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兄专访谈决赛:打C9我真的很有经验

TL已经拿到了2018年NALCS夏季赛决赛的门票,而随着半决赛的胜利,他们也成功晋级了2018年全球总决赛。3比1战胜100大盗之后,他们将在本周末于奥克兰的甲骨文体育馆迎战C9战队。

以下是大师兄的采访全文:

Q:接受我们采访的是TL战队的大师兄。你们现在打入了2018年NALCS夏季赛决赛,同时也晋级了2018年全球总决赛。现在你想的是什么呢?

我脑子里主要想的还是…获胜了让人松了一口气。来到这场比赛,我真的非常紧张。这两个星期,我一直担心100大盗火热的状态。他们刚刚3比0横扫了FLY,势头很猛。我以为我们的手会比较生,对于四分之一决赛以来的版本发展也不够了解。

训练赛中,我们出现了很多的问题——无数个夜晚,关于队伍的打法、我们该做什么、以及我们应该怎么解决自身的问题,所有人都很困扰。我真的非常担心最糟糕的状况——那就是我们连世界赛都没法晋级。我们可能在这里就输掉了,然后在赛区资格赛上也折戟而归,之后,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每次遇到这种状况,我就真的特别悲观,所以(能获胜)我真的觉得很宽慰。我很开心我能骄傲地说,我们要去世界赛了。

Q:在我们上一次采访你的时候,你提到说,感觉还是挺容易打100大盗的。这一次跟他们交手有什么不同吗?

我觉得当你有东西需要证明的时候,你的整个思维都变了。2015年我还在CLG的时候,我们来到了2015年NALCS夏季赛决赛,对阵TSM;我们本来被大家认为是会输掉的一方,因为我们一直输给他们。我的CEO还因为输给了TSM还将头发染成了粉色。

因为比赛局势是那么的一边倒,以至于大家开始失去信心,所以我做了充足的准备、急迫地想要证明自己。我是弱势的一方,大家认为他们会获胜,而TSM自己也很自大。困难重重是完全不太同的心态,我觉得如果我在100大盗的话,我也会有那种斗志。

因为他们最终是足够优秀到能获胜的。尽管一直都是我们赢,但我感觉总有那么一天,100大盗能够抓住机会,比我们打得更出色。然而庆幸的是,“那天”并不是今天,这让我非常开心。

 

Q:第一局,在你还没有发育起来的时候,100大盗的确成功击败了你们。他们用Rikara取代了Cody Sun,这一点让人很意外。你觉得他今天打得怎么样?他的出现如何改了队伍的风格呢?

鉴于Rikara所拥有的资源,他实际上算打得很不错了。从外部看来,我似乎只是横扫了每一路,尽管这是事实,但区别在于,当我碾压Cody的时候,优势要大得多。我觉得Cody在对上我的时候,更容易做一些呆头呆脑的举动,潜在地就造成了他最后不仅补刀落下,而且会给到我更多的优势。

在对线期,40的补刀是一个很大的优势,而Rikara就输我那么多。但如果是比赛结束后的40补刀差呢?那仅仅是800金而已。那就是一件十字镐或者让核心装备出得更快一些。但这么说吧,我要是拿到了一个人头,随后再推掉一座塔或者拿一条龙,亦或是视野入侵。那就是更加糟糕的情况了。

我觉得虽然100大盗的下路输掉了对线,但他们围绕下路来打的打法其实发挥得很不错。他们将比赛节奏放慢了很多,这样的话,输线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之后,他们就能很好的围绕上路来做文章。Ssumday得到了很多的帮助和资源,他是那个能对我造成压力的carry点。

Rikara的首次季后赛表现其实还不错。大家会说他们在对线期被碾压了。尽管这是事实,但他在之后打得很好。我觉得Cody Sun也许在补刀上会跟我持平,但他的队伍会更容易输掉比赛。

这真的很有意思,因为我曾经也是这样类型的选手。当我的补刀落后10刀时,我会犯决策失误,然后让我的队伍没法赢下比赛。我会特别在意我落后了的这一事实、以及我实际上应该怎么打。在某一刻,我有期望Cody Sun能够上场,这样我就会更轻松一些。我完全知道该怎么对阵Cody,但我却不太知道怎么跟这个家伙(Rikara)打.

Q:第三局的时候,你打了野区的爆炸果实,Olleh也因此丧命。你能告诉我们当时的情况吗?

