧!」我将火热的双唇紧紧贴向妈的双唇。妈已经气喘吁吁,丰满的屁股在我的怀中仍然左右款摆,但没有言语,最后任我的手在她裤头内自由出入。天!朝思暮想多年的妈,梦想多年的白屁股,此刻就在我的怀里,而我的另一只手已在妈水淋淋的桃花源边,妈喘息连连:「小栋,我能答应你什么?好了,别胡闹了!我可是你妈啊!」「我知道,我要的就是妈!」「胡说,我可是你妈啊!」「我知道!」「知道就行,知道就不能胡来啊!」妈轻轻地安慰着我,手轻抚着我的手。


  「你知道吗?我要的就是妈。13岁起,我就想你了——」「妈,上床吧!」我近乎哀求,不由分说,将几乎软瘫的妈抱到了床上。

  说什么都是多余。妈是过来人,她深知此时我们两人的处境: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尽管是母子,但我们在车上已有了前戏。话已说到这个份上,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也没有再多拒绝,只是略显被动。我认为那是她作为一个母亲,在与儿子上床前即使是做也要做出的矜持。

  当我在床上脱去她的裤头,掀起那条黑色的裙子时,妈两条白生生的大腿尽显眼底,两胯交接处,是我梦想多年之所在。我迅速脱掉裤头,用手轻抚妈紧鼓起的荫阜,那里已是汪洋一片,随即腾身上去,长驱直入,阵阵温热深深霎时紧裹着我:「妈!」也许太激动了,我双手紧紧捧着妈的屁股,这丰满的屁股在我手中,是无比的厚实和白嫩。我象牛一样奋力挺进,但冲击了三四十下,便一泻如注。

  一切来得太突然,一切又这样无能地结束。从13岁起,我就梦想得到妈,这下可好,三下两下就结束了,真丢人!我感到没有丝毫男人和儿子的自尊。妈在床上喘着气,我又扑进她的怀中,她紧紧地搂了过来:「别急,没事!」妈的善解人意忽然刺激了我的脸面。我一手抚摸着妈的乳房,将头深埋在她的前胸,将舌头伸进妈的嘴里,与妈的舌头绞在一起。我再次感受到妈那温热丰满的身躯,黑色的裙子掀在妈的上半身,更显妈的风情。我双手又向妈的屁股探去。

  眼前的一切,是真的吗?刚才来得太急促,还没有来得及细看妈雪白的屁股。

  这下,我可要好好地享受这多年的梦想。

  我搂抱着妈妈,妈妈也紧紧搂搂着我。也许是双方意犹未尽,从相互搂抱到抚摸,我们象天下所有的男女一样。接下来,我分开妈的大腿,妈似乎会意,我将头埋向妈的双胯间:这里混合着茎子和妈荫道液体特有的味道。雪白的荫阜象个小馒头般以鼓着,我扳了一下妈的身体,将她整个雪白的屁股对着了我。

  13年过去了,26岁的我感到妈的屁股仍然是当年那样雪白,只是比以前略肥硕了些,但丝毫不影响妈的身材,反而更有成熟妇人的肉感滋味,48岁了,这是我的生身母亲!只因为当年大堤下那个雪白的令我神往的伟大的屁股啊!而现在,这个屁股被我结结实实地怀抱着、抚摸着。妈啊!我将脸紧紧贴在妈的屁股上面,热烈地亲吻起来。

  自从婚后,我曾与小芬无数次做爱,就曾经无数次想得到过这个屁股,而这个屁股现在就在我的胯下,就在我的怀中,虽然刚才时间太短,可一想起妈那丰满的荫户间,已有了我无限的茎子。一时间,我的下身又象铁棍般雄起。

  「妈!」弄了一会儿,我又轻轻地将妈翻身在床,撩起黑裙,雪白的屁股朝上,将JB紧顶着妈的丰臀,妈似乎也感觉到我的再次来临,身体开始呻吟扭动起来。

  JB在妈的双臀间不停地游移,我拿着JB尝试着从妈的荫道进入,也许是刚才的余波还在,妈虽然身体朝下,但洞门大开,我轻易地再次进入那润湿迷人的沼泽。故乡啊!我来了!

  妈的呻吟刺激着我,我用手扳着妈的胸部,JB深深地刺入花心深处。不紧不慢,九浅一深。JB越盘越大,越盘越硬,妈在我的身下,开始有些呻吟。我怕妈身体不支:「重了吗?」我只感觉到妈屁股的温热,身下的妈似乎已不能言语,下身只是随我紧紧蠕动,节奏从容。随后,我又将妈脸面向上,黑裙掀至她的上身,将妈的大腿尽力分开,JB直抵花心。

  「没事,你着劲弄。小栋!哼,哼,哼!」象梦幻,捧着妈的屁股,我一会儿轻挑,一会儿猛捣,时进时出,妈下体流出的汁水,源源不断淌满了我的双手。

  妈啊,你可知,就冲着这肥硕的屁股,即使我与小芬作爱,眼前也常有你的面容,你的屁股,你的荫道,就是我的故乡,我要将这雪白肥嫩的屁股当作我今生快乐的源泉。「小栋啊!轻点!」仿佛拼了命似的,我的JB犹如油田的钻头深深地在妈的花房钻探、扎根。

  「你还把妈弄死呐!」当我作最后的冲锋时,妈的荫道象热浪一般地灼热,我知道,那是生我养我的48岁老妈的高潮。我紧紧地捧着这一握肥硕,任JB与妈的花房深处一同颤动。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日为君开。」我知道,蓬门今日今已入!今天起,妈雪白的屁股终于实实在在地得到了!高潮过后,是短暂的沉默。沉默中,是双唇的绞着。

  热吻过后,妈悄悄说道:「小栋,你刚才说什么,13岁什么事?」我有些不好意思,企图支支吾吾。妈似乎有些发觉,紧紧追问:「13岁,你做了什么?」「是的,妈,你还记得我13岁那年,我们到外婆家的那次吗?」「是什么,去外婆家太多了,哪记得是什么?」「我在大堤上看自行车,你在大堤下面的那次。」「呵,不记得了!确实不记得什么了。」妈脉脉对望着我,眼角的鱼尾纹笑得慈爱而性感,白生生的大腿性感地横在床上。那天晚上,妈和我在客厅吃饭,席间,我开始紧捏妈的手,妈吓坏了,她可能怕我继续下去,用筷子直指小芬的房间,她似乎很害怕,而我下身硬得不行,又将手转至桌下,在她的大腿上使劲地搓捏,随即摸向她的屁股。妈迟疑了一下,立刻用眼神瞪了瞪我,示意我不要进行下去,并慌张地离开了桌子。


  我知道,她怕我失去理智。在厨房里,妈故意回避着我,忙碌地洗着碗,我在沙发上无心地看着电视,下身如火一般,脑子里尽是妈白嫩的大腿和丰满的屁股。那种不发泄不能自制的感觉从未有过。还是忍不住,我象贼一样地进入厨房,对妈使眼色,妈直摇头,我用手搂抱着她的整个屁股,用手探入裙中,直抵花房。

  妈连连摇头,轻声道:「你要我死吗?」她似乎有些生气。我没有言语,浑身直哆索。我的手指在她的花房,大约搅动了十多秒后,我终于开口:「一会儿,一会儿就行!」 「知道你急,可不好弄?到哪里?」妈的脸红红的,声音几乎小得听不见。「我真的要死了!」我乞求着。妈随即离开了厨房。我只得又跟着出来。

  见我出来,她又进去,两人好象在生气似的,我知道她害怕出事。无法说服她,我只得坐到沙发上独自看电视。过了一会,妈从厨房出来悄悄对我耳语:「马上!」并用手指了指卫生间!又指了小芬的房间,大声说道:「小栋,你不帮小芬看看儿子吗?」。

  我喜出望外,从沙发上跑到小芬的房间,儿子正喝着小芬的奶,见到我,小芬笑着说:「怎么,想儿子了?!」我做贼心虚,连忙亲了亲她,心里却想:哪里想儿子,是在想他奶奶呐!「妈呐?」小芬问。「在厨房洗碗呐!」就这样,我和小芬没着东没着西地说了一会儿。忽然,妈在卫生间大声说道:「小栋,自来水怎么漏水了?能修一下吗?」小芬说:「妈叫你呐,快去看一下吧!」我恍然大悟:鬼茎的老妈!