天呐…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我靠,太对不住了”(笑)我一点了那个爆炸果实,Pobelter就说他要用瑞兹的大招开车送我们出敌方野区。然后我才意识到,“他这不是死定了嘛,对不住啊”。这是我第一次这么点,之前从来没犯过这种错误,我真觉得很对不起Olleh,不过他倒是没啥,完全泰然处之。

Q:下一周,你们就要面对C9。历史上,你跟他们交手的记录还不错,尤其是决赛中的记录。你对这次的夏季赛决赛有什么看法呢?

打C9我真的很有经验,我感觉在季后赛的大部分时间里,我总是能揪着Jensen不放。S6赛季的时候,我的策略是尽快的推线,然后游走到中路去针对他,这样他就凶不起来了。如果他打得凶,他就会死掉,而我很清楚那肯定会非常送(笑)。你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然后卡莉斯塔出现在中路,牛头冲向你,你要么闪现,要么就死了。

那就是Jensen以往对上我的经历,从每一次季后赛开始,我每次遇到他,他就更进步一些。这一次,他们并不是非得上他,也可能会上不一样的中单(替补),所以对阵C9时,我有点找不到目标。

 

Q:这很有趣,因为我们刚刚才从100大盗的角度,说了让Rikara顶替Cody Sun出场的好处。随着NALCS年复一年的发展,你觉得我们是否会见到更多的替补上场呢?

是的,我觉得让选手替补上场、拥有庞大的阵容是一个巨大的优势。Jesen和Blaber比Goldenglue 和Svenskeren更依靠本能一些。Goldenglue和Svenskeren会考虑更多、更耐心;而他们打游戏会更多地动脑筋。而Jesen和Blaber则会随性地发送进攻,如果成功了,他们就能有足够的实力把它施展出来,但如果失败了,那队伍就完了。

我很担心跟C9的一役,我觉得他们现在真的很强。不得不说,他们看起来应该是北美最强的队伍。我对我们今天的比赛并不够满意。采访结束后,我们要进行三小时的赛事视频回顾。

Q:对于你们来说,面对两套不同的阵容需要做更多的准备吧?

实际上,我觉得不管C9的阵容是什么,他们的打法风格还是没变。中野的打法有微小的区别,不过这并没有改变队伍的特色或者说他们赢比赛的方式。 

Q:你觉得C9的新人们在大的赛场上会有怎样的表现呢?

决赛会伴随着压力,你要么在压力下茁壮成长,要么被其压垮。我第一次打NALCS决赛时,我就成功幸免于难,没被压力压垮。我打出了当时最佳的表现,我也见过自己队友、敌方选手被压力击垮。

好玩的是,尽管我老揪着Jensen不放,但Jensen却以决赛中掉链子著称。我感觉,即便心里上知道有一个替补在那里等着,在你状态不佳时会顶上,那也还是一个很大的优势。

至于我们队的话,我们在稳定性上下了很多功夫,所以我希望我们能展现这一点。

 

Q:这将会是一场精彩的比赛,不过无论输赢,TL都晋级了全球总决赛。所有的TL选手之前都参加过世界赛,不过这是TL战队第一次取得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的参赛资格。现在你们把它带到了世界赛,是否有机会跟Steve聊聊这个呢?

是的,我们赢了之后,Steve过来说,“我签你的时候,你向我承诺了世界赛,而现在我们拿到了它(的席位)。”因此,我真的很为他开心,我也很开心自己能把承诺变成现实。

Q:这可能是我们世界赛之前的最后一次采访了。你觉得北美和欧洲的相对水平怎样呢?

欧洲看起来蛮强的。但我想说,欧洲队伍的平均水平弱于北美队伍。不过,现在的话,他们的顶尖队伍可能要比我们的顶尖队伍强。

世界赛本身就很不同。当你到了那里之后,就像是你必须在不同水平的竞争中尽快地取得进步。感觉像是你被邀请进来,不管大家来之前的水平怎样,这些都不重要。这也是为什么你会看到疯狂的爆冷出现。唯一重要的就是你离开全球总决赛时的水平如何。

即便第一周结束,等待你的还有一个马拉松。你必须每天都不断进步。正常来说,北美队伍第一周表现很好,而第二周就很差。即便有了出色的首周,我们也会四局全败,然后出局。

我对世界赛的心态一如既往——想要证明自己。我不希望同样的剧情再次发生。真的非常感激我能有这次机会去改变我的人生,希望这一次,能带领北美队伍走到最远。