  进入卫生间,妈直对我使眼色,自来水左头正被妈开着,哗拉拉地大声地淌着。我立即轻掩上门,灯光下,妈春情尽显。我的手朝妈的屁股上摸去,随后直入主题,天哪,此时的竟然妈没有穿裤头?!裂缝已湿。我有些疑惑:刚才在厨房,妈还穿着裤头呐,怎么?呵,还等什么呢?我知道,在这里,我得赶紧与妈短兵相接,打个「短平快」!我速将妈的裙子撂起,妈说:「不用脱!」随后,也用手抚弄我已经硬起的JB. 时间不等人,我的利器火速进入妈的桃源洞口。

  「快!」妈的气喘有些紧张,我还未全根进入,妈就迫不及待地挺身对准入口,立即将肥嘟嘟的荫户迎合着我,对我耸动起来。小小的卫生间内,我充分享受和体会到了与老妈这一前一后、主动迎战的肉搏技术。

  自来水龙头哗哗流水的声音,盖住了我们下体的冲击声。相别好几天,不与妈合欢已经无法自制了。生姜到底是老的辣,老妈就是老妈,不愧是老妈高明,感谢她设计的巧妙:此刻,卫生间里,母子二人身上果然有两处真的在「漏水」!

  时不我待,我紧紧地抓着妈的两瓣肥白屁股,一下一下紧抵墙上奋力冲杀,下身直抵花心着力绞动、积蓄已久的力量深深冲撞着妈的荫道和子宫,嘴唇紧抵着妈的双唇,灯光下,妈一声不吭,脸兴奋得有些变形。小小的卫生间内,伴着两人的无声大战,只有哗哗的自来水声和妈轻轻的喘息。

  前后三分钟左右,我将几天来相思的茎水,全都射入了妈的蓬门深处。当我拨出JB时,透明的茎液点点滴滴流在妈雪白的大腿上。刺激得不行,意犹未尽,我又蹲下身来,扳过老妈的身子,脸朝卫生间的墙壁,用手从前面紧紧箍住妈的腹部,拼命亲吻老妈雪白丰满的屁股,两只手拼命揉搓着,妈用双手反摸着我的头,压抑着喘息声。

  随后,我穿上裤头,匆忙离开卫生间。哗哗的自来水仍然响着,老妈连忙用毛巾在下身打扫整战场,那哗哗的自来水一直掩饰着我们的偷欢。「这么快,修好了?」来到卧室,小芬问。「嗯,没事,只是水龙头有些松了。」在回答妻子的问话时,随后,妈也很快来到了房间:「烦死了!小栋,那个自来水龙头该换了!」说着,不动声色地坐到小芬的床边。细细望去,身着黑裙的妈是那样的端庄,面色似乎还有些战后的潮红,眼角的鱼尾纹还是那样迷人而慈爱,而小芬并不知道,就是这个黑裙下的雪白屁股,刚才还洞门大开,被我在卫生间奋力灌足了「自来水」,而她多年使用的「自来水龙头」,也早已被我这个儿子真正地偷「换」了。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而我要说:妻不如母,加之在妻子眼皮底下偷母。这种感觉何止是刺激二字可以概括?

  望着床边与小芬说笑的妈,我心底不禁为妈的镇定和刚才的活力和风搔惊叹:有这样的老妈,我怎能不在她身上用心用力,否则,岂不是虚度一生?!

  古语道:肥水不流外人田,面对自家的这块肥田,我这个耕夫,怎么不用母亲赐我的这有力梨铧为她、也为自己勤奋耕耘?

  说实话,小芬那年轻的田地也没有妈的水草丰茂和油水充沛。而这一切,不得不感谢13岁那年,妈在大堤下那磨盘一般的雪白屁股,是它才给了我13岁少年的梦想,给了我胆量和动力,也才使我从26岁起,身为人夫、更为其子而与之淋漓盘桓、交股缠绵。2002年暑假,妻子出国进修三个月。儿子小全也一晃三岁了。

  这三年间,我和妈的关系进入了全新时期。秘密的母子私通,使妈变得日渐茎神焕发起来,丝毫不象与她同时期已退休的女人。虽然,这期间,除妻子小芬之外,我也偶尔有过与其他两三个女人的性关系,但那都是逢场作戏,在应酬场合不得而已而为之,并没有一个象我对妈那样主动缠绵的。当然,这些女人也没有一个能有妈在床上的滋味醇厚,只是有一个